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实体经济思维是匮乏时代的农业遗迹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08月07日 00时46分  阅读:6341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童大焕

  中国经济正处在由传统工农业占比过高,迅速向服务业为主转型的剧变时间节点上,旧模式已经无路可走,新道路还没有清晰明朗。表现在经济增长数据上,就是GDP增速一落千丈,民间投资热情迅速下降。

  旧模式已经土崩瓦解或者正处在迅速土崩瓦解的道路上,但遗老遗少们还停留在匮乏时代农业遗迹下的“实体经济”思维中推磨打转,他们认为必须重新振兴“实体经济”,甚至认为必须通过打压金融创新和房地产等“非实体经济”,来达到“振兴”实体经济的目的。

  实际上,实体经济和非实体经济的提法本身可能就是错误的。思想、知识自始至终是人类指路的明灯和经济创新的源泉,它是实体经济还是非实体经济?金融是经济的血液,它是实体经济还是非实体经济?在人类生命的需求中,相比于那些看得见摸得着的水和食物,看不见摸不着的空气,重要性反而更紧迫,更加须臾密不可分。同样的,新经济中大量看不见摸不着的非实体性生产和创造,正在成为经济生活中的一种主导性力量。

  仅举一例。最近滴滴打车和优步中国合并,成为大众关注的重要事件。滴滴和优步到底是什麽东西?说白了,它不过是一个软件,通过互联网和大数据,把大量闲置汽车利用起来,方便人们快速、就近打车,从而,可以大幅度提升人们的幸福指数,却同时可以大幅度减少人们对汽车的拥有,进而也可以大幅度地减少汽车及其相关产业链的生产,大幅度降低对各种资源的使用和对环境的污染与破坏。

  它当然需要一定的硬件支撑,但那个支撑的硬件以及相关能耗,和它带来的福利与创造出的价值相比,几乎可以忽略为零。它最根本的就在于软件技术,也就是一堆计算机编程,这些程序,也许有人类发明的编码来标志,但在现实生活中,它们看不见摸不着,维护运营它们的成本也非常低。

  你说,它是实体经济还是非实体经济?

  类似情形,我们可以洞见未来一个基本的经济走向:未来经济,正从传统的实物生产“多多益善”的匮乏时代,迅速向最着名的现代主义建筑大师之一密斯?凡德罗所倡导的“少即是多,细节即是上帝”的建筑设计哲学方向转型,二者异曲同工,甚至如出一辙。

  几千年上万年人类物质匮乏下“多多益善”的时代过去了!实物生产越多、创造财富越多的观念也应该翻篇甚至完全颠覆了!甚至,我们要建立节约地球、节约生产的全新观念,很多过剩式的生产不仅没有创造财富,反而是在浪费资源、暴殄天物、污染和破坏环境!比如大量的钢铁、煤碳、化工、房地产生产过剩,诸如此类。

  董少鹏先生发了一则微博:【中国应科学定位金融与实体经济】:“『脱实向虚』或者『脱虚向实』的描述本身就是一个问题。就好比大家重视体力劳动还是脑力劳动一样,只是一个阶段的现象之一。金融和实业发展都需要监管,同时也都需要拓展空间。在我国,『脱实向虚』并没有大量发生。1,各门类金融规模都未大幅度超出实体经济需求。即便被反覆渲染的『货币超发』也是一个伪命题,因其与人民币相当于美元的被动地位相关。2,中国实体经济下滑绝不是金融惹的祸,而是实体经济长期税负过重,企业家得不到合理尊重,行政干预过重导致的。3,中国金融市场特别是股票、基金市场规模相对小,亟待大力发展。”非仅如此,“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的提法也是错误的。金融就是金融,是经济的血脉,是财富自由流通的管道。今天的我们,完全不再需要区分所谓的实体经济和非实体经济,需要的只是经济本身的自由,人本身的自由。传统的、实物生产越多越好的模式,不是死得太快,而是死得太慢了!

  2012年11月8日22:57,我在搜狐微博上发了【中国模式已经见底或者正在见底的路上】,对改革前景表示乐观:“三十多年的『中国模式』已山穷水尽,不出两年必将见底,现在是惯性拖着。因此,未来的改革没有悬念。回想六十多年来,哪一次改革都在穷途末路上被迫进行。今天也不例外。”在2014年2月第一版的《定位中国—认清我们的时代和时代中的我们》一书中,我除了把上面的微博收录进了书中,还在书中对“中国模式”作了更简明扼要的概括:

  “我们一直津津乐道的所谓中国模式,就是各级政府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政府相当于当地最大的公司。但是地方政府既不能印钞票,也不能发债,也没有定税的权力,土地就成为它几乎唯一的工具。竞相压低土地成本进行招商引资,最后势必要将土地成本都集中到房地产上来。政府亲历亲为的投资活动,导致财富大量向少数人群集中的同时,高房价却要大量中低收入的人群来承担!这就是过去多年中国经济的基本逻辑和秘密。乃至于到了后来,由于实体经济大量过剩,一些被招商引资的对象到处投资,根本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于通过以工业用地的方式低价拿地,然后附加建设职工住宅等条件,并要求职工住宅可以按保障房甚至商品房的名目出售!如果地方政府不就范,他们就不投资。而一旦房子卖出去,他们就会找一个合适的时机,将企业项目转让出去。

  “而地方主政官员由于任期有限,多数不会考虑地方的长远利益,而是着重于考虑在自己的任期内尽一切可能把项目做快做大,至于债务、环境破坏、官民矛盾等等,都是由后任和当地百姓来背,谁管得了天长地久!这一点,和国企的做法几乎一模一样。

  “这样的投资模式,突然之间走进衰退甚至猝死都是有可能的,只是时间的问题。”这种模式或传统路径依赖,其实是只要当下不顾未来,只顾经济不管地球,只管一代不管子孙后代的断子绝孙模式。幸亏经济规律本身,会让它自动止步,否则中国哪里还会有未来?!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