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大理的裸体拍摄离艺术创作不只隔着一套内衣?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07月25日 22时46分  阅读:1219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姬鹏

 

    都说玩艳遇,去大理,这一年或许人体艺术这件小事,在大理成了全民的G点。五月之后,短短两个月,大理又一次成为全民的焦点,而这一次依旧是裸体拍摄与艺术创作的纠葛。对于每一次裸体拍摄和艺术创作的注解和争辩,或许最大的障碍在于,人们对于二者的界限只停留在一套内衣的问题上,而不是对于二者内涵的真正追问。


    如果裸体在李安的电影中,那一定是艺术。如果裸体在日本的AV片中,那一定是色情。如果裸体在富少的照片中,那一定是新欢。如果玉凤姐裸在李安的电影中,那一定是行为艺术。如果玉凤姐裸在日本的AV片中,那一定是炒作。
 

 


  
    如果玉凤姐裸在富少的照片中,那一定是PS照。貌似这种逻辑隐隐约约已经植根于每一个民众的价值内核中。


    被广泛认同的一种说法是:是艺术还是色情取决于创作者的“初衷”。但我还是觉得“语境”相比较于“初衷”更合适一些,初衷只是一方面而且是极其感性的,而语境则是理性的代表着对艺术和艺术品的思考。有时候,在某一语境下,即使创作者的初衷不是艺术,但可能因为时代的特征或是文化的典型,也会成为艺术的一部分。有时候,即使初衷是为了艺术,但如果艺术的处理不好,仍然也会显得很廉价,或是沦为了一种噱头和炒作。在我来看,所谓的人体艺术就是含蓄的色情。艺术家想表现色情,但又不想简单粗俗的表现,所以就用他们的艺术手法含蓄的表示出来。比如类似人体彩绘,三点肯定得画上让你看不清楚,只能看见画的效果;比如人体摄影,通过各种模特造型,让你看到不一样的人体。当然,这也和观者看的视角有关。


    美国之所以对色情内容变得越来越宽容,至少部分原因在于:从20世纪30年代以来,美国人对表达自由越来越重视。当人们并不是很重视表达自由的时候,也许政府可以在“扫黄”的名义下将淫秽色情统统加以打击,而无须区分“淫秽”和“色情”。但是,一旦人民开始认真地对待表达自由,则政府控制色情内容的难度将大大增加,政府若要禁止“淫秽”,人民就会迫使政府对“淫秽”做出明确界定。最终的结果,就是“淫秽”的范围越来越小,而表达自由的空间则越来越大。


    回到大理的问题上,我们或许也能很切身的感受到一种力量,就是那种歇斯底里的力量,一面是对于情色的不断追寻,一面却又充满了道德审判,这种充满矛盾和纠结的局面着实让人感到不解和困扰,也就导致了在类似的事件上总是一边倒的局面,把一个所谓的模糊界限最终搞成一场嘴炮大战,最后在全面封杀和道德绑架下渐渐消散,但是并没有解决实质的困局,所以才会导致类似的问题不断浮现,不断懵逼,不断反复,除了闹笑话就是继续闹笑话,相信这种问题不只是大理的问题,更是一个全民意识的问题,不要再为一套内衣去纠葛了,因为除了撕逼,或许并没有什么卵用。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