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不成为下一个雷洋:就要围观不悲观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05月14日 08时10分  阅读:6473 次  评论:1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洪巧俊

  你悲观了吗?你围观了吗?

  近段时间沉闷与悲情的话题占了主流,都与一个死字有关。

  先是西安电子科技大学魏则西之死,引爆舆论,有人说魏则西之死,死在百度与医院;接着是陈仲伟之死,他被患者砍伤数十刀而亡;之后是雷洋之死,这位年轻有为的专家,任职于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却死在嫖娼被抓的途中……

  今天又一条死的话题。川大华西医院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川大华西医院前任院长,我国著名卫生政策与医院管理专家、著名心脏外科专家石应康教授,于2016年5月11日下午不幸辞世。据财新消息,石应康11日是从20楼跃下身亡。据称,华西医院近期被纪委巡视。他女儿石运莹表示:“他心凉了,厌了,想走了。”“勤勤恳恳为华西奉献20年,换来的是这样的结局,不得不说是社会的悲哀,制度的悲哀。”

  石应康女儿石运莹说,石应康之死是社会的悲哀,制度的悲哀,她为何要这样说?

  但魏则西之死,陈仲伟之死,应是制度的悲哀。他们一个是患者,一个是医生,但他们都是死在医疗产业化上。假如老百姓像公务员一样,治病大都不要花自己的钱,假如医生的工资奖金不与效益挂钩,医院的药不比市场还贵,医患矛盾会有这么多,这样强烈吗?

  雷洋之死,也可以说是制度的悲哀,因为他是死在“嫖娼”中。我说过,莆田系的发展壮大,也是得益于繁淫娼盛,有执法经济也取之于该业。如果对嫖娼者只是扣留,而不罚款,与执法经济无关,警察还会这样热衷于抓嫖吗?无论是卖淫者,还是嫖娼者,大多是社会底层的人,真正有权势的人是包二奶,养小三,你听说过警察抓过二奶与小三吗?只听说过95%的贪官包养情妇。

  雷洋之死评论可谓是铺天盖地,人们所关注的不是雷洋是否嫖娼,而是追问他死的真相。有网友说,如果不围观,不去关注,或许你就是下一个雷洋。

  我们必须承认这个现实,当今关注与围观的力量依然是不够的,这是因为还有很多人还有这种侥幸心理,认为雷洋事件离他们很远,在他们的身边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件;还有“事不关已,高高挂起”,认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更多的人不发声、不围观,是明哲保身。于是我想起了那个“女司机被奸污,众人无动于衷,她把大巴开下山崖的故事”。说一个长途车上,几个劫匪见女司机漂亮而见色起意,在车上只有一个身材削瘦的男乘客要见义勇为,而其他的人没有帮助男乘客的意思,反而却添油加醋的让男乘客不要多管闲事。结果在施暴结束之后,女司机把那个男乘客赶下了车,而自己却带着歹徒和麻木的乘客开车开向了山崖。同时我还想到马丁·尼默勒的那句名言。

  雷洋之死,评论如潮,有的文章很悲观,悲观不再有“孙志刚”,悲观于雷洋的死难以真相大白于天下,悲观于删帖……但我不这么悲观,不是检察院在介入该案吗?不是媒体还在追问吗?帖删了,难道人们就不再追问了?显然不是。公民的觉醒,加上这个网络的好时代,删帖是删不完的。

  我们不会忘记培根说的,世间的一切苦难之中,最大的苦难莫过于枉法。雷洋之死,人们所追问的真相就是警察抓嫖是不是合法?

  当今现实大都如此,一个男人在家庭中都是顶梁柱,顶梁柱倒了,这个家庭也就塌了。在我的家乡,男人死了出殡那天,他的女人都会悲痛地哭喊:“我的天啊!”因为男人就是她的“天”。如果一个男人连自己都不能保护,他拿什么来保护他的家人?这种恐惧感能不让人焦虑与悲观吗?

  但我们应把焦虑化为呐喊,把悲观变成围观。

  我们可以悲伤,但不可麻木与沉沦;我们可以围观,但不可厌世与悲观。悲观是负能量的,而围观是正能量的。我们更不能忘记那句话:“关注就是力量,围观改变中国”。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