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在这绝望时代 更该怀揣梦想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08月08日 11时31分  阅读:6443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吴虞

  北京时间8月6日早上7点,里约奥运会在马拉卡纳球场正式拉开帷幕。出乎许多人预料,这届之前被骂出了翔的奥运会,却给世界奉上了一场堪称惊艳的开幕式──骑三轮车的礼仪小姐、绿色的五环,还有自带魔性的火炬,都让秩序感有余而想像力不足的中国人眼前一亮。社交媒体上,满屏都是“黑转粉”的赞誉之声。

  这其中,获得点赞最多的,则要数由5名南苏丹难民、2名叙利亚难民、2名刚果(金)难民和1名埃塞俄比亚难民组成的首个奥运会难民代表团了。尽管他们没有统一的旗号,不代表具体的国家和地区,肤色各异,语言也不尽相同,却赢得了开幕式现场全体的起立致意,就连我这样见惯大阵仗,且素来以批评为志向为职业的老司机,当时看得眼角也有点湿润。

  不过,这份湿润维持了仅仅不到一分钟,我就又在微信朋友圈里读到了一篇名为《一定要以爱国的名义奥运吗?》的逆转文。各位不要被标题迷惑,这可不是又一篇借奥运会说事,批判爱国主义的庸常文章,它讲了一个故事:

  8年前北京奥运会女子200米的预赛上,穿着苏丹女子田径队捐赠的旧运动鞋和明显大一号运动衫的索马里17岁少女萨米亚?奥马尔,就像今时今日的难民代表团一样备受关注。尽管赛场上的她被对手们远远甩在后面,但现场观众却纷纷站起来为她呐喊加油。然而,奥运会并没能改变她不幸的命运。2010年,失去家园的萨米亚被驱赶到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郊区的流民集中营,随后踏上了逃亡的道路。2012年4月,在偷渡前往意大利途中,萨米亚掉下小船被海浪吞没,再也没有上来。那一年,她21岁。

  假如你以为我复述这个故事是为了给奥运的理想,给人们的感动泼冷水,那么恭喜你,你又猜错了。恰恰相反,正是因为这个世界还存在萨米亚这样的不幸,才更需要我们怀揣改变未来的理想,也需要有像奥运会这样的舞台来存放、展现人类的理想。试想:要是萨米亚?奥马尔没有在奥运会上露过脸,她的死或许根本不会引起外界的关注,就像其他无数葬身地中海的偷渡客那样。同样的,也正是因为有了奥运会,才让许多平时压根不关心政治的人开始了解难民群体,关注他们的生存状况。

  网友们的“马云爸爸”有句名言,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纵观人类文明的演进史,也的确就是一个又一个梦想被不断实现的过程。无论是华盛顿、杰斐逊,还是马丁?路德?金,他们都有一个梦想,他们的伟大也与这些梦想紧密相关。只是,拜于丹阿姨、周小平主席的“精神防护论”、“带鱼养殖经验”等所赐,在这国,如今谁要是成天把梦想、远方、未来等大词挂在嘴上,一定会被人当作骗子,或者是“心灵鸡汤喝多了”的傻子。但就像我们不能简单地把文青等同于文人一样,鸡汤与梦想本质上也不是一回事,因为厌恶鸡汤而拒绝、排斥梦想,这脏水泼的,真是连小孩都不要了。

  或许有朋友要批评我又在兜售虚假希望了,说实话我真不知道什么叫虚假希望,因为我从来不否认,这国的现状有多么的糟糕。甚至刚刚过去的这一周,出现在电视上的有些画面,报纸上的有些新闻,坊间的有些“饭局”,都让人联想起40年前就已经被宣布结束、打入另册的那场浩劫。但越是在这种时候,人们越需要梦想的支撑。很难想像,监牢之中的曼德拉、昂山素季,光州街头的无数韩国民众,当年如果内心满满的都是“虚假的绝望”,或者如某些人兜售的“早发(财)早移(民)”理论,是否还能够那么坚定、那么执着、那么无畏?

  当然光有希望并没有什么卵用,坐而论道还得起而行之,但“行之”的前提是因为有梦想。丧失了希望,即便有行动,也最多不过是砸烂一个旧世界,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新世界永远不会创造出来。所以,别再唠叨什么“因为绝望,所以决绝”的鬼话了,人类文明的前进从来没有哪一次是靠“虚假的绝望”来实现的,至于说近来颇为流行的所谓“两早论”,更是彻彻底底的妄言。要知道,就算是再小的国家,也不可能全员移民,有资格有能力移民的,永远都是少数。而这些人,即便待在自己的国家,生活处境也不会是最糟糕的。对于那些真正受苦受难的人们来说,“两早论”本身才是一种“虚假的希望”。

  最后还是那句话,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尤其在这么一个绝望环伺的时代,更应该怀揣梦想,即便实现不了,有梦想的人生也总要比早早的彻底绝望来得好些。而奥运会的价值,或许就在于展现并保存人类的这份梦想与希望吧。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