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中国凭什么仇恨日本?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04月11日 22时34分  阅读:7890 次  评论:6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西域武僧

  对于我们的邻国日本,一向怀着两种矛盾的心理对待:其一是二战期间,日本侵略者对我国的军事侵略;其二是自十九世纪前后,日本对中国结束专制,宪政转型的帮助。前者令人深恶痛觉,后者令人心存感激。

  明治维新之前的日本,对中国这一亚洲第一超级大国一向是心存依赖的。形象点说,在明治维新之前,中日两国是两条平行线,中国前进一步,日本前进一步。而明治维新之后,中日两国成为了交叉线,各自走上了相反的道路。

  日本走的是一条开放的,积极拥抱现代文明的道路,直通宪政民主人权自由之路。而中国,则继续在封建集权闭关锁国的道路上摸着石头过河。

  明治维新的肇因是日本黑船事件。当时,美国海军舰队来到日本,在强大的美国海军的压力下,日本德川幕府不得不于1854年与美国签订亲善条约,包括开放口岸通商等等。国门的开放,令日本士子们打开了观察世界的窗户,他们在羡慕西方先进的技术的同时,反思了自身制度上的缺陷。于是,一场轰轰烈烈的改革运动开始了。

  与中国的师夷长技以制夷不同,举起改革大旗的日本人,一下子就发现了制约其发展的,是当时没落的幕府制度。在短暂的尊王攘夷运动被惨烈的安政大狱打压下去之后,日本开始了倒幕运动。但是,推翻权力无比强大的幕府之后的日本政体将为何?日本人幸运地找到了答案:那就是被冷落了很久的日本天皇。

  这一点很像当下的中国现状,民国当归的风声鹊起,与当年倒幕运动中回归天皇正溯,有极其相似的社会背景。也许,这正是200年后,上天赐予中国人的又一个机会:同样面对的一个僭越的政权、同样面临着一个强大的武装机器、同样面临的是一个专制集权对内残酷剥削血腥镇压对外软弱无能的政府,回归正溯,正是对强权统治最决绝的檄诰!

  明治维新之后的日本,面对列强的环伺,奋起直追。同时,身居岛国的日本,也深深地认识到仅靠日本自身的力量,要想实现类同于西方文明一样的崛起,几乎是不可能的。于是,日本有识之士提出了“兴亚论”:与同处东亚的中国和朝鲜,共同完成振兴亚洲的伟业。

  然而,当年满清的颟顸和朝鲜的软弱,最终让日本士人认为与中国和朝鲜共同振兴亚洲是根本不可能的,于是,1885年,日本福泽裕吉发表了著名的《脱亚论》,称:

  “当西洋文明如疹疫流行之际,彼二国(指中国与朝鲜)逆天而行,杜言防川以自闭,实属不智。虽云「唇亡齿寒」,然彼于我无丝毫之助。非特如此,盖因地理相连,西人或将我与彼二国等量齐观,是故鄙彼即非我也。如彼无法可依,西人疑我亦无法也;二国无知,西人谓我亦如此;彼等卑屈无耻,西人则视我之侠义为无物;韩人刑酷,西人思我亦然;凡此种种,不胜枚举。比如邻庄之人皆无法无天,愚昧残暴,偶有一二品行端庄者,亦不免受其累也。如斯例也,今之彼二国於我,有百碍而无一利,此乃我国之大不幸也。唯今之计,我当决断,与其坐待彼等昌明,共兴亚洲,莫若早脱其列,携手西洋诸国,待彼二国,则如西人即可,子不闻近墨者黑乎?是故,我国势必拒此东方之恶邻于心念也。”

  从兴亚到脱亚,日本人内心对崛起的渴望和纠结可见一斑。然而,尽管脱亚论最终主导了日本社会的变革,但兴亚论的思潮,并没有就此终结,而是一直影响着日本对亚洲的政策,甚至导致二次大战的“大东亚共容圈”的口号背后,都有兴亚论的影子。

  在“脱亚论”的理论支持下,日本全面学习了西方现代文明的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制度,并主导了台湾战争、朝鲜战争、日清战争、日俄战争,全面介入了二次世界大战,从而奠定了日本成为世界一流强国的基础。用一句清朝人评价过的一句话:“实乃制度优胜之使然。”

  同时,在“兴亚论”思潮的影响下,日本积极介入中国和朝鲜的改革。

  在我们现行的教科书中,朝鲜战争一直被异化为日本对朝鲜的侵略。事实上,当时的朝鲜早已经不是中国的藩属国,日本早在1879年,便获得了朝鲜的领事裁判权等一切权益。而中日之间甲午战争的种子,便是从日本支持的开化党发动的甲申政变开始的。

