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新时代的舆论同样是被控制的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08月27日 02时23分  阅读:1321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守鱼

  几年前,涂鸦刚刚兴起的时候,看到宣传部门也将涂鸦活动纳入到宣传机器中来,运用涂鸦来创作社会“正能量”的时候,我还是嗤之以鼻,不屑一顾。以僵化死板的机制来吸收自由的艺术创作,似乎是一件不兼容的事情。

  可是,这确实低估了当局的创新与进化能力。连摇滚乐队都可以大唱感谢党了,载体并不代表了自由,而是是否由自由的人来驾驭。即便是宣传机器,也没什么不能时髦的。

  还记得新媒体刚兴起的时候,公众也对追打贪官抱有极高的热情。就在同一段时间,丢u盘的事情特别盛行,总有恰当的人在恰当地时间捡到装满了核心资料的u盘,而新闻媒体也能恰到好处的对其进行重要的报道,为引出后面被指控的贪官做好铺垫。这种放料的手段,起初还颇为有效,因为热情的公众总喜欢看到贪官的出丑。

  这些看似偶然的事件背后,或许没有那么多偶然。看似僵化的政府和官员,对舆论的精心操控,早已进化到了炉火纯青的角度。仅仅通过宣传口的封杀与禁令,虽然也能达到一定的效果,但是效果总是不太好。而宣传工作并不是被外国记者精心刁难的外交部发言人,除了封杀与禁令之外,根据舆论的传播特征,在一个事件起来的时候,迅速放出另一件更热闹的事情转移注意力,已经多次发生。而一些敏感案件的关键时间点选择,也往往选择在节假日,巧妙地避开了舆论的高峰期。

  不仅如此,网络上流传着一些更新的颇为有趣的素材,比如利用如今国家主席的头像所编辑出来的一些动态图片,也充满了宣传的味道。最为典型的一张,就是国家主席撕开自己的衣服,露出浑身的肌肉。这样一张图片虽然有一定的戏谑的味道,但从另一个角度又彰显着领导人的力量,颇有玩味的意思,很有精心设计的味道。这样的图片颇为网友喜欢,而宣传的味道也就这样被病毒营销的模式所占领了。网友们不是通过被年轻观众抛弃了的中央电视台,也不是通过无人问津的时政新闻所了解到最高领导人,而是在日常的聊天中就完成了对政治认同的首肯。
  
  在这里,不得不佩服体制对于资源的吸纳能力。如今的宣传体制,不仅掌控着传统媒体,也基本掌控了新媒体,而从传播策略上,有着传统的如司马南、周小平、吴丹红这样的自乾五,也吸纳了一批从媒体和新媒体转行加入政府部门的年轻人。尤其是新一代年轻人的加入,让传统意义上的宣传文章,有了真正面向社会传播的生命力,而宣传的工作,在一个全新的平台上已经全面成功展开了。

  相比而言,反倒是曾经利用新媒体开辟了言论空间的自由知识分子,越来越难找到发言的空间。当体制的传播水平已经和民间旗鼓相当的时候,带有更多政治优势和资源优势的宣传机器,已经以软控制的形式占领操控了舆论。

  然而,值得欣慰的是,人心向背不只体现在表面的舆论上。为此,即便新时代的舆论阵地不属于民间,但人心永远是民间的。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