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20万孩子信息打包卖,谁干的?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04月09日 21时50分  阅读:7247 次  评论:1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维扬卧龙


  华商报4月7日报道  个人信息泄露已不是新鲜话题。不过,买卖孩子信息的行为你见过吗?只需花32000元,就能买到济南市20多万条1-5岁的婴幼儿信息,顾客还可以选择买哪个区的。


  个人信息被盗卖,相信公众不陌生。但凡是拥有手机的客户,都能体会到。只要有出示过身份证填过相关单据后,各种骚扰信息会接踵而来!如果只是骚扰短信那还罢了,大不了不看。可是那些骚扰电话,真是不胜其烦,各种推销广告电话,可不管接手机的对方现在是什么状况,忙还是不忙,照打不误,除非不开机!


  现在要求公众实名的地方越来越多,大到去政府办事购房购车,小到超市办卡快递寄包裹药店买药,都要求出示身份证,更别提各行各业的招聘、街边促销填单,社交网站注册以及名目繁多的各类调查、网购物品等,都要求详细填写个人信息,特别是就业招工时,就差啥时不尿炕需要填了。如此多的地方需要个人信息,讽刺的是至今我们国家还没有一部独立的个人信息法!


  数据化时代,个人信息于公众来说,这重要性可想而知。可奇葩的是,我们国家需要个人信息的地方很多,但是保护个人信息的手段却极少,只有盗卖个人信息给受害人造成致命事件发生,才会偶尔有一两起被查。也就是说,有人利用个人信息保管权,坐山吃山靠海吃海,只要买家没拿去杀人害命,一般都不会被查。打个电话骚扰推销广告什么的,官方大多视若无睹,充耳不闻。


  尽管我国《刑法》、《网络商品交易以及有关服务行为的管理暂行办法》、《信息安全技术公共及商用服务信息系统个人信息保护指南》等等法规也零散规定泄露公民信息有罪,特别是刑法还分出了出售、非法提供公民个人信息罪,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等罪名,并且给出量刑建议,情节严重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但是没有明确说明什么情况下叫情节严重,一切全凭司法人员自由裁量。


  这一点上我们显然和国外对公民信息的保护存在差距,新加坡公职人员要是有盗卖公民信息行为,会罚款100万新元;欧盟的话,违法企业将面临全部营业额5%的巨额罚款,而我们只是最高三年,还要司法人员觉得是特别严重的前提下。这么低的违法成本如何抗拒得了巨额利益的诱惑?轻轻松松只是复制下文件,转手就能获利成千上万,拜金主义者还会认为这事不能干?


  就比如济南这20万孩童信息,绝对不会是孩子泄露出去的,新生婴儿的信息只有三个出处:出生医院、辖区派出所、疫苗接种地。既然刑法第253条特别强调了这么几个特定主体:国家机关或者金融、电信、交通、教育、医疗等单位的工作人员,如果将本单位在履行职责或者提供服务过程中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或者非法提供给他人,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那么济南警方就应该一查到底,看看这些孩子信息是怎么流露出去的,因为这实际上已经触犯了刑法,必须要有人承担刑事责任。成人还有可能是自己参加社会活动泄露了个人信息,刚出生的婴儿信息也泄露出去,那公职人员们还有什么借口可以推卸责任?既然无从推卸,就必须查出是谁干的,然后将他们送到该去的地方去!


  大数据时代的可怕,就在于他比我们自己还了解我们,一旦信息泄露,就等于裸体在人前,再无隐私可言,不但会遭到垃圾短信骚扰电话广告推销,还有可能会遇到诈骗,甚至在自己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开了无数家网络银行信用卡,背了一屁股网贷,还有可能被心理变态人用来报复社会索命!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