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传统的身份职业区域概念已过时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08月02日 09时07分  阅读:6271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童大焕

  2016年7月28日,金融家智库微博发表了当任的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一段话:“把人分为城乡、地域、不同城市,人口的自由流动是受限制的。户口又与社会保险、住房购买、教育机会相联系,造成不公平、不公正。这是中国的特殊遗产。尽管中国和苏东都脱胎于传统的计划经济,但原苏东国家在人口流动上也没有中国这么严重的限制。这种中国的特殊遗产不值得保留。”我不知道楼继伟先生是在什么背景下说的这番话,但毫无疑问这段话是非常正确的,算是当下高官中一个难得清楚的认识。因为我们清楚地知道,自1949年以来,限制人口的自由流动一直是中国社会的主旋律,从决策者到基层社会都有广泛的共识,人们担心:人都跑到城市里,谁来种地?人都跑到大都市,谁来解决他们的就业?不能(像计划经济一样)解决他们的就业,他们会不会成为城市动荡的源泉?

  于是,计划经济时代人口不能自由迁徙,导致土地过度开垦,进而导致300多万平方公里土地变成荒漠。这段历史教科书从来不提,人们把它们迅速地遗忘。

  今天,我们已经处在社会由工农业向服务业迅速转型的时代,仍然在不顾一切地严厉控制超级大都市人口,导致社会经济转型曲折回还,困难加重。流动人口的平等受教育权利,更是受到超级大都市的严重践踏。

  事实上,传统的把人分为工人、农民身份,以及把人分为不同的城市乡村的“身份标签”都已经过时。在工农业解决就业人口越来越少的时代背景下,人们不断地变换着地方和身份,在各个城市乡村、各个生产生活乃至思想领域转换着身份。专业分工越来越把人分为专业人,但是人的职业变化和社会身份的角色却越来越模糊。

  在此过程中,人的自由流动带动一切流动,人的身份自由切换使人和社会的创造力空间解放。人是一切的源泉!但时至今日,限制人口流动成为全世界只有中国和朝鲜才有的两朵奇葩。

  计划思维最难解决的就是人的就业,计划思维的人想死也不会明白,农民离开了土地以后居然只会生活得更美好。市场自由最能解决的就是人的就业,你不知道就业机会是怎么冒出来的,人口的自由流动与积聚,使创造力和就业机会比丰收的稻谷还长得快。一切繁荣都是自由的副产品,古典经济学家其实早已把这个问题说得很明白。

  其实我们今天要做的事情很少:政府不需要你努力去想怎么解决就业,既然你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找不到解决办法,不如放手,把自由还给人民,让他们自己去解决。无为,反而变得简单而有为。

  在自由的世界里,人们不断变换着自己的方向和身份。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