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没有自由就没有经济的快速发展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09月04日 22时41分  阅读:6158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老泉

    ——谨以一篇朴素的博文献给G20峰会


    “自由”不仅是政治术语。人们往往认为自由和民主、宪政、权力等一起属于政治范畴,其实经济领域也一刻不能离开它。改革开放前后三十年的鲜明对照,就足以显示“自由”对于人们经济生活的重要。

    一

    我在过去的文章里说,资本家剥削你,你可以不干呀?你可以挑选资本家呀?有人就批评我:你说得好听,一个岗位几个人争,让我们去哪儿挑?环卫工一千块一个月明知很低,可你不干后面还有一长串皮肤黝黑的老头儿老太太在等着!

    ——用经济学术语说,这是因为劳动力“供大于求”的结果。再说文绉一些,是有钱的人太少了,资本提供不了足够的就业岗位。

    怎样才能解决这个矛盾呢?一般说来有两条:一是让劳动力走出去,二是把资本家请进来。

    昨日里读“老师”博客,他转载了一篇“坚决不做美国人”的文章,文章里说在美国买一个车灯10块钱,安装却收20块。什么意思呀?劳务费奇高!所以美国人如果有事都是亲自动手,绝少“麻烦”别人。像我们油漆家具、新房装修、家务琐事,他们都是自己干。在中国有钱人请保姆是寻常事,但美国人舍不得。

    既然美国劳动力金贵,我们为什么不去美国打工呢?既减轻了美国劳动力供需紧张的“压力”,又缓解了我们的就业不足。

    这事儿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首先美国愿意吗?其次中国放人吗?

    你可能说,美国不要我们就偷渡!看看,“偷渡”!偷渡既不合法也不爱国,同时还很危险。记得有一年几十个人偷渡英国,为了逃避检查竟钻进“闷罐船”,整个给闷死——为了讨口饭吃,把生命都豁上了!

    这事儿我闹不清:不管别国允许不允许,我们打开国门,让人走出去,不就减轻了中国劳动力的就业压力吗?我看中东战乱的时候有大量难民流出,流到哪儿人家还给搭帐篷、供应食品,并不是让活活饿死。

    可是中国政府很为自己的国民“负责”,不愿意“麻烦”全世界。

    所以呀,政府为了满足国民的就业问题虽然操了不少的心,可是我认为还是不如把人放出去一部分。你如今经济全球化了,劳动力打洋工不就是“全球化”的体现嘛。如果把劳动力“疏散”一部分出去,你看农民工吃香不吃香?那些老板不喊亲大爷我都不给他干。这样也让那些倒腾房子的人收敛一些,房价不会坐火箭。

    “老泉这家伙一贯卖国!”你说。

    我问你,欧盟人有没有祖国?可他们可以在全世界打工。如果他们不走出欧盟,在成员国内部打工的话,还可以享受任何所在国的国民待遇。

    第一,欧盟人还在乎国不国吗?人家哪儿幸福哪是“国”;第二,人家把全世界当做“国”。那真是“立足地球,放眼宇宙”哪,大境界咧!

    “呀,人都可以乱跑,那将来打仗怎么办?”爱国者又问。

    我说,虽然“都可以乱跑”,但总跑不完吧?让那些留下来的人当兵呀?如果需要,再把跑出去的人叫回来呀。实在不行就花钱买。早不就有“雇佣兵”的说法吗?印度人在外国当兵的当警察的当保镖的当保安的多了去了。就说我们中国,一旦跟人打仗,你能指望移民的富人家官人家科学家回来为国捐躯吗?还不是要我们这些跑不出去的穷人(“被爱国者”)保卫祖国吗?!

    放心吧,人口流动不会影响保卫祖国的。你看人家印度,就像一个不埋木桩的大栅栏,谁想往哪儿只管去。印度人穷,印度人笨,印度人多,但印度人自由。既然“爹娘”没本事养活儿女,难道还不许儿女出去讨吃的?

