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市、县委书记被“敲诈”暴露了什么?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09月18日 08时35分  阅读:6545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花玉喜

    2016年8月25日,河南平顶山中院以舞钢市法院原副院长王跃被以敲诈勒索判刑11年。此前,舞钢法院执行局工作人员魏德明被以敲诈勒索等判刑8年6月。2016年9月8日,因涉嫌受贿犯罪等舞阳原县委书记秦建忠被漯河市纪委 “双开”。2013年,已是副厅级官员的原舞钢市委书记祝义方落马,后因受贿2000余万元;并有1400余万元巨额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被判无期徒刑。

    舞钢市法院原副院长王跃、该院工作人员魏德明,敲诈勒索舞钢市委书记祝义方、舞阳县委原书记秦建忠等官员计410万元。一名县级市法院副院长,何以敢敲诈勒索县、市委书记?作为地方官场举足轻重的人物,县、市委书记为何会屈服于一个科级官员呢?这起离奇的敲诈勒索案,最终结果是两败俱伤!

    2008年4月,舞阳县征用老蔡村180亩耕地建安置房。村民蔡国卿认为赔偿太少,拒绝领取补偿款。蔡在平顶山石龙区工商局工作女儿蔡艳芳向省市有关部门发公开信或短信反映违规占地问题,控告县委书记秦建忠违反土地法,从中牟利,侵犯群众利益等。并公然索要260万元巨款。蔡艳芳给县委秦建忠书记短信称:少一分叫你们土地局长、城建局长、县长和你都住监狱。蔡艳芳委托在舞钢市法院的师兄魏德明负责交涉。舞钢法院副院长王跃通过写举报信、控告短信、组织亲友上访等方法,向县委书记秦建忠发出威胁。舞阳县最终赔偿蔡艳芳150万元,其中蔡艳芳拿40万,另110万归魏德明、王跃“支配”!

    2008年7月,舞钢市一块土地挂牌拍卖,魏德明以姑姑赵兰名义委托韩斌竞拍。韩斌竞拍时受到对手威胁,随后舞钢市中止拍卖。赵兰竞标土地出到200万,对方出70万,但市政府不卖给赵兰又不说明原因。魏德明以市政府违约要求赔偿损失。王跃指使魏德明状告市委书记祝义方,称该宗土地存在官商勾结、以权谋私行为,让祝义方赔偿损失。魏德明多次以举报威胁。祝义方最终同意魏德明260万元要求。

    2013年,祝义方因受贿被调查,他在看守所向河南省检察院举报曾受魏德明敲诈勒索一案。随后,魏德明、王跃被刑拘;市、县委书记被敲诈案随曝出!

    无论是被敲诈勒索的市委书记祝义方还是县委书记秦建忠,都自称受到王跃、魏德明、蔡艳芳敲诈勒索。但被“敲诈勒索”的县、市委书记不仅没有抓捕或控制“敲诈勒索”者,而是一直托人说情。舞阳县委书记秦建忠和舞钢市委书记祝义方、都分别在平顶山两家四星级酒店和一家山庄请王跃、魏德明吃饭,最终纷纷答应较大数额赔偿。市、县委书记被敲诈勒索案也牵出当今官场主政官员诸多弊端!

    舞阳县委书记秦建忠和舞钢市委书记祝义方为何如此害怕王跃、魏德明上访告状呢?他们都掌控着政法资源,又何以不愿彻查王跃、魏德明敲诈勒索案以自证清白呢?显然,此案暴露舞阳县秦建忠和舞钢市委书记祝义方的官场弊端:他们都属于自身严重不干净;他们怕王跃、魏德明的上访、举报引发官场危机;他们更怕查处敲诈勒索而惹火烧身!当然,舞阳县政府大面积征用农田未经上级批准,未取得相关合法手续也是他们的软肋。当然,舞钢市政府土地不愿高价出让却宁愿卖低价,自然有见不得光的地方!于是,他们情愿被敲诈勒索而忍气吞声、息事宁人!级别小得多的公职人员怎么就能敲诈勒索市政府、县政府呢?是什么事情让如此强势的政府及其领导人感到害怕呢?如果他们没有软肋,没有隐私,没有腐败,又有什么值得害怕的呢?

    或许,祝义方们被敲诈,是因为祝义方们正逢人生关键节点!当时,祝义方刚提副地级没多久,正准备往平顶山调,正处于仕途关键阶段,怕魏德明举措影响到前程。以致祝义方吃不好饭,睡不好觉,天天发愁。祝义方说现在信访稳定压力大,赔一点算了,先稳住再说!或许,秦建忠也有秦建忠难言的苦衷!

    从市委书记祝义方、县委书记秦建忠两官员落马时间看,王跃、魏德明、蔡艳芳等在2008年,单独或通过他人的连续多次的举报并未发挥任何作用!是王跃、魏德明、蔡艳芳等的上访、举报有假吗?没有!显然,他们的上访、举报有明显、足够的事实依据!当然,按照管理权限,他们的问题应该由河南省纪委负责调查处理!那么,河南省纪委为什么迟迟没有出手呢?群众举报官员腐败不可能没有事实依据?然而,可怕的就是纪检部门推诿、掩盖、袒护、包庇!是当时的河南省纪委认为祝义方、秦建忠两书记没有问题?还是背后另有隐情呢?这背后或许有祝义方、秦建忠们的“保护伞”?这背后或许有祝义方、秦建忠们的利益集团?这背后隐情也一定牵扯纪委“内鬼”腐败?

    舞钢市祝义方书记支付给魏德明的260万元是中加钢铁私人企业的钱先行支付给魏德明,后以科技经费名义把这笔钱给了中加公司。舞阳县委书记秦建忠为支付蔡艳芳150万元索赔款,找一企业老板借100万元,让一镇党委书记借50万。借款一直未还,欠条在这些借款人手里。这借款还准备还吗?舞钢市委书记祝义方、舞阳县委书记秦建忠支付给“敲诈勒索者”的巨款,更暴露出地方财政专项经费管理的严重混乱!地方财政专项经费是不是什么支出都可以报销?如此管理是不是无序而失控?

    这起“敲诈勒索案”还暴露多少在职公职人员经商问题!参与土地竞标的魏德明是舞钢市法院执行局工作人员;韩斌是平顶山市教育局工作人员;与韩斌竞争土地对手是舞钢市交通局工作人员!显然,这些公职人员经商已公开化、白热化!那么,公职人员禁止经商在这里是不是已化为一张白纸?舞阳县委书记秦建忠和舞钢市委书记祝义方被敲诈勒索案暴露太多太多官场问题!可以看出我们的多少部门没有失守?上级的多少文件执行中落地了?基层执政行为演变成“和稀泥”还是只处于维稳水平?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