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恐袭接二连三,法兰西的眼泪向何处飘洒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07月18日 23时49分  阅读:6358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张志坤

  法国又一次遭遇大规模的恐怖袭击。自去年以来,这等大规模的袭击已经发生有三次之多,每一次都足以震惊全世界。这样看来,这个国家俨然取代美国,已成为恐怖主义战争的头号目标了。虽然同恐怖主义对抗是光荣的事情,但这个光荣的代价也未免太大了。现在,整个法国都处在严重的恐怖主义的煎熬之中,连带着整个欧洲都要跟着阵阵作痛,这大概是不争的事实。

  这将给法国带来带来怎样的负担与压力--从精神到物质,令人难以想象。

  这将给给欧洲带来怎样的负担与压力,造成怎样的政治冲击,同样不可低估

  这将给整个西方世界带来怎样的负担与压力,使之在塑造世界秩序时遭遇怎样深层次的挑战,同样不可忽视。

  事已至此,任何一个法国人都能清醒地意识到,与恐怖主义对决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这场战斗将既漫长又艰难,面对这样高强度、大烈度的恐怖主义战争,美国能够承受,法国能够承受得了吗?他们将不自觉地要提出这样几个问题:

  ——如果这是一个斗争,那么这个斗争的出路何在?

  ——如果这是一场战争,那么夺取这场战争胜利的办法何在?

  ——如果这是一种冲突,那么这种冲突要绵延持续到何年何月?

  放眼全球,现在有谁能回答上述问题吗?所以,法国可能面临着艰难的选择:

  干到底——这是最有可能的选择。做这样的选择,就要回答上述三个问题,而上述三个问题迄今为止世界上没有谁能够回答;

  停或休战——像美国那样,宣布结束反恐战争,缩短战线,在反恐战场上实行战略收缩。但这样选择也有问题,因为就连美国,虽然做了这样的选择,但却至今也都未能如其所愿,法国又哪里能有这样主动权呢?可操作的空间不大;

  与对手或敌人和解——这样做等于屈膝投降,公开做这等选择是不可想象的,但也不能完全排除暗中搞这等伎俩的可能性,至于效果,则将在所难言。

  这样一来,法国将终于明白,冷战结束以来死心塌地跟着美国跑的结果,终于让自己跑进战略死胡同里来了。恐怖主义袭击带来的悲伤固然沉痛,但这个战略死胡同所带来的困惑更将是法国政治家之心头梦魇。法兰西遭遇今天如此这般的处境,究竟该怨谁,究竟怎么办?未来的出路在哪里?对于这一系列至关重要的问题,可以说,现在的法国是哭不知道该怎么哭,都找不到合适的地方,真不知道眼泪该向何处飘洒呀!这真是够悲惨的了。

  所以,今后法国将做怎样的选择,这实在是一个巨大的难题。记得上次巴黎遭受恐袭的时候,笔者写了一篇题为《法兰西如何赢得反恐战争的胜利》的短文,在此一并奉上,算是对法兰西的再一次祝愿。

  附:法兰西如何赢得反恐战争的胜利

  恐怖分子看来是最坚决地同法国干上了,而且看样子干得是你死我活、不共戴天,上次查理周刊杂志社发生的袭击事件已经说明了这一点,笔者那时就预计在法国将发生更大规模的袭击(参见笔者文章《法国其实应该骄傲才对——关于对法国的恐怖袭击》),不幸的是,仅仅几个月之后这样的事就发生了。既然如此,法兰西恐怕别无选择,只能奋起打一场新的反恐战争,接下来的问题是,法国将采取怎样的对策,如何才能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呢?

  发动一场美国式的反恐战争吗?

  不错,美国的确宣布取得了反恐战争的胜利。但美国赢得胜利的办法似乎不大管用,一则法国没有美国那么大的力量,背不起那么大的包袱,二则美国式的打击尽管战果辉煌,但好像恐怖分子非但没有减少,而且还越来越多、越战越勇,恐怖势力也气焰嚣张,如野火一般,到处燃烧,防不胜防。所以,法国采取美国式反恐战略的可能性不是很大。

  继续以前的办法举措吗?

  应该说,自反恐战争打响以来,勇敢的法兰西就一直站在反恐的第一线,贡献是相当突出的,很为世人所瞩目。但现在看来,这样的做法并未能保护好法兰西自己,上次查理周刊袭击事件已经给法国带来很大的冲击,而这次恐袭的冲击比上次更大,虽然在此次恐袭事件中被杀死的人也不是很多,大致上与俄罗斯民航事件差不多,但由此产生的社会震动却不可估量。所以法国必得在过去反恐章程的基础上进行翻新升级,否则就难以交代,因为在查理周刊被袭事件之后几个月又发生这等大规模的恐怖袭击,政府难逃其咎。所以,继续以前的反恐办法肯定不行,非得另举新措不可。可问题是,谁还能想出怎样的新花样呢?

  与俄罗斯联手向ISIS大张鞑伐吗?

  曾几何时,对ISIS发动空袭的俄罗斯遭到西方无情的批评与谩骂,这其中当然也包括法国。但估计现在不会了,现在俄罗斯在中东投下的每一颗炸弹可能都会让法国人感到解气痛快了,如果俄罗斯真能把肆虐中东的ISIS打败,对法国未尝不是一件大好事。反之,如果俄罗斯败下阵来或者陷入泥潭,那么法国就有可能倒大霉、糟大糕了。这样说来,法国应该与俄罗斯站在一个战壕、联手向ISIS作战才是。

  但是,这种可能性也几乎没有,因为一则美国不会同意,二则这不符合“国际社会”的整体利益。所以,预计今后一个时期,法国非但不会帮助俄罗斯,反而还要继续给俄罗斯使绊子,破坏俄罗斯可能取得的任何胜利。

  上述三种办法可能性都不大,那么法国究竟靠什么来战胜这等猖獗的恐怖分子,赢得这场战争的胜利呢?

  这大概是法兰西当前及今后一个时期所面临的头等重要的战略命题,如果在法国再发生一次类似的恐怖袭击,法兰西非因此发生社会大革命不可,对于这一点,相信法国的执政者与一切政治精英都心照不宣,他们应该完全明白,法国恐怕再也承受不起下一次袭击了,对此必须确保无虞、不容有失。

  这不仅仅是法国所面临的战略命题,也更是整个欧洲所面临的战略命题。所有的欧盟国家都会意识到,如何不让法国式的灾难降落到自己头上,这也是他们的头等大事。

  这还是整个“国际社会”的命题,特别是作为“国际社会”领导的美国,虽然美国自己取得了反恐战争的辉煌胜利,但整个“国际社会”的胜利还遥遥无期,看不到任何一点希望的曙光,现在,法国和美国是如此同病相怜,美国能够无动于衷吗?

  据说,上一次查理周刊袭击事件发生后,美国已经策划召开国际会议研究对策,笔者以为据此将吹响新的反恐战争的号角(见笔者文章《西方会把反恐战鼓再次敲响吗》),可惜后来就没了下文。那么这次空袭事件发生后,美国及其领导下的“国际社会”将有怎样的应对之策呢?

  看来,法兰西如何赢得反恐战争的胜利这样的大问题,远不是我等浅薄之徒所可揣测的。既然这样,还不如干脆点,让我们祝贺法国迎来新的机遇,在新的反恐战争中取得更大更辉煌的胜利吧!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