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南海仲裁之后,再不会有“闹剧”发生了吗?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07月18日 23时47分  阅读:6109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张志坤  

  “南海仲裁这场闹剧应该结束了”。笔者以为,这是中国方面关于南海问题重要的官方立场。有关这次南海危机,人们对中国政府立场的认知往往聚焦于“不接受、不承认”,这当然是主要的,但并不是全面的。其实,有关此次南海仲裁,中国政府的立场包括相辅相成的两个方面:一方面是上述著名的“两不”政策,即“不接受、不承认”;另一方面就是“南海仲裁这场闹剧应该结束了”这句话。这句话阐述有两个内涵,一是将南海仲裁案定性为闹剧,二是严词勒令其结束,不要在无休止地闹下去了。

  现在,南海仲裁是否如中国官方所定位定性的那样,果然就是一场闹剧,这且另当别论,但既然仲裁结果已经公诸于众,这场国际官司似乎也就算这样落下帷幕、宣告结束了。如果真的就是这样,倒也符合中国的利益。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一场巨大的国际风波过去,真的好好吓人啊!

  众所周知,像笔者这样的小老百姓,其实都是被吓着长大的,几十年来,每次惊吓之后,都把余悸遗留攒存了,以至于时至今日,胆小如鼠。是以此次以南海仲裁为高潮的战略危机,虽说闹剧已经结束,可心中一直惊悸不已,弄得是“梦和寒鹊夜频惊”,很怕这件事过后,接踵还有别的闹剧发生。到底会不会出现类似的情况呢?

  窃以为,一场“闹”之结束,延及今后会不会再次发生,主要取决于以下三种情况:

  一是闹完了。如果是这种情况,闹剧就会结束了。

  二是闹够了。如果是这种情况,闹剧同样也会结束

  三是不能或者不敢再闹了。如果是这种情况,不管想闹或者要闹的人闹完没闹完、闹够没闹够,都不不得结束闹剧,因为出现了巨大的外部制衡力量。譬如小孩子之“闹”,不管够没够、足没足,他老子一个巴掌过去,也得老实才行。

  那么,南海仲裁这场闹剧眼下之结束,究竟是哪种情况呢?

  笔者以为,上述第一种与第二种情况都不太可能,如果有谁现在就判定,提起南海仲裁案的菲律宾已经闹完了闹够了,恐怕言之尚早,况且这件事菲律宾也未见得说了算。这样说来,难道是出现了第三种情况,有强大的制衡力量让那些闹起南海仲裁案的人不能或者不敢再闹了吗?

  坦率地说,对于这场仲裁闹剧,反制的力量是有的,那就是中国的力量展示;但是,同样坦率地说,中国对这场闹剧的系列反制,目前为止很可能并未完全达到制衡这场闹剧台前幕后者使之惧怕收手的效果,这就意味着,眼下这场闹剧今后还会不会接着再闹,或者变个花样再闹,或者闹完这场之后接下来再闹一场,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国今后继续进行深度反制的水平。

  所以,中国的立场决定中国今后一个时期在南海乃至在周边各个海区主要的战略任务,就是遏制类似南海仲裁案这样的闹剧再度上演,中国所谓“南海仲裁这场闹剧应该结束了”,所指的不应该是暂时的结束或者局部的结束,否则,如果今后变本加厉地再度上演,或者不仅在南海上演,而且换个地方再现,中国同样还要遭遇可怕的战略危机。

  接下来的问题就是,中国怎样才能有效乃至从根本上遏制湮灭类似南海仲裁这样的闹剧呢?

  一个基本的原则就是要对症下药。中国有句古话,不得为良相,当得为良医。战略问题历来如同看病,都需要透过现象看本质,顺着表现找原因,不能头疼医头脚疼医脚。南海仲裁闹剧也是这样,这场闹剧只是一个病象,人们必须找到其病根在哪里才行。

  这说起来很奇怪。以笔者的观察,迄今为止,很少有人将此次南海仲裁案与美国“重返亚太”战略联系在一起加以考量,人们对于这场闹剧大都就事论事,而对它与“重返亚太”战略之间的逻辑关系则不屑一顾,这未免相当地缺憾。

  事实上,南海仲裁这场闹剧,其发生与发展都是在“重返亚太”这一战略背景的支撑下实现的,可以说,没有美国的“重返亚太”战略,就不会有这场南海仲裁闹剧,美国的“重返亚太”战略是因,南海仲裁闹剧是果,二者之间有严格的对应关系。

  从美国“重返亚太”战略的视角出发,此次南海仲裁案是这一战略向纵深推进所取得的一个重要阶段性成果,这一成果对于巩固和加强美国在亚太的主导地位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它将使美国更可有效地设定亚太地区的战略议项与议程,可以给美国提供更多的抓手搅动这里的战略气候,使之朝着有利于美国的战略方向发展。

  说到底,这场闹剧非常符合美国的战略利益,否则,早就烟消云散了,对于这一点,任何秉承战略理性的人,都会予以承认。

  正因为这样,所以类似的闹剧在此之前已经上演过一场,只不过不是在南海,而是在东海。在东海的钓鱼岛,日本已经导演了一场购岛闹剧,这场闹剧已经过去几年了,人们可能已经将其淡化,但从战略角度上看,钓鱼岛购岛闹剧与南海仲裁闹剧异曲同工,说到底都是对付和耍弄中国的好把戏。

  正因为这样,所以,大致上已经平静下来的钓鱼岛闹剧是否会依照南海仲裁闹剧模式换个版本再度上演,应该说,这种可能性也是很大的;

  同样,南海仲裁闹剧告一段落后,在南海还会不会出现其它形式的闹剧,这样的可能性同样挺大;

  更进一步说,南海东海之外,“四海”之内还会不会在其它地方出现类似的闹剧,这种可能性也不好排除。

  这样一来,南海仲裁之后,拒绝类似的闹剧再度发生,中国应该从何处下手,究竟怎样才能标本兼治,也就一目了然了,那就是要同霸权的“重返亚太”战略做坚决的斗争。可以说,事情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对美国咄咄逼人的“重返亚太”战略,中国再也不能“淡定”下去了,再也不能装作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了,不敢直面这个挑战是不行的,如果不以强大的力量狙击和反制美国的“重返亚太”战略,而令其得逞,令其向深度推进,中国的周边就不会得到安宁,闹剧就将一场接着一场,就将一次大过一次。

  所以,笔者以为,对于“南海仲裁这场闹剧应该结束了”这个一场,笔者的感觉是表面乐观其实难堪乐观,为此国家做怎样的准备,我等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肉食者谋之也。但自己恐怕得做好相应的思想精神准备才行,不然难免今后再一次被严重地吓着。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