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则西之死,拷问的不仅是百度!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05月03日 21时26分  阅读:6644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维扬卧龙


  人民日报5月1日报道 被查出患有“滑膜肉瘤”的大学生魏则西,通过百度搜索找到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在花光东凑西借的20多万后,仍不幸去世。1月初,百度因“卖吧”事件广受质疑。时隔3个月,百度再次身陷舆论漩涡,不能不让人叩问:这是偶然还是必然?


  年仅22岁的魏则西死于滑膜肉瘤,他的就医过程牵扯出百度竞价排名、莆田系、部队医院科室外包、监管漏洞各种医疗乱象。人民日报等等主流媒体只把关注点放到了百度排名上,显然是在走偏。当然,并不是说百度无责,它的垄断搜索地位,的确是给了他作恶的空间,它的竞价排名体系,的确是他作恶的工具,但这些并不是导致则西死亡的唯一原凶。


  个人以为,则西是死于我国从上至下的金钱至上主义,是死于无论黑猫白猫能抓到老鼠就是好猫的唯利是图发展观。政府为了GDP,睁只眼闭只眼的进行监管,放纵了莆田系医疗经营模式侵蚀各大公立医院,对民营医院的监管有等同于无,各大电视台、网络媒体、纸质媒体和街头电线杆的宣传,政府不是不知情,不是没有能力管,而是根本就没打算去用心监管,他们信奉水至清则无鱼,浑水好摸鱼。


  虽然国家有法律规定政府举办的、享受国家全额或差额补贴的非营利性医疗机构,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临床科室、医技科室出租或变相出租承包给个人或组织进行营利性活动。然而规定是规定,现实是现实,三甲医院出租科室现象现实是比比皆是,特别是解放军和武警部队,因为他们不属于地方管辖,更是莆田系主攻目标。


  按理来说,部队是国家的卫士,人民子弟兵开办的医院不能像其他商人一样逐利,可惜在我们这个国家制度下,金钱面前没有谁不是奴隶,部队仗着地方管不了的特权,把众多科室都承包给莆田系,默许着骗子打着武警部队的名义公然在网络骗患者。信口开河着各种不靠谱的承诺,无视着广告法的各种要求进行夸大和虚假的宣传,赚着无数患者的血汗钱,糟蹋着他们的健康甚至是生命。


  钱是好东西,能通神也能使鬼推磨。哪怕是中央台,哪怕是再牛气的网站,只要有人给他们足够的钱,他们也会为他们提供平台,为他们充当医托作宣传,任他们舌灿莲花,而丝毫不去审核他们的真假,也无视他们发的内容有无问题。在这一点上,百度的竞价排名系统尤其恶劣,明知拿着三甲医院资质证明申请广告不符合法律规定,明知后来推广的文案多处违反广告法规定,肯定存在问题,还是照样接莆田系生意,原因无它,爱钱,为钱啥都可以让位。医疗相关广告在百度2014年的总营收中约占15%-25%,莆田系在其中约占三分之一到一半,也就是百度总营收的5%-12%。


  国外医院也有民营、国外也有搜索网站,可他们并没有将恶发挥到极致,恐怕值得我们国家深思。百度敢明知有不法信息还给他们竞价排名、莆田系敢伸手医疗体系、部队医院敢科室外包,一切一切的根源就在于我们的监管形同虚设。虽然我们有卫计委和食药监局,也有广告法,但是对违规者除非变成焦点事件时,才会有官方出面处理,一般情况下就私下花钱解决了。即使是公众焦点事件,一般也只是对广告主、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处二十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的罚款了事。


  而在国外,想在Google做医疗广告,必须要有NABP和FDA的认证,排在最上面的Mayo clinic的回答每一个都是经过mayo一共11位专科医生的审核把关,即便这样,Google还是为一次失误付出了五亿美元罚金的代价,在我们国家面对那每年几百亿的收入罚个20到100万,又算什么呢?每年的公关费还不止这个数呢!


  而且,即使是公众聚焦事件,最后的处理结果也不过是罚罚表面的虾兵蟹将,风头一过,莆田系依然活跃在各大医院继续着坑蒙损骗的勾当,百度还是给这些骗子提供骗人的平台,监管层依旧是缺位,直到下一个魏则西事件再次进入公众视野,循环往复,难有改进。此皆因我们的管理思路是和谐稳定,而不是尊重生命健康,就一如出现则西事件,官方引导舆论只是对百度经营理念的道德拷问。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