日志浏览
从观念上可以这样帮助穷人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09月20日 12时46分  阅读:6079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童大焕
 
   在理想和现实之间,横亘着钢铁一样的观念之墙。

   好思想从来都是奢侈品,却是世界上唯一过剩的奢侈品。因为大多数人不识货。甚至恩将仇报,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甘肃穷乡僻壤28岁母亲杨改兰亲手用刀背杀死4个孩子后自杀,丈夫也随后自杀。事件引起极大的关注和议论,众说纷纭,真相可能永远埋藏于地下。但不可否认的事实是,不管案件具体诱因如何,长期的贫穷与绝望是根源。就像悲剧主角自己说的:这次过去了,下次也过不去。贫贱家庭百事哀。长期的贫困、过度的辛劳与无望会导致绝望,导致狭隘,导致包括家庭内部,人与人之间关系紧张而缺乏爱与温暖。

   人类是如此复杂,各种极端的小概率事件在各类人群中都存在,无解。但困顿人群自杀率高于普通人群,是有社会学统计数据佐证的。人类如何尽可能快而且更大面积地告别贫穷,这是有解的。

   把对弱势群体的同情,瞬间转化为对富人群体的仇恨,认为穷人的穷,是因为富人的富所致。这是最讨得庸众和一些政客喜欢的姿势,却也是对社会危害最大的姿势。一切持这类观点的人,我建议他去看看南非经济首都约翰内斯堡主城这个活化石:由于黑人入住后治安混乱等原因,白人纷纷搬到城北另建新城以后,主城的高级宾馆和公寓纷纷被黑人无偿占有,但很快,后者就维持不下去,又纷纷搬回南城的贫民窟里生活。且由于城南和城北之间隔着鬼城一般的原主城,黑人的就业和生存反而更艰难了。

   这个事情说明什么?说明财富不是靠“占有”而能获得的。贫富之间也不是过去教科书里简单的剥削与被剥削关系。更大范围内的观察结果也显而易见:那些极端贫困的人口和地区,恰恰是不进入现代商业交换、也就是不进入教科书里“剥削与被剥削关系”的人和地区!

   专栏作家连岳说得对:“理智和市场得出的解决办法,煽情的人们又接受不了,从而固化、加剧贫穷。少一点煽情,多一点理智,有勇气接受‘冷酷’的市场解决办法。——你可以这样在观念上为减少贫穷做贡献。”这就是人类的观念陷阱,很多的贫穷,是由于观念导致。

   比如自愿捐赠和政府低保,些微有效但不可能根本上解决问题。土地私有,可能90%的人不能同意:这样会出现大地主!这样粮食不安全!

   允许童工,99%的人不同意了。“太残忍了!这些孩子不享受美好的童年就是全社会的犯罪!所以,他们只好从工厂回到贫穷的家庭浪费时光,增加自己和父母的绝望。”

   连岳说:“还有更‘冷血’的方案,我就不说了。”什么更“冷血”的方案?我来替他说,反正我从来不怕被骂。

   进城讨饭可不可以?我估计99.9%的人反对!因为那样会“影响市容”,那样会“鼓励不劳而获”。那我问:你们呼吁的社会救助和政府兜底,甚至抬出了这是因为他们被社会剥削,所以必须对他们补偿的理由。是不是也是鼓励“不劳而获”?差别只在于,一些人主张的是弱势群体只能被动接受的不劳而获,而不能积极主动到城市争取“不劳而获”的资格。

   我的朋友圈里还有一种方案:“进城,尤其对农村女性来说是最大的解放。过去为了换妻女的为了兄弟娶亲不得不嫁给傻子。杨改兰如果昂首走进夜总会,就不会和入赘的傻丈夫过日子。不是因为考虑对死者的不敬,我真想写个文章:假如杨改兰18岁去了东莞,就没有这场人伦惨剧。贫穷愚昧中度过人生最好的十年(18到28),与沦落风尘十年赚一笔钱在城里开个小店,哪个更残酷?”

   这种解决方案,我估计99.999%的人会反对。

   还有,城市应该允许贫民窟。估计这里又有99.9%的人会反对。并不是进城的人都要买房才能生存。很多人即使在城市几代人“寄人篱下”甚至居住在简陋的居所里,也比在农村过得更富裕,更自由,更有尊严。

   有人问我:“老师如何看待大城市中心的贫困人口?比如,美国大城市中心的贫民窟现象?”我说:“城市应该允许贫民窟。越宽容的城市越有贫民窟。贫民窟的存在说明源源不断的穷人进入城市寻找希望与未来。”还应该明确表明我态度的是: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反贫民窟的洁癖政治和文人理想,这是把政客面子凌驾于公民生存权之上的恶劣行径。

   有人说:“不可否认贫民窟是犯罪的温床。”我毫不客气:“那么,从统计数据看,公职人员的违法犯罪率远高于普通公民。那怎么办?不要政府?”

   还有人说:“就算还与他们迁徙自由,有些还是走不了。农耕思维的狭隘无法理解分工协作的城市思维。”我说:“即使他们不出来,大部分人走出来了,留下来的境况也会好一些。农业社会多一个人多抢一分资源;城市工商社会多一个人,社会多一份福利。”

   同情心必须过脑子。炽热的情怀火山,必须长久掩埋于全局理性的思想之下,才不会泛滥成灾。冰冷的人类理性下面,有着最持久最深沉最广博的人间大爱。

   2010年,我出版了一本书《买房的革命》,书名副标题是“观念战胜高房价”。这本书早已脱销,网络上可能找得到二手货或复印本。读过这本书,在行动中实践这本书的理念和方法的人们,不仅通过观念转变战胜了高房价,而且变压力为动力,让高房价成为实现自身财务自由的工具。

   在人类摆脱贫穷和愚昧的道路上,我们也需要观念转变。观念是比简单的物质帮助重要得多的力量。千百年来,人类多少物质财富早已灰飞烟灭,但好的思想观念、精神财富却历久弥新,长久指引人类走向更加富裕,更加自由,更加和平与繁荣的道路!

   在人类最坏的道路和最理想的道路上,中间是长长的灰色地带。人类若只一味追求最理想的道路,而不允许大量灰色地带的存在,结果必定是理想不可得,而陷入最坏的道路上。扶贫,也一样。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