    说远了。我的意思是,凡是人口可以自由流动的,最好是能够流动到外国的地方,那里的劳动力就能多挣钱。因为啥?因为人口是自由流动的,哪儿给的钱多就流向哪儿,哪儿好混就流向哪儿。人口外流了,本国的劳动力资源就稀缺了,老板开的银子就多了。像我们过去,何必要那么多人挤在一起抢饭吃呢?你往全世界看看,凡是自由度越高的国家,人们就越富裕越幸福,反之凡是把人捆得死死的,国民就越穷。

    可是,我们中国人是不允许自由出入国境的。别说出入国境,就是国内的城乡之间,都不能正常流动。

    正好今天微博上说了一个事,一对在北京打工的夫妇想让孩子来北京读书,要求的“五证”也齐全,但有一证被挑刺手写了,不是打印的字,回老家办又来不及,这位“聪明”的母亲突发奇想办假的,结果被神勇的北京市人民警察“抓个正着”。结果孩子的学不但没上成,母亲也进局子去里了。

    二

    30年前的农村,一到冬天,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无不抄着手虾着腰蹲在墙根下晒太阳,那是一个“闲”字了得。可是闲是闲,肚里却发烧,没东西吃啊。再看看身上,一个个身着大棉袄,灰不出溜,破破烂烂地滴溜着。

    现在呢?年轻人不到过年不回家,回家不喝酒就打麻将,哪怕在外面掂泥兜掏下水道,在家都老板老板地叫着。再看身上,虽然身是农民身,可也西装革履的,蛮有派头,个别牛人还开着“乌龟壳”出溜呢。

    过去说新旧社会两重天,那纯属政治宣传,但说30年前后两重天,估计没人反对。

    这是为什么呢?

    这是“资本自由流动”的结果——不但人需要自由流动,资本同样需要自由流动——外国的有钱人把钱拿过来了,在中国办厂了,农民兄弟和城市无业者有地方打工了,过去的贱民如今也按月领“工资”了。

    话说计划经济那会儿,中国工商业不发达,城里无法安排年轻人就业,农村人连个临时工都找不到。原因在哪儿?没钱——没钱办工业和其他服务业。政府没钱,又不许民间参乎,更不许外国资金进来。我们有一个说法,怕资本家剥削。你怕剥削你就闲着,喝凉水扶墙走——茶饭孬但活儿轻。后来开放了,允许外国资本家进来了,厂子办起来,中国的闲人可以进厂打工了,人家办主体我们办配套,比如人家生产电视机我们生产包装箱,慢慢相关产业都起来了,于是城里的地皮金贵了,房子也金贵了,水泥钢铁呼乎隆隆上去了,国家的税收更是多起来了……

    人要富裕找活儿干,钱要生蛋不能闲;有时候有人没钱不行,有时候有钱没人也不行;没有人力资源,死钱不能变成活钱,钱就不能生钱。

    ——我们给外资廉价的土地和廉价的劳动力,外加优惠的税收,大鼻子蓝眼睛们往中国跑得还不快吗?

    当然,我们给了外国资本的自由,外国人赚到钱了,但是这钱也不是白赚的,外国资本把我们的经济也拉动了起来了。这,绝对是双赢。

    如今,我们的翅膀也硬起来了,民族资本也敢去海外“殖民”了——走出国门赚洋人的钱。

    试想,当年我们不把洋人(资本)放进来,会有今天的(资本)走出去吗?老话说吃小亏占大便宜,放长线钓大鱼,就是这个意思。这是中国人的大智慧!改革开放之初,许多人担心借钱还不上,丢中国人了。现在咋样儿?反过来了,担心洋人借我们的钱还不上!

    老毛的时候,最翘鼻子的就是“既无内债又无外债”——不欠人家钱就证明他多能混!如今大鼻子哼哼唧唧地凑着找我们借钱,难道还没有他牛逼?!

