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我就是看不惯你面对“蝼蚁”时精英的样子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09月15日 11时28分  阅读:6376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汤汉涛

        杨改兰在离开这个世界的那一刻,恐怕都没有办法想象身后,她所引发的社会讨论和撕裂。

  当一篇名为《盛世的蝼蚁》成为网络爆款,像深水炸弹一般掀翻了人们的朋友圈,围绕着当中所引发的争议可谓是壮观:口水和撕逼齐飞,支持和讨伐共存。一时间,网上网下好不热闹。虽然作为一名媒体人,对当中一味迎合公众情绪的“营销”做法并不认同,但是对于某些媒体人以精英的姿态“指点”杨改兰一家的行为,我也是大大地不耻。

  在这些精英人士的观点当中,你们这些人,应当珍惜生命啊?怎么可以做出如此极端的行为呢?退一步讲,你自杀可以,怎么可以如此残忍地对待孩子呢?孩子何辜?末了再滴上一滴眼药水,同情地来一句,唉,何必呢?

  没错,我就是看不惯你面对“蝼蚁”时,一副教训人的样子!

  我同意杨改兰的事件是一个极端个例,但是极端个例脱离社会语境下观察就是掩耳盗铃。一个人活着需要勇气,去死更需要勇气。更何况在死前把自己的孩子全部杀害,如此决绝,如此残忍。如果,她不是因为什么心理上的疾病,那我相信她一定是一种在极端绝望下的行为。通过现在的一些报道来看,杨改兰更像是一种有意识的决别,极端的方式。为什么这么做?背后究竟是否因为其贫困户的身份所引发的无助和无望,没有调查,不是当事人,我没有发言权。

  但是我倒是想问问那些教育人的精英们,你们生活在大都市,领着不错的薪水,站在一览众楼矮的写字楼里,能体会他们的绝望吗?我说,我不能!所以我没有资格跟杨改兰们说,你们不必去死,你们有大好的未来,通过你们的双手,可以创造幸福的明天。我没有资格跟杨改兰们说,千万别这样对待孩子,孩子们是你家庭的未来,再苦不能苦孩子,让他们接受教育,用知识改变命运!

  因为我不是她,我不能体会她的痛苦,更体会不到她的绝望。我更没有资格对她们的生活指手画脚,更何况是一个故去的人!

  作为生活在都市里的人,我们张嘴KPI,闭嘴CPI,貌似活的辛苦,却总是在吐槽中寻找生活的优越感。当我们纠结没钱了,是随便买个Coach过渡一下,还是咬咬牙买个Prada时,杨改兰们却在纠结的是,今天的晚餐到底该不该放些油。真正令杨改兰们绝望的,或许正是这样的阶层固化。

  或许精英们会说,中国农民以数亿计,怎么没见到其他人因为阶层的固化而采取极端的行为,偏偏就这些单独的个例呢?你这是管中窥豹,放大了个体的问题!我承认你有你的道理,但是问题是,非得要到这样的案例此起彼伏,才能证明是社会系统出现了问题?就像是一个房子出现了电线短路,你又查不出是什么问题时,检修一下电路不是应该的吗?查处原因,避免再次出现短路不比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更好吗?

  当“鲤鱼需要翻越的龙门”越来越高,阶层的固化让城市和农村之间,形成一道难以弥合的屏障时,我们能做的又是什么?我想,恐怕不是以“理性建设性”为旗号的教育人吧。我曾在西部某边陲身份多年,接触过很多贫穷的人,其实对于他们来说,了解世界会让他们的心胸更开阔,多倾听他们的声音,能让他们忧愁得到纾解。他们当中的很多人,更像是大海中失去航向的船,给他温暖,就有方向。而我们的基层工作者中,有多少人是这样的倾听者?当扶贫变成“给钱”,心中的贫瘠,又有谁可以帮他们去扶助?所以,精英们,你们有这个空闲指点江山,不如到贫瘠的农村去,听听他们的声音!

  还是那句话,我就是看不惯你面对“蝼蚁”时教育人的样子,有本事就到他们的身边去,别瞎BB!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