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光阴是一首歌 浅浅的斟低低的唱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08月04日 09时14分  阅读:6393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守鱼

  民间无论是组党、维权还是死磕,在和政府的拉锯之中,整体而言只有两大优势,一是追求正义的道德优势,另一是依此而衍生出来的传播优势。所谓的传播优势,在渠道上还是技术上今日都一败涂地。那么,民间还能剩下什么呢。

  当今天的痛点被发现时,首先要从过去开始找原因。

  民间的反对,立足之本在于坚守抗争的底线,在暗室之内燃起微弱的希望之光,从而顶住道德的优势。做到这一点相当艰辛,在经济上难以追求最大利益,在社会上被边缘排斥,在政治上饱受打压。这样近乎苦行的长期努力,无数人默默地奉献,为反对行动积累了大量的道德势能。

  这个势能,面对媒体的市场化开始了第一轮的释放。但凡能进入主流媒体视野的行动者,都开始快速的建立影响力,并在道德的语境下成为一种人生价值实现的成功。

  当道德的势能开始释放以后,成功的执念也开始被释放。从一开始的崇尚苦行与坚守,以道德建立品牌,逐渐的变为更为纯粹的如何吸引住话语,成为舆论的焦点。越来越少人只是象徵性的关注和赞美坚守与苦难,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寻求一招制敌的方法,并且在这套话术里寻求与主流资源的结合。

  成功学和主流化,快速的消耗着民间抗争的苦难带来的道德势能,并不断地引导着话语朝向浮躁与肤浅的方向流动,甚至于开始拒绝和排斥苦难。最后一次大规模的市场化消耗抗争道德资源,就是“送饭党”行动。原本民间淳朴的守望相助已经坚持了多年,转到了最接近主流人士的人群手中,改头换面从行动者变成中介,然后包装上一套话语,所谓的送饭党、去中心化、市场化等等词汇,再将受难者的苦难变为投票的选秀,最后拿到市场上去收割散户。在一瞬间,这个行动确实火了,一大票敬重抗争而参与无门的小中产们一拥而入,释放了最后的热情。即便是行动已经终结几年以后,作为这一行动的核心参与者依然可以享受到行动带来的光环,只是政府的政治高压让这个光环再也难以变现。只是,不知道他们对于这项行动曾经的一个悖论如何解释,送饭党建立在主流世界中的理论基础,在于可以在技术上实现不被打压的方式,去援助那些受到打压的人。这是最完美的主流慈善模式,聪明的土豪去帮助愚蠢的屌丝。

  如今反思过去十多年抗争故事,会涉及到很多不令人舒服的评价,尤其是所有事件的当事人都还活着,并且一定持有着不同的看法。但越是回望历史,越是无法否认,成功学是一把双刃剑,当有着成功动力的时候,既能够快速的激发出更多的热情和创意,但也能同等速度的将人带往恐怖的深渊。

  来自于市场的成功,也必将在市场上失去。有人参与了行动,有更好的被市场接受的形象。从而在外界的极力塑造之下,还未经过时间的考验就成为名噪一时的话语宠儿。残酷的地方就在于,如果付出的不够,而得到的太多,总会吐出来的。为此,这些人们即可以是反对派的话语素材,也同样可以是政府打压的素材,只要政府愿意更精妙和耐心的采用新媒体策略应对。而恰恰是那些流行的话语中就不爱被接受的行动者,虽能有更可靠地毅力抵挡打压,但却没有多少话语愿意惠及他们。而在政府的策略里,这些不愿妥协的硬汉成为要作为标靶击打的目标。

  不过,世界的逻辑总是这么美妙。也正是政府采用精细的打击策略总结了民间的传播优势,为反对成功学画上了句号。唯有当消费民间的道义资源被画上句号的时候,已经多年不被关注的艰苦抗争,也就是为民间道义资源做出贡献的人方能艰难的浮出水面。而正是政府将他们放在了更加残酷镇压的位置上,也必然让他们的肉身苦难成为下一个时代话语中更为突出的抗争象徵。

  在时代面前,这些所谓的成与败都不重要,追着风口而跑是一种选择,而做好自己等待历史的风口也是一种选择。疯狂变现民间抗争道义资源的时代落幕了,肉身受难新时代的开始。长期被有意无意忽略的硬朗抗争者,他们的价值,也唯有在最艰苦的时代,有机会被重新发掘和认识。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