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垫底辽宁”为何热衷“关门打狗”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09月02日 21时12分  阅读:6157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郎遥远

  债台高筑,鸡头打蔫。辽宁省债务率三年翻番,今年一季度更成为全国唯一GDP负增长、连续两年垫底的省份。东北特钢40亿债券违约,国家开发银行做出决议要求银行协会公开谴责东北特钢,提请“三会”拉黑整个辽宁省的政府与企业债。辽宁政府负债率高达190%,探花排位,危如累卵。36个城市投资前景排名,沈阳垫底。曾是共和国长子的东北重工业基地,现在处境有多不堪?“垫底辽宁”令中央高层揪心,病根何在?

  从经济学层面看,辽宁经济滑坡,一是受宏观经济大环境影响,经济发展进入“三期叠加”阶段,经济减速换挡的特征更加明显,辽宁资源型产业和重化工业比重较高,在当前化解过剩产能的背景下,经济增速必受影响。二是经济增速回落,表面上看是外部需求不足、投资拉动减弱所致,实质上则是老工业基地尚未根本解决的一些体制性、结构性矛盾的集中爆发。三是纠正“统计局经济学”,数据更趋真实,不再虚报捏造。

  从更深层次看,表面是经济有病,其实是法治有病,人文有病。前些年辽宁经济增速高达25-30%,基本靠土地财政、投资拉动。先后推出的国家四大发展战略:老工业基地振兴、辽宁沿海经济带、沈阳经济区、东北再振兴,都不能把辽宁拉出泥坑。为什么?缺法治社会,市场常被权力掐脖,政府契约常常形同废纸。今年5月,国家给东北再砸1.6万亿元,在基础设施等领域开展约130个重大工程项目,犹如给严重肾亏的病人吞服一瓶伟哥。

  但是,东北契约精神不立,市场元气不旺,法治正气不彰,经济活水何来?投资客怎敢自投东北虎口?如果缺失民营经济的活力,国家1.6万亿元能砸出一个什么样的东北春天?

  “关门打狗”是当年辽沈战役的大捷关键。而今,“关门打狗”成为东北经济一道奇葩风景。开门许诺、拉门耍客、关门打狗、没门滚蛋,堪称“辽宁招商四门宝典”。一套招商组合拳,诱敌深入,劈头盖脑,黑白夹攻,风卷残云。

  第一招,开门许诺。辽宁经济增速最快时,是前任领导开门招商如火如荼时,也是土地财政扶摇直上、如日中天的时候。辽宁省政府在全国率先高举“工业地产”旗帜,以省政府文件赋予工业园区地产的政策导向性,招商足迹遍及欧美、日韩、东南亚,沿海发达的长三角、珠三角,更是三顾茅庐,踩破门槛。前任领导青睐浙江模式,要求辽宁每个城市都要有一个产业集群、一个专业市场、一个国际博览会。项目越大越好,投资多多益善。殊不知,浙江是民营经济热土,而辽宁是国有企业王国。橘生南国为橘,生北国则为枳。各地政府领导笑容可掬,土地指标、土地价格、特定条件招拍挂、四通一平、税收优惠、产业政策等等,只要来投资,不管什么样的投资承诺,都敢答应。“省长工程”“书记工程”“市长工程”,红光满面,礼花绽放。领导和投资商都上头版头条。

  规划1300亩、总投资50亿元的辽宁科技五金商贸城项目,是在2013年下半年,原省长组团到长三角招商引资的重点工贸综合平台项目,后经营口市葛乐夫市长、盖州市班耀康书记、北海新区宋勇主任等领导多次往返浙江考察,和永康市政府及中国科技五金城领导推介沟通,承诺诸多新区优惠政策才成功引进。2014年4月,项目在北海新区奠基,成为当地新闻头条。

  第二招,拉门耍客。一方面是“我不得已”。在中央政府法治飓风下,信口开河的各级领导承诺,急功近利的地方政府契约,变得一地鸡毛。2014年11月份,国务院62号文件颁布,规定全国性统一取消各种土地、税收优惠政策,特别是地方性政策,同时国家土地审计检查组在辽宁各地审计检查,政府部门把大部分项目大面积紧急叫停、临时停建以待新政策出台。虽然国务院62号文落地半年也被叫停,但已耍倒一片。

  另一方面是“你不新鲜”。招商趋之若鹜,养商强商之策,乏人问津。你投资入驻了,曾经备受各地政府青睐的投资考察者,变成了管辖区投资者一员,还未及头版头条的光环褪色,笃信“落袋为安”的当地政府,已迫不及待地寻觅下一个目标。前期所有信誓旦旦的承诺,伴随着时间流逝而消散,曾经无限风光的政府座上宾,一朝被打回原形之后,与其他形形色色的普通投资者一样,不得不处处仰人鼻息,不仅未能享受到所谓优惠政策,甚至连正常维权都遭遇窘境。

  营口北海新区的辽宁科技五金商贸城项目,就是投资辽宁被耍的项目案例。国务院62号文件颁布,地方政府自顾不暇,科技五金城项目首当其冲,项目开发计划严重耽误。因停建时间过长,项目原投资团队信心动摇,后续投资资金大量减额,致使公司重组。五金城规划的是龙种,收获的却是壁虎,甚至是跳蚤了。

