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谁能保证文革不会重来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05月17日 22时59分  阅读:6721 次  评论:6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万象

   今年是“文革”这条魔杖的五十华诞,媒体上、网上有关文革的话题几近成了热议。党报等体制内的媒体喉舌先后发声,信誓旦旦地向全国人民保证:文革不会重来。

   “文革”会不会卷土重来,取决于人们对它发生的原因有清醒而全面的认识,对它的性质实质有科学而准确的把握,对它所产生的后果有焚心煮骨般的痛切感受。离开这几个基本点,奢谈文革不会卷土重来,无异于痴人说梦。

   首先,在关于文革为什么会发生这个最基本的问题上,当政者和主流学者的分析认识几乎浅近,有的把它归结为中国社会几千年封建统治流毒的影响,有的认为是正常的党内生活破坏殆尽,对党的民主集中制的践踏和颠覆。有的认为是个人崇拜导致的全党全民盲动,甚至有的认为它的组织和发动者急于一揽子解决当时已经普遍存在的官僚主义、脱离群众、腐败现象而采取的极端手段等等。也有大胆一些的学者,试图从毛、刘个人争斗的角度破解文革之谜。

   尽管这些原因分析大概不离谱,但在笔者看来多少都有“环顾左右而言他”、躲躲闪闪不言真、隔靴抓挠不解痒之感。余的管见,文革的发生,是其“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思想和理论指导下的必然。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是一个从来就没有解决了的问题。当然,马克思主义在任何一个国家本土化的问题都没有解决。有一个基本的相同点就是,既然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问题没解决,中国就发生了文革。既然马克思主义在任何一个国家本土化的问题都没解决,所以这些国家迟早先后、不约而同、程度不同地患上了类似于中国的“文革综合症”。苏联的大清洗、柬埔寨的大屠杀、朝鲜的世袭制、罗马尼亚的大独裁、阿尔巴尼亚的“大明灯”、还有这些制度的国家挥之不去的大饥荒等。在国际共运史上,又有哪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能躲过内乱而偏安一方?没有一种理论能放之四海而皆准,绝对有一种理论撒向人间都是祸。这套理论中的国家机器、政党领袖、人民群众等等观点是错误或者部分错误的。这种理论中所固有的缺陷极易产生崇尚暴力、偏执革命、割裂社会、颠覆传统、毁灭人性、仇视思想、敌视科学、绞杀自由、制造敌人等极端行为。只要不加辨别地以这种理论为指导,已经发生过的“文革”没有远去,还没有到来的文革隐隐约约。虽然我们没看到有大规模内乱的迹象,但一个地区、一个部门、一个系统之内的文革,一直就没有中断过。重庆薄系唱红打黑,政法周派高压维稳、西山令狐拉帮结伙,身居庙堂而蝇营狗苟,无论是思想上行动上还是组织上系统上,都有一颗文革的孽魂。

   其次,对于文革实质的把握,在它寿终正寝四十年来莫衷一是,比较权威的说法:“文化大革命”是一场由领导者错误发动、被反革命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在这里,文革仅仅是一个错误,性质仅仅是一场内乱。错误和犯罪,到底界限在哪里?新中国的第一部刑法,诞生于它的服务对象三十岁生日。也就是说,新中国成立三十年以前,竟然就没有一部刑法。因为那时候没有法律,所以就不存在犯罪,所以再大的犯罪也只能是错误。像犯罪那样去犯错误,想想后果会有多严重?

   虽然文革肆虐时在国家这个层面没有法律可言,似乎就谈不上犯罪。但是,民心人心,有法也有律。焚书坑儒是罪、莫须有是罪、文字狱是罪,文革囊括了这三条大恶并且登峰造极,如山罪案,岂能用错误来轻描淡写?对于罪与非罪的概念,法律学似乎特别强调动机。说文革是罪恶而不是错误,似乎从动机上解释不清楚。当政者长达三十年的时间里没有制定出一部刑法,主观上有渎职的动机,渎职也是罪。以体制内第二号人物刘少奇为首的一大批人物不明不白死于非命,组织指挥者涉嫌故意杀人,岂能无罪?全国武斗,兄弟相残,死伤何止几十万人,谁导致了这场恶果谁就是犯罪,这个理由成立吧?对上述这些话做个总结就是:文革是一场有组织犯罪的国家行为,其实质是反人类、反社会、反传统、反人性。其表现形式具有典型的邪教色彩,通过对他人思想和行为的控制来实现个人的绝对权威。组织者和发动者是人类公敌,参与者是共同犯罪。

   整个社会对文革反思不足,大概还有一种原因,就是当年深受其害者很多人已经作古,新生代对文革的惨烈后果没有亲身体会。无关痛痒之事,也就只能不痛不痒地说说而已。犯法和犯罪,除了动机上的区别外,还有后果上的差别。举个例子,一个人开车违反交通法规撞伤了一个人,构不成交通肇事罪。如果接连撞死了几个人,不管这名司机主观上有没有犯罪的动机,都构成犯罪。我们说文革之所以罪案如山,罪恶滔天,罪大恶极,是因为它造成了千万人的死伤,尽管这些死伤者中有自残行为。是古今中外一切有组织的屠杀中持续时间最长、为祸范围最广、受害人数最多、参与犯罪者最众的人类劫难。它所带来的恶劣影响半个世纪以来仍未穷尽,它所产生的恶果再过几十年也还有发现。它直接毁了一代人,耽误了一代人,误导了一代人,还对好几代人的世界观价值观和生命人权等等观念产生极为深重的负面影响。今天社会上出现并存在的许许多多丑恶,或多或少都能与文革产生某种联系。比如说腐败,今天贪腐几千万元和文革期间有人饿死有人贪污一斤粮票相比性质相当,后果却要轻好多。今天比比皆是的权力寻租,于文革中兴起的特权阶层如出一辙。今天的官员狂妄自大和文革期间高喊万岁有因果关系,今天的政府目无法治源于文革期间砸烂公检法,今天的公权肆意践踏人权有明显的文革私刑的影子。最恶劣的是,文革期间的暴力在独生子女身上延续为暴戾,个人崇拜演绎为对权力的极度推崇,颠倒黑白表现在今天就是一大批政要精英甚至平民百姓的蛮横无理。把我们这个崇尚礼仪,热爱生命,讲究和谐,敬畏自然的伟大民族,试图并部分实现了变成没有理想,只有利益,没有尊重,只有利用,没有公理,只有强权,没有同情,只有欺凌,没有敬畏,只有野蛮,没有退让,只有攻击,没有思想,只有本能的恐怖两脚兽。

   只有这样或者如果能部分这样认识文革,是不是才有底气说:文革,再也不会回来了?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