    三

    在荒唐的年代,产品不叫商品,因为不在市场上交换。哪怕一根针,其价格都要国家计划委确定。无论何种物资都是国家配给。这样一个体制,它的决定都是拍脑瓜子拍出来的,怎么能够体现商品的价值规律?怎么能够调动职工的劳动积极性和创新精神?所以计划了几十年也没有把经济计划上去,搞得吃的穿的用的全部凭票供应,个个饿得皮包骨头,穿的跟叫花子似的。

    可是自由市场就不一样了,谁勤快谁产品质量好谁发财,谁懂管理会经营谁谁抢占先机。自由市场绝对不养懒汉和笨蛋。所以我们的改革开放只是给了半个自由,结果你看这三十年,那些数字咱不知道,咱就看那公路铁路和高楼大厦,比前三十年多了多少!

    市场是一个最公平的调节器,什么“行户”,什么“中介”,在它面前都相形见绌。供大于求就掉价,供不应求就涨价,就这么一涨一掉,均衡起来正好价格符合价值,让买的和卖的都不吃亏。如果不让商品在自由市场里交换行吗?政府偶尔“调控”问题不大,如果经常干涉,那一定会偏离价值规律,市场就不公平了。

    自由市场的最大好处是互通有无。自从我国加入了WTO,我们跟世界的贸易也自由多了,我们不生产大飞机但可以坐上大飞机,我们不生产苹果手机但可以用上苹果手机。过去闭关锁国,跟人家老死不相往来,结果除享受不到人类的文明成果,还不能被外界的高度文明所拉动。现在你看看,即使发达国家在技术上封锁我们,但是我们也比过去进步了许多。

    四

    打破地域界线,让钱找人,让人找钱,再加上一样儿——自然资源,他(它)们结合起来赚更多的钱养更多的人,这是多么好的事情!这是“资源的最佳配置”,这是“经济全球化”的主题。

    但是,经济全球化必须以资金、技术、人才的自由流动与合作为前提。那种打着保护民族品牌的旗号,为经济发展诸要素自由流动设置障碍,都是自缚手脚的行为。因为你不但“障碍”了别人,同时也“障碍”了自己。

    自由!自由!自由不但是政治问题,同样也是经济问题。

    回顾中国三百年历史,我们吃不自由的亏还少吗?我们如果不是被迫开放和主动开放,说不定我们今天还在延续几百年前的生活方式和习惯:赶牛车、梳辫子、穿大裆裤、点麻油灯。

    再看看眼下,我们的经济领域还有多少“不准入”和“进不来”?你对比一下,凡是“不准入”的,其质量(价格、服务水平)一定比外国低,而价格反比国外高;凡是“进不来”的,那必定是因为政治问题导致对中国设限,中国人掏多少钱也买不来。按马克思的说法就是政治制约了经济。

    五

    上面四点都是“浅层次”,深层次是什么?是创新。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过去的新技术变成了大众化的旧技术,经济便停留在“边际”不再前进。只有更新的技术出现,才能拉动新一轮经济的腾飞。那么新技术在什么样的条件下才能横空出世?肯定在这不准那不准的国家不行,肯定在权力黑社会化的国家不行,肯定在遍地技术山寨的国家不行。它必须在高度自由高度民主高度法治的国家里出现。因为在在高度自由高度民主高度法治的国家里,人们可以无限地想象,人们无论怎么样搞都不犯忌,而且人们还可以对自己的苦思冥想和艰苦劳动有所预期,他们不担心黑社会掠夺其劳动果实,不担心被广泛山寨变得一钱不值。所以——

    为了让人们的日子过得好一些,请多给点自由吧!

    总结:我第一部分说“人才要自由流动”,第二部分说“资本也要自由流动”,第三部分说“商品更要自由流动”,第四部分说“自由不但是政治问题,也是经济问题”,第五部分说“自由对于创新的重要”。自由是经济健康发展的前提。任何国家、任何政府、任何地方的干预都是对经济发展的扭曲。请相信,只要市场是自由的,它就有自我调节和自我纠偏的能力。当然,作为政府,作为经济学家和金融专家,也不是毫无作用,他(她)的作用就是整治任何使自由市场不自由的人和其它不利于经济发展的因素。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