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美国大选的七个常识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07月31日 10时43分  阅读:1134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王冲


  对于2016年的美国大选,中国人非常关注,当然这不是因为喜欢或热爱美式民主,而是因为特朗普倏忽而至的奇谈怪论。在特朗普激烈言辞的背后,我们应该多了解一些美国大选热闹背后的本质。


  对于美国大选,我在此不赞美,不批评,只是列举几个常识。这些,或许和平时大家的认知大有不同,或截然相反。


  问题一,美国大选是一人一票吗?


  答案:否


  我们的教科书,经常说不能照搬美国的民主制度,不能搞一人一票。其实,美国选总统还真不是一人一票。一人一票简单,就是按照人头数,得票多的就赢,但美国不是这样,它是“赢者通吃“”的制度,一个州一个州的比拼。比如说,加州是民主党的,即便在该州共和党只少一票,对不起,它也一无所获。


  这麽算下来,还真不是简单的加减法。按照《独裁者手册》一书的说法,最经济的方式,是获得五分之一人的支持,就可以当上总统。如果按照美国人人口3亿计算,有6000人投特朗普的票,它就有可能赢得大选。利用规则,以最少的支持人数可以当上总统的,是林肯。


  问题二,美国人是直接选总统吗?


  答案:否


  当美国选民前往投票站投票选举总统时,很多人认为自己是在直接选举总统。但美国采用的是十八世纪宪法定下的选举团制度(The Electoral College),因此,严格地讲,并非直选。


  选举团是一组“选举人“”的总称,他们的人数由法律规定,经各州的政治活动人士和政党成员提名。在大选日,选民实际是把票投给承诺支持某位总统候选人的“选举人“”。哪位候选人赢得的选民票数最多,支持这位候选人的“选举人“”就将作为这个州的代表,出席于12月分别在各州州府举行的选举总统和副总统的投票──所以实际上,在一个州赢得选民票数最多的候选人囊括这个州的全部选举人票。总统候选人必须在全国获得至少270张选举人票方可当选。在势均力敌或有多党参加的竞选中,可能任何一位候选人都得不到270张选举人票。在这种情况下,将由众议院选出下一届总统。


  问题三,得票多就一定能当上总统吗?


  答案:否


  1824年,战斗英雄安德鲁?杰克逊竞选总统,他的对手是亚当斯、克劳福德和亨利?克莱。结果,杰克逊在选票、选举人票均占优势的情况下被排挤出局。选举人票杰克逊得了99票,亚当斯84张;克劳福德41张;克莱只有37票。


  然而,由于4人均未获多数票,选举移交到众议院。根据宪法第12条修正案,众议院直接从得票最多的3个人中挑选总统。克莱第一个退了下来,转而支持亚当斯。听到这一消息后十分气愤,相信克莱和亚当斯作了一笔“肮脏的交易“”,但他的抱怨于事无补,只能接受败北的命运。


  问题四,民调值得相信吗?


  答案:否


  不同机构、不同时机推出的民调,结果大相径庭。不排除为了影响舆论而操纵或设置民调的可能性。


  很多美国人喜爱民调,其他一些人则憎恨它。因为民调是一个容易引发争议的行业。民调远远不止是衡量候选人的舆论脉搏,而是企图左右选民,对顺应民意的官员造成不可抗拒的作用力,最终影响选举中的选民投票率。现在的问题是民调过多,由此出了个词儿:民调成灾(poll-ution)。


  问题五,美国是两党制吗?


  答案:否


  美国是共和党和民主党轮流坐庄,俗称驴象大战。它也存在诸多小党派。但小党派很难获得席位,这和美国的“赢者通吃“”的选举团制度息息相关,也和两党的操作有关。最近在凤凰卫视《一虎一席谈》录制关于美国大选的节目时,其中一位嘉宾是美国绿党的龙安志先生,他大声疾呼两党候选人都不够格,应该给绿党机会。我数了数,美国小党派还真不少,其中包括:绿党、宪法党、独立党、改革党、社会党、自然法规党等。


  问题六,美国选举投票一直都乾乾净净吗?


  答案:否


  选举投票当然有很多漏洞和争议,最近的一次巨大争议是2000年布什在佛罗里达“险胜“”戈尔。其实,在选票上捣鬼,一直就有。我以前做记者时,采访美国大选,参观了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开办的名为“民主机器“”的展览。简单的一个票箱,也可以做文章。我看到的所展出的箱子,下半截有个活动的版,可以拉开,漏下部分选票,而外面做的却天衣无缝,像变戏法一样。


  问题七,美国大选是金钱决定一切吗?


  答案:否


  毫无疑问,大选要烧钱,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但钱也不是万能的。富豪和富豪之间、党派和党派之间、候选人之间,是存在竞争关系的。任何当选者,都不是富豪的提线木偶。富豪对候选人的支持,首先是理念方面的大体一致,这样候选人上台后大政方针不至于和自己的利益相背离;其次,通常而言,大企业会在两党候选人之间两面下注,都给点钱,这样确保无论谁上台都不会另自己陷入尴尬境地,保持和政府的沟通。


  对于金钱政治,美国各界也是深恶痛绝,设立了许多法律给予限制,民间也有诸多第三方机构,对总统选举中的每一笔捐款进行记录,这些民间机构的数据都是公开的,媒体也会经常关注。政府、媒体、民间一起努力,让金钱政治在一定的规范内运行。


  最后一问,今年的大选是最肮脏的大选吗?


  这次,我终于要说是了。两个候选人是美国有史以来最不受欢迎的候选人,两个人的恶意攻击是有史以来最肮脏的。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