  朝鲜的开化党,是朝鲜第一个面向西方先进文明,反抗中央集权封建统治的反对组织。他们希望通过改革,乃至革命改变朝鲜政治环境和体制桎梏,主张“外结日本,内行改革,联日排清,脱离中国,宣布朝鲜独立,实行君主立宪”。而当时由满清扶持的朝鲜守旧势力“事大党”则坚持事大主义,一心效忠宗主国清朝,墨守成规,不思改革。事实上,朝鲜战争乃至后续的中日甲午战争(日本称之为日清战争),是支持朝鲜改革的日本和支持朝鲜继续独裁统治的满清之间的一次总决战。这场战争从1884年的朝鲜甲申政变开始,一直较量到1895年的中日甲午战争。甲午之后,朝鲜彻底摆脱了清廷的控制,投入了日本的怀抱,并开始了艰难的资产阶级革命。

  在当时的东亚地区,除了满清的宿敌日本之外,还有一个来自西伯利亚的沙俄。但是,如今的教科书几乎从来不提沙俄对中国的侵略。1900年,发生在我国东北海兰泡的江东六十四屯惨案,拉开了沙俄对近代以来对中国实质性的领土入侵。可以这样说,九一八事变之前,日本从来没有对中国有领土性的侵略,而且还帮助清政府夺回了被沙俄侵占的东北。

  沙俄凭借着强大的武力,借着镇压东北义和团的名义,调动了15万人组成4个军强占了东北全境,而当时的满清却根本无力抵抗沙俄的入侵。时任俄国陆军大臣库罗帕特金公然叫嚷:“我们将把满洲变成第二个布哈拉。”沙俄也将入侵满清,建成远东第一不冻港的计划,称之为“黃俄罗斯计划”。在这种情况下,满清政府不得不运用屡试不爽且又屡次吃亏的“以夷制夷”之策,暗中鼓动日本在中国的东北跟沙俄决战一场。

  最终,这场战争以日本胜利告终,同时也让中国人明白了:专制国永远无法战胜宪政国的道理。但是,中国也无可避免地为这场战争付出代价。东北三省生灵涂炭,作为支付给日本的军费,满清还将原属沙俄在东北的利益:包括旅顺、大连湾原属沙俄的租借利益,和中东铁路南段的利益交付日本。这也是日本在中国东北进驻“关东军”的由来,并埋下了九一八事变的导火索。

  总体来看,尽管现行教科书上指出日俄战争给近代中国东北带来多少灾难,但事实上这对当时的满清政府来说,却是所有可能的选项中最占便宜的选项。在日本人付出了死伤10万军人的代价后,东北全境重新回到了满清政府的手中,而东北租借和铁路利益问题,又重新回到了沙俄入侵以前的格局,只不过受益方从沙俄换成了日本。

  国必自伐而后人伐之。积弱而颟顸的满清政府,与痛下决心进行变革的日本政府,其差别正在于此。
  日俄战争结束后,满清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认识到,专制国(沙俄)永远无法战胜立宪国(日本),因此,中国必须效仿日本推翻满清专制,重回汉人的正溯。同年,孙中山受日本友人之邀重回日本,合并兴中会、光复会和华兴会为同盟会,正式提出“驱逐鞑虏恢复中华”的口号。

  日本在“兴亚论”的思潮影响下,对中国追求现代文明民主宪政的力量,一向是支持有加。早在戊戌变法时,日本原首相伊藤博文便自愿来到中国,为当时锐意改革的光绪帝提供顾问服务。而戊戌变法失败后,康有为梁启超等维新人士无不获得日本及其他西方国家的帮助,才得以逃脱清政府的追捕。

  自改革之声日渐消沉,革命之声日渐成长之后,日本对中国革命派的支持越来越大。兴中会等一批革命团体在日本逐渐发展起来,并且受到来自日本官方和民间的巨大支持。蔡元培的光复会,在日本试制炸弹,积极投身于晚清时期对清政府官员的暗杀之中,这与日本政府有意无意的默许,也是分不开的。据统计,组成中国国民党的早期革命组织,从日本获得的各种资助将近20万日元,而当时日本普通工薪阶层月薪仅为20日元。

  事实上,日本也明白,一个文明而强大的中国对于一个走向开放文明的日本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也是日本的实际利益所在。

  但是,这个文明而强大的中国,如今却在哪里?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