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夸奖傅园慧是一种过度阐释吗?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08月14日 03时36分  阅读:1348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秃头倔人


  里约奥运会上,至今一个显著的人物是傅园慧,她以性情中人的搞怪表情,释放出某种迥异于举国体制下运动员的呆板与僵化风格。因为社交媒体手段的多样性,将傅园慧的这些特征渲染开来,成为一种批评举国体制的视角,但也有人说是过度阐释。

 
  傅园慧式新世代的出现,或者说,她被当做符号来阐释的时候,背后是两种潮流的并存:一种是以社交媒体呈现的、娱乐化、轻松化的表达方式大行其道,傅园慧契合了这个需求,被精确捕捉;二是京奥以来积蓄的政治压抑,顺势借傅园慧一用,来浇心中块垒。

 
  对于第一种社会情绪或者说传播的重点,大概都能明白。但是对于第二种情绪的释放原理,并不是所有在媒体上发言的评论员等人所熟知,毕竟京奥过去八年了,那种通过体育奥运来传达政治压抑的时候,眼下许多发言的人尚处于少年懵懂时代。

 
  毫不意外地,出现了一些批评声音,针对的是那些对傅园慧的赞扬立场。这种批评声音认为,赞扬傅园慧等运动员的豁达性情,并不能抹杀专业运动员必须追求金牌这一职业追求。甚至,这种论点认为将傅园慧与金牌对立起来是矫情的,所以显得特别愤恨。

 
  这种论点在逻辑上可以成立,但逻辑的链条却很短促,因为它对京奥之前就存在、通过京奥扩大化的举国体育机制并没有确立合适的立场,乃至于在笔下也没有这段历史。这等于是取消了完整评论基础的前提,这也让那种以为是过度阐释了傅园慧的论点显得浮夸。

 
  里约奥运会至今,因为距离导致的政治操控弱化,显现出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比如从1994年开始就有计划使用兴奋剂的中国游泳队的历史。这种触目惊心地使用兴奋剂的动力,就是举国体制下体育异化为政治荣誉、运动员异化为爱国者的具体体现。

 
  如果说兴奋剂还只是技术手段上的异化,那么,到了北京奥运会前后,这一异化已经上升为一种强悍的、不可动摇、必须服从的政治正确。而且,在举国体制之外,举国都被这种政治正确梳理了一遍。京奥火炬全球传递,成为一条硕大无比的导火索,引爆这种政治正确。

 
  在这样的氛围下,不只是运动员承受着必须胜利、否则必须羞愧甚至承受相应福利取消等惩罚,而且在媒体、在社会上民族主义情绪也被唤醒。当年南都社论在写作奥运社论时,标题中使用“普世价值”一词,受到了严厉的对待。一句话,政治接管了包括比赛在内的生活场景。

 
  举国体制在很长的时间里,都是一个敏感瓷,哪怕是从体育专业的角度对它进行善心规劝都会被当作不怀好意。所以,可以设想,在今日的情势下,对“傅园慧不必追求金牌”的立场加以批评,并自以为理智与高明,其实是一种历史经验的匮乏所致。

 
  对于大陆媒体来说,政治氛围紧缩就是从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始的,由体育而政治、由赛道而媒体,由运动员而至于一般民众,这种政治正确的气氛其后一直存在,并与某些节点事件相结合,发酵出现今仍然游荡在我们身边的幽灵一样的现实存在。

 
  在这种情况下,借傅园慧身上那种举国体制与个人性情之间比例的大幅度改变,来扶持人性对金牌的比较优势,趁机渲染出一二分气氛,以削减体育政治的扩张惯性,何尝不是一种人心所向?如果对这种做法加以打击,并以为是明智,这不是盲目是什么?

 
  约略地说,过度阐释是将一种没有的东西加诸表达对象。但是在褒扬傅园慧的声音中,过度阐释并不存在。这不仅因为这代运动员周遭依旧存在上述第二种潮流的取向,更因为她被第一种潮流所包裹、所护体。傅园慧恰逢其时,但并不意味着阐释的稳定。

 
  假设一下,如果这次奥运会不是在里约,而是继续在北京会怎样?不要低估了京奥政治的影响力,它可以随时恢复,只要“距离”足够近——地理距离与政治掌控之间的关系可以另说,但如果看看现在的杭州,大概是没人会轻视这个假设的吧,这也是借喻傅园慧时的难言之隐。

 
  总之,解读傅园慧证实了相当严重、积蓄既久的压抑。夸奖比赛当中傅园慧的舒展与性情,立下几句举国体制本不必如此紧张之类的言论,也是为了促成别样舆论的生成。而在竭力消除历史感的环境里,总有不明舆论原理的笔在扮演清醒人,充作稚嫩的正声,叹惜。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