  第三招,关门打狗。有两种打法。一种是“明罚”。《财经》杂志曾报道,原辽宁省委书记王珉(已落马)发现,这个工业大省的部分部门、官员在招商引资之后,动辄“关门打狗”,以各种理由对民营企业进行罚款。不少为辽宁国企配套的南方中小企业,或撤资回乡,或转战他地。有的配套企业迁到天津或河北,仍与辽宁国企有业务往来,宁肯多付运费,也不再付“制度成本”。提供最多就业岗位的民营企业,在东北举步维艰。

  另一种打法是“黑吃”。关起门来打狗,将对方控制在自己势力范围内,黑白两道,双管齐下。辽宁朋友调侃:“东北不是黑社会,但东北社会真的有些黑。”有的官员捞取个人利益,若外来投资者未满足,则百般刁难,直至置于死地。有的官商勾结,掠夺社会资产,乃至掠夺另一部分商人合法经营收益。有的地方政府通过招商引资,以各种优惠条件,将外来资本成功引入本地后,突然撕破脸皮,运用地方权力关系网,将其“光着屁股”赶出去。而警权,往往成为关门打狗的合法棍棒。或官商勾结,对投资商关门打狗,警权一马当先;或执法失范,黑白合流,滥用警权。

  辽宁科技五金商贸城项目,也是被关门打狗的一例。由于政策变化,项目开发计划严重耽误,投资损失惨重。几经周折,当地政府以腾笼换鸟方式置换新区另一处400亩土地持续开发。在项目实施中,五金城开发商与当地工程总承包商,产生合同纠纷。合同纠纷本是市场经济常态,可通过合同仲裁或法院判决。但当地建筑公司采取黑社会手段,于今年4月初将五金城法人代表姚阳非法拘禁达三天四夜,肆意侮辱。姚阳被解救后,考虑五金城项目发展,不顾安危主动联系对方,希望通过合法途径协商解决,答应将其预付300万元合同意向金全额退还。但对方不同意,开口敲诈700万元,并组织民工闹事,利用人脉让盖州市公安局将姚阳以诈骗名义立案稽查。令人不解的是,盖州市公安局竟然于今年5月19日以姚阳涉嫌合同诈骗罪进行立案查办,至今已关押一个月。期间,浙江商会、中国五金城商会以及五金城公司法律顾问,致函当地党委、政府和当地警方,要求立即查纠盖州市公安局严重违法办案和重大失职渎职行为,但均不予理睬。

  一个重大投资项目的开发商,怎会去诈骗工程承包商300万?项目在那里,人在那里。唯一可能是,黑白合谋,乘人之危,关门打狗,非敲诈到700万不可。个中勾兑,不言自明。这已非当事警察的个人责任,溢出了执法失范的层面,而是渎职的问题了。

  第四招,没门滚蛋。投资者擦拭了“省长工程”、“书记市长工程”的外表光亮,依然是民营经济江湖的一叶浮萍。政府部门允诺的“先建后批”,最终因“未批先建”被课以重罚;本该享受的扶持资金,到头来不过是“羊毛出在羊身上”,以返还罚款了事;土地证难产、出让金漫长的返还过程,不仅严重影响了正常资金周转,而且因证件不齐全错失银行贷款,最终陷入高利贷泥潭。

  更不堪的是,一旦被关门打狗,如果朝里无人,就只能灰溜溜滚蛋。某些地方政府通过招商引资大玩“关门打狗”游戏,比那些浮在表面上的腐败案件更可怕,直接导致政府堕入“塔西佗陷阱”,其遗祸可谓久远。现在许多投资商心有余悸,如果想在辽宁投资,请准备好出生入死;如果听信花言巧语,要有挑战巨大陷阱的勇气。

  经济魅力如同政治魅力,在于用脚选择。投资客纷至沓来,说明这个地方充满魅力,充满活力。地方政府应该着力于建立一个统一规范、公正公平的市场环境,让每一个企业都能够在平等竞争中得到公平机会。政府不能有越位之嫌,有违市场公平;不能有错位之嫌,有违法治精神;不能有缺位之嫌,有失服务职责。警权不能干涉正常经济纠纷,更不可权力寻租。政府市场经济形势下,政府定位是服务型、法治型政府。国民经济不是GDP游戏,不是江湖猎物,也不是政绩胭脂,而是经世济民、市场经济、法治社会、美好生活。

  “关门打狗”背离了中央法治精神,也背离了“东北再振兴”战略。中央领导对东北牵肠挂肚,总书记在第一个任期走遍东三省,提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以“扬长避短、扬长克短、扬长补短”理念振兴东北。总理多次到东北督阵鼓劲,以1.6万亿投资助力东北。东北何谓“长短”?产业资源的长短要论,软实力的长短更要论。目前看,东北领导意志是长,法治精神是短。江湖义气是长,公民契约是短。国有企业是长,民营经济是短。市场官场化、官场江湖化,这是东北地方治理癌症。东北经济要康复,首要要治好政治沉疴、文化杂症,去除传统游牧匪气、革命蛮气、江湖戾气、面子虚气,而代之以法治精神、公民素养、开放胸怀与创新能力。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