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盛世和蝼蚁,贫穷与杨改兰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09月13日 11时14分  阅读:6192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刘义杰

  这是一个奇怪的名字,充满了对立、背离和碎片化。但现实是,关于杨改兰的讨论已经陷入了一种对立和碎片化。这也是《盛世中的蝼蚁:他们的贫困是因为自己不够努力?》这一篇文章陷入的境地。

  一方面是这篇煽情的文章赢得了普通读者的刷屏;另一方面是大V们纷纷站出来,对这种煽情的文章表示鄙视。

  其实,笔者在写《一家六口服毒身亡提醒人们莫忘贫穷的可怕》时,就表达了这个观点,那就是在警察公布具体原因之前,没有人知道知道杨改兰犯事的直接原因,无法确定,她的悲剧是贫穷的因素更多一些,抑或她本身就有心理等方面的疾病。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说,“对于杨改兰、李克英们,活得憋屈,死无尊严,支撑他们活下去的几乎唯一支柱,就是心中那点卑微、渺小、若有若无的希望。”“于杨改兰,生和死,已经不是道选择题,而是一件吃饭睡觉一样的必选、单选项。到这种份上,生亦何喜,死亦何哀!”等这些推测杨改兰犯事的原因的句子完全就是如今的臆想(当然不确定是否会成为预言)。如是说来,其整片文章也就注定是不严谨的。

  盛世的蝼蚁这一概念,实际上多年前就有人用过,其之所以受追捧,也符合当今一些人的遭遇,这正如多年前“蚁族”这一概念的频繁使用一样。盛世的蝼蚁是一个充满对立和冲突的概念,这一个概念满足了很多人的想象和预期,但问题是,事实就是事实,预期只是停留在想象。因此,对于盛世的蝼蚁这一概念,还是期待人们持保留态度。感情需要宣泄,但宣泄需要方式方法,而不是自己制造不存在的故事。

  其实,在我看来,杨改兰之所以广受网友关注,还是在于城市的人,早已经失去了对贫穷想象的能力。因此,当人们看到,杨改兰生活的那么贫穷,住在58年前的土房子里时,已经完全超出了心理的承受能力。正如每年春节都会热炒一番的农村一样,对于多数人来说,农村已经成为书稿中的田园牧歌,但现实却打破了他们美好的想象,农村人类灵魂栖息的所在,竟然充满了贫穷与罪恶。这是人们不能接受的。

  杨改兰事件本身并不复杂,也不需要洋洋大观的文章来论述。其只需要几句话:杨改兰生活的村子的确太贫穷,“超过一半的人口在贫困线下”(当然杨改兰在这村里更穷);杨改兰逼死自己的孩子,其原因如何还不清楚。

  毫无疑问,每个人都喜欢诗一样的语言,所以《盛世中的蝼蚁》中诸如 “一个人为钱犯罪,这个人有罪;一个人为面包犯罪,这个社会有罪!” “于他们而言,穷并不可怕,比穷更可怕的是失去了希望和信心”等这样的句子特别惹人喜欢与煽情,你不能说这样的话是不对的,但是它们却与个案无关。

  盛世和蝼蚁,贫穷与杨改兰——碎片与对立化的解读,不利于杨改兰个案的解密,也不利于人们对农村现状的科学了解。但愿人们少一些对立,多一些共识。因为不管案件底细如何,农村的现状总是需要改变吧?精准扶贫政策是实施要的是共识,而不是争议。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