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现代版指鹿为马正在上演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04月19日 22时46分  阅读:8549 次  评论:4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朱大碌

    今年的春晚,是争议最大的一届。

    开演之前,先为毕福剑出不出来争了一通,最后毕福剑未露面,上演一出红色春晚,似乎是左派得胜回朝。

    但毕福剑未露面,不等于毕福剑已被扫地出门,我说这台春晚是毕福剑导演的,你们相信吗?我认为完全可能。

    因为毕福剑发表非常言论,属于酒后失言,当他不喝酒的时候,发表红色言论,上演红色节目,对他来说一点也不难,相反可能比一般人更强。就象当年的林彪一样,否则怎么叫“口蜜腹剑”?

    左派们如果不犯幼稚病,应该能看出今年的春晚红得有些异样,特别是三大官媒齐上阵,为春晚捧场,有必要吗?能代表老百姓吗?

    非但不代表老百姓,反而是在封杀老百姓,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让人想起文化大革命,全国山河一片红,假的!

    任志强即使是右派,也应有说话的权力。不让讲话的后果,就是大家说假话,这是非常糟糕的局面。

    一旦老百姓被封口,媒体就可以放心大胆说假话,上演指鹿为马、瞒天过海的闹剧。

    比如转基因问题,几张农业部的大嘴就想压倒全国人民,明明老百姓需要的是绿色有机食品,农业部却要忽悠大家吃转基因,媒体也非常配合地封锁国际上禁止和限制转基因的消息。

    比如电池产业明明是一个高耗能高污染产业,在中国却被包装成“新能源”,拖着3吨重大电池的客车无论经济性和节能环保都比直接用电的无轨电车相差很远,中国至今没有一个城市电驱动车达到俄罗斯莫斯科的水平(无轨电车103条线),中国媒体从不报道国外无轨电车发展,对德国电气化高速公路和自由挂线电动货车的重大创新,号称万众创新的中国媒体却象瞎子一样置若罔闻。

    比如人类吃了千万年的普通食盐现在中国买不到,忽悠全国人民吃加碘加料高价盐,造成中国甲状腺疾病暴增。

    比如以拉美化理论冒充经济学,忽悠中国劳动者做廉价劳动力为外国打工,用中国的资源环境为他人作嫁衣裳。

    比如变着法子以股份改制等名义剥夺所有者全民主权,让少数腐败分子在国企称王称霸胡作非为。

    比如中国股市疯狂的新股,吸股民的血让少数内部人一夜暴富,全世界找不到这样不公不正的股市。

    比如央行公然蔑视市场规则,动用近三十万亿人民币买美元炒汇率,创造了不公平交易的世界纪录,给中国造成史无前例的惨重损失。即便如此,央行官员还敢公开宣称用几十万亿人民币买来的外汇储备“不是人民的血汗钱”,其厚颜无耻和胆大妄为远超当年指鹿为马的赵高,后生可畏!

    在红色的烟幕弹下,诚信道德沦丧,斯文扫地,整个上层建筑“黄钟毁弃,瓦砾雷鸣”。红色掩盖不了的是铜臭味,狐狸还是要露出尾巴。

    这些现代版指鹿为马和古代一样,都是欺上瞒下,瞒上不瞒下。下面老百姓不容易欺骗,只有封口。

    中国媒体真的如他们自称的姓党吗?不是,他们表面上姓党,骨子里姓钱、姓私。

    如果他们姓党、就必须姓公、必须姓民。党、公、民三位一体,才是真的姓党。他们应该做人民的驯服工具,说老百姓想说的话。

    但事实上今天的公办媒体都在赚人民的钱,为人民币服务,有理无钱莫进来。千篇一律发表红色言论只是伪装,否则不能解释公办单位为何会产生腰缠亿万的新贵族?不能解释今天在媒体为何看不到听不到老百姓的声音?逼老百姓群起上访,造出史无前例的访民奇观?

    可见红色是伪装色,瞒天过海、指鹿为马、假公济私才是本色。

    这是习 近平改革面临的最大威胁。右派、左派都不可怕,可怕的是阳奉阴违口蜜腹剑派,红皮白心祸起萧墙。

    破除困局的办法,必须斩断金钱的话语权,恢复人民的话语权。

    1、公办媒体禁止一切商业广告,禁止提供有偿服务,彻底破除趋利机制,以公益性为唯一宗旨。

    2、公办企事业、机关的考核由人民决定。每年由人大、政协组织民意调查,人大、政协各自调查结果的平均值,作为对公办企事业、机关的考核结果,分为上中下三等,上等拿全额奖金,中等拿半额奖金,下等没有奖金,领导降级调整。

    3、制定新闻法,允许民间办报刊、电视、网站等新闻文化媒体,但同时禁止提供有偿服务(包括商业广告,有偿版面,有偿节目。不含公益广告)。因为新闻文化媒体属于公共资源,不允许受金钱控制,不得把新闻文化事业作为赚钱工具。所有商业广告只允许在专门购物网站刊登。登广告就不能发新闻,发新闻就不能登广告,二者不可兼得。

    4、所有公办单位取消会计,账目由公办会计事务所统一管理。牟利的事想都不要想,只要考虑如何让人民满意,得到老百姓好评。

    5、新闻法、刑法增加伪造舆论罪,所有以金钱、权力伪造舆论者,将受到法律制裁。如雇人上街、花钱或利用职权删帖、雇人点赞拍砖、封锁不同声音、制造谣言、篡改民意等,都属违法犯罪。

    改革要攻坚克难,权力需要集中。但权力集中于个人,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特别是万众缄口,万马齐喑,难免导致奸人作乱,祸起蕭墙。

    所以权力必须集中与人民,言路必须放开,让左右派都能自由说话,公开论辩,平民与官员平等发言,让人说话天塌不下来,真理总是越辩越明。

    放开言路会不会引发颜色革命?当然不会。颜色革命都是靠金钱操纵,只要切断金钱与誉论的关系,颜色革命就呜呼哀哉。

    像香港那种雇人上街的做法,即触犯了伪造誉论罪,应以刑法严厉制裁。

    多年矛盾的积累,中国已到了大变局的前夜。不是文革,就是变革,二者必居其一。

    当前中国的主要矛盾,是人民大众与权贵利益阶层的矛盾。权贵利益阶层已经在中国形成二政府,隐藏在红旗下,干假公济私图谋不轨的勾当。

    权贵利益阶层不除,党无宁日,国无宁日。

    为了破除困局,必须借助人民的力量,必须借助法治的力量,必须彻底解决人民名义上有权实际上无权的问题。

    权力要集中,舆论要放松,思想要解放,人民要说话,人民一说话,腐败全扫光。

    “九州生气持风雷,万马齐喑究可哀,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