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落马贪官说不贪会得罪领导,说的一点都没错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05月23日 22时47分  阅读:6630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秀才江湖

    日前,广州轻工工贸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委员、副总经理刘显明被指控贪污受贿百余万元,但是庭审中,刘显明的辩护律师却称,刘受贿是因为家庭困难,受贿的钱大部分也用来给儿子看病。法制晚报记者盘点发现,这些年,用奇葩理由狡辩自己贪污目的的案例比比皆是,“担心自己晚年生活”、“受贿钱财只为静静欣赏”、“替国家保管钱财”等理由让人啼笑皆非。

    我看了法制晚报记者的盘点,确实有很多奇葩的贪污狡辩理由,例如山东省蒙阴县原副县长袁锋剑辩称自己是替国家保存钱财,河北省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厅原副厅长李友灿在庭审上声称,自己受贿这么多现金(4744万余元),从未存过银行,只为静静欣赏。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想多帮帮儿子”、“担心自己的晚年生活”。但是有一个理由,我并不认为是奇葩、是狡辩,我认为贪官说的是事实,是心里话,是非常符合时代背景、客观存在的,这个理由就是“怕得罪领导才收钱”,不贪会得罪上级、会被猜忌。

    四川眉山原副市长余治平在悔过书中写道,水至清则无鱼,如果我独树一帜,拒绝别人的“好意”,甚至上交贿款,不仅得罪人,还会被视为异类,认为我是神经不正常、脑袋有毛病。这对工作无益,更谈不上树业绩奔前程了。东莞虎门原镇党委副书记郑敏华表示悔罪,但又觉得自己有些委屈,称如果不收钱,怕引起吴湛辉(东莞虎门镇原书记,已被双规)的猜忌和为难。广州市城管局白云分局太和镇执法队原队长王宝林连称受贿完全是身不由已,是怕得罪人才收钱,“行贿人都是见不到我的,都是通过中间人来行贿,这些中间人都是有权有势的人,如果我不收的话,得罪不起。”

    如果有一个超市开在中国官场,没有保安没有营业员没人监督,大小官员都在疯狂地拿超市的东西,请问你拿不拿?说实话,如果是我,估计我也会拿、我也会贪!在缺乏有效透明的监督的环境下,很难出污泥而不染,很难举世皆浊我独清。如果别的官员都贪、我不贪,我就会受到同僚的排挤、上级的猜忌:“你小子,是不是不跟我一个心?是不是不和我站一个队?你小子,会不会要告发我?”一旦被同僚排挤、领导猜忌,那我以后在官场还怎么混!肯定混不下去、难以立足,我只能与世浮沉、同流合污。当然,更主要的贪污原因是巨大的诱惑,而且没有透明有效的监督。

    当务之急,我们需要做的不是打掉多少个贪官,那没用,那解决不了根本问题,我们急需要做的是改变产生贪官的土壤,改变缺乏监督而导致的几乎无官不贪的体制。这不是个别性贪腐,而是制度性贪腐。就像蹲在粪坑里打苍蝇,苍蝇一只一只地飞过来,你打了一只、又飞来一只,你完全不必为打了多少只苍蝇而沾沾自喜、洋洋得意,说我们的反贪成果巨大。不铲除粪坑,苍蝇是永远打不完的;不改变贪腐的体制,贪官也是永远打不完的,更何况打贪官的也未必不是贪官。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