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从跪拜官威中站起身来当真不容易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07月13日 08时23分  阅读:1445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航亿苇


     满清后期到辛亥革命,许多人根本没有勇气从那种虚幻的神权中站起身来。尤其是以张勋辫子军为标志,跪倒派仍然在中华大地公开招摇十多年时间。若是1644年满清入关,仅十几年后就辛亥革命,那情况便不一样。强权的奴化驯服需要时间。时间长了,经过两三代人驯化,形成条件反向般恐惧感,奴才文化才能产生神奇的魔力,让人失去站立的任何勇气。满清一朝从开始到终结,推行的都是极端的奴才文化,凡267年,从时间已足以让奴才思想深入骨髓。这是中国人文的一个重要历史背景。


     另一现象是中国皇权、官威的持续强化。从嬴渠梁(秦孝公)于公元前359年重用公孙鞅(商鞅,法家)所谓变法开始,秦国施行的基本理论是穷民、愚民、辱民、卑民、弱民五策,基本国策为“暴政+重农抑商”治理模式。这一套做法在秦国大获成功,到了嬴政(秦始皇)当皇帝全盘继承,并且在暴政方面走得更为极端,最终因“天下苦秦久矣”,导致嬴政死后秦朝迅速走向崩溃。陈胜、吴广登高一呼,各地争相出现起义大军,最终推翻秦朝。秦朝存在的时间,总共才14年。但汉以来,儒法合流,公孙鞅那一套继续被统治集团采用,做法不过是有的朝代柔性些,有的朝代继续如秦一样强横些。这使得中国的专制在历史上体系愈来愈完善,专制文化也越来越强悍。辛亥革命打破了皇权的神话,但官威的神话仍然被继承,让“有权就有一切”的幻觉继续成为社会第一潜规则。


     应当说,辛亥革命后的头二十年,由于军阀混战,令官威在一定程度上走下神坛。民国时许多文人终于能昂起头来藐视官威,一是得益于新文化运动的思想启蒙,一是因那时候的军阀轮流坐桩,各级官员如走马灯一样变来变去,还不时有性命之忧,令官威变得荒唐可笑。在那种状况下,中国社会实现了一次新的重建,传统中华文明中一些良好基因有所恢复,西方文明世界的民主自由之风也在中国有了一定传播,思想家同、文化人、教育家、科学家、商人和乡绅阶层得到尊重,重新构建了中国社会。若不是日本的入侵、救亡运动及某些错误的思潮干扰,中国完成历史性转型不会有太大的难度。中国二三十年代,也是历史的黄金岁月。整个国家对外实际处于全面开放状态,现代民族资本的工商业迅速发展,轻工业追赶迅速,已可与外国资本同台竞争,造船、运输、建筑、冶金、汽车、飞机、电影等产业,也有不同程度的发展,有些方面与外国差距并不是很大了。比如造船,当时中国已经具有建造万吨轮的能力。1949年后,说是重工业得益于前苏联156项援助,但中国的工业构成是156项远远不能涵盖的,更多方面还是民国筑基的红利。民国时,教育发展走在时代的前面,当时的中央大学、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浙江大学、武汉大学等,享有牛津高级生地位。如今的华裔诺贝尔科学奖获得者,也多是民国教育打的底子。像李政道、杨振宁、丁肇中等,跑去美国没几年,就取得了诺奖级科学成果。20世纪能够称得上“大师”的学人,也都是民国教育的成果。


     可是在大陆,发生了历史性错失。主要是“反右”与文革等错误的政治运动,消灭了乡绅阶层,一度极其排斥甚至迫害知识分子,又采用僵化的计划经济制度,令中国社会结构在一些方面产生历史倒退式变异。一切属于权力,权力又有些任性,社会变得有些简单和粗暴。文革时代,没背景的年轻人也难找到发展机会,尤其是农村青年。那时,干部是终身制,没有退休概念,不犯错误,只能上不能下。文革可以让红卫兵“造反夺权”,但掌握权力的人自然就排斥其他人,不再给别人上升空间。年轻人的出路叫做“入党提干”,那是相当难的。那会儿,参军成为一种捷径。但文革后期,关系学盛行,普遍要走后门才有机会。


     改革开放后带来一定的新变化。官员有了退休规定,市场经济逐步发展,一部分人暴富,形成社会的第二权力。在学术、科研等领域,一些人在专业方面出头,也有了自己的成功方式,他们形成社会的第三权力。此外,还有人因时势变成名流,包括影视明星等在内,他们形成社会的第四权力。


     但是,一些人的官威意识仍然浓厚。他们一方面不愿放弃既得利益,一方面以种种理由继续强化官威。河南的馒头,一时间有些地方竟然成立“馒头办”,要加以控制。这样,官威的任性渐渐衍化为权钱交易、权学交易、权名(星)交易。在法治建立没有跟上社会发展的情况下,官威任性的后果就是腐败一天比一天严重。直到18大以来,中国重拳反腐,一下子就抓获一大批贪官。


     在周永康、薄熙来、令计划、郭伯雄、徐才厚、苏荣、周本顺、王珉等这些大贪官成规模落马后,实际上又是对官威的一次历史性解构。那么多人模狗样的人原来是贪官,无耻之徒,对人们正确认识官员与权力,必有积极意义。在一个社会与一个国家,由着官威形成的官威主义,实际损害首当其中的就是官员。官威主义要特权,要淫威,要气派,要铺张,要贪腐,要情人、要别人的绝对服从,看样子一时威风懔懔,不可一世,但作为官员,你不知不觉变成罪人了,民众对你愤恨得咬牙切齿了,你的话实际根本无人信了。你不但害了自己,也损害了正常的政府权威与社会形象,并且败坏官场风气,诱导更多的人下水,让正直、有责任心、有社会良知的人上升通道受阻,最终令整个国家的根基都受到严重威胁。要知道,当社会崩溃之后,你及你家人所有的一切,都很可能化为乌有。中国历史上的许多达官贵人、名门望族就因一轮轮社会崩溃而消失在历史尘埃之中。


     但现在许多人还是不明白这个浅显的道理,也未明白社会的变化与历史的要求。在政府机关、部分事业单位及国企,一些官员的一官威仍然一个比一个牛皮哄哄。很多情况下,上级一来,下级就像哈巴狗一样。现在虽然不像过去行跪拜礼,但很多人在精神上仍然保持标准的跪姿。一个个官员也对此很享受。可笑的有些官员下午就要被抓,上午还要摆谱。众人预知他有那样的下场,也不愿点破。


     上级对下级、官员对民众之间的关系,应当依据法律而不是人身依附关系拥有行政指挥权。因此,下级绝不应对上级盲从,民众对官员绝不应当屈从,而是尊重与服从一切依法的权力和权利。换言之,上级或官员明显违法,或者干出那违背天理人伦之事,他人就可以拒绝。一般最好的方法是能够通过诉讼等方式,由法官裁决。而在非行政管辖范围内的事,无论上下级还是官民,人格上都应当是平等的,最起码能做到相互理解与尊重。


     官威之所以存在,另一方面也是社会纵容的结果。民众学会自立自强自尊,不认可官员趾高气扬、目空一切和耀武扬威,他们想摆谱摆不出来。但这还是依赖法治建设与民主政治。在民主法治社会,官员在民众面前只能是谦虚的、和蔼的、亲善的。这样的官员虽然总是受到社会的诘难,但他们在精神与人生价值上的获得,非中国一些官员所能达到的境界。人的一生,不论官与民,最终是人格修养、个人情怀和高贵灵魂的提升,您懂吗?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