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孔夫子,中国人的人格分裂之祖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20年06月23日 08时54分  阅读:433 次  评论:1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黎 鸣

何为人格分裂?人格分裂即:人性的三种最基本的动力源、智慧力量之源的分裂,或最基本的人类品格的分裂。它们即:人的本性、理性、悟性(精神性),或人的头脑之能、手脑之能、心脑之能,或简言之:人的言、行、思三者之间的分裂,甚至截然地割裂。

在我前面的一篇文章之中,我谈到了“中国人为什么缺乏制度的智慧”的问题,我的答案是:中国人作为一个人类群体的言、行、思的工具、条件、程序等等,也即真理性的制度、真实性的制度、真诚性的制度三者之间的严重的割裂。其实,还可以继续深挖,中国社会制度性智慧的割裂,实际上根源于中国人人性、人格的分裂。也即是说,中国人群体的言、行、思三者之间的割裂,正是根源于中国人个人的言、行、思三者之间的割裂。

这种“分裂”、“割裂”最终源于何处?

我的结论极其清楚:源于独尊儒术以来的中国儒家的文化传统,更往深挖,实质上,即直接来源于孔夫子及其《论语》。

孔夫子在其《论语》中虽然说了大量好听的话,但在最关键、最重要的“言”、“行”、“思”三个方面,全都说错了。孔夫子在《论语》中所有的论说,均围绕着“正(政)道”和“礼”为核心。孔夫子的“正道”是无可移易的先王“尧、舜、禹、汤、文、武、周公”的人治的专制之道;孔夫子的“礼”是同样无可移易的“天子、诸侯、大夫、士、庶民”的等级制度之“礼”。孔夫子要求中国人的生命全都只是学礼、知礼、言礼、行礼、思礼,然后“克己复礼”,简直就是终身终世为礼而生,世世代代为礼而死(顺便问问,孔夫子在《论语》中告诉了中国人人生的价值终究是什么吗?没有,除了“礼”之外,什么也没有。这就足以证明了孔夫子及其《论语》的“价值”和可能的危害),而且“非礼勿言”、“非礼勿动”。孔夫子要求人们的“言”、“行”均以“礼”为准则。这与我们今天的常识:“言必以真理为据,行必以实效为则”完全相悖。

更有害的是,孔夫子教导中国人“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而且应做到“臣为君隐,君为臣隐”,“子为父隐,父为子隐”,这正是孔夫子及其《论语》最能迷惑人、并最能毒害人的奥秘:他总是拿着父子的招牌来隐蔽君臣场合的坏事,他总是拿着家庭的招牌来隐蔽国家场合的坏事,他总是拿着私情的招牌来隐蔽公共社会场合的坏事;他事实上是让中国人永远君父不分、家国不分、公私不分,所以,中国人在撒谎、欺骗、贪污、受贿、腐败……,总之,在做了一切邪恶的事情之后,永远都不会内疚、永远都不会自责、永远都不会脸红,总之,永远都不会感到可耻。中国人(尤其位高势重者)即使在做了极坏极坏的事情之后,还能保持雄赳赳、气昂昂,甚至还更要杀人。孔夫子的这些言论,事实上是在公然倡导人类“言”、“行”、“思”的完全割裂,倡导中国人的人格的完全分裂,实质上是完全否定了人类社会的公共性,否定了人类真正公共的道德,而这才是老子所倡导的真正道德。

甚至还更有害的是,孔夫子要求中国人做到“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索性要求中国人自愿放弃自己的脑袋,做一个无脑人。一个“无脑人”的“言”、“行”、“思”会是什么样儿呢?只能是绝对的相互割裂,从而中国人的“宿命”也就只能是绝对的愚蠢,这种愚蠢一直保持到今天。严格地讲,这是两千多年来儒家文人对中华民族所犯下的罪行,这种罪行的根源正就在孔夫子及其《论语》。直到今天,中国文人还在胡诌“半部《论语》治中国”(包括于丹女士),真是中国文人瞎尽了眼。两千多年来饮鸩止渴,现在还要继续饮鸩止渴。中国人真是个吸毒(儒家文化之毒)严重成瘾,甚至食痂成癖的民族。真是太可悲了!

我非常希望我亲爱的同胞能认真听听我的发自内心的呼声,不要再被孔夫子《论语》中那些好听的话迷惑了。可以这么说,孔夫子几百句好听的话的力量加起来,也绝对抵不上他几句有害的话的作用(见上)。为什么?因为他所说的好听的话,绝大多数连他自己都是做不到的,也实际上难以做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他自己做到了吗?连他自己也承认:“世无好德如好色者也”;更糟糕的是他的行为,他一当上中都宰,掌了权,首先想到的就是要尽快杀人。杀谁?杀少正卯。少正卯是何许人也?是一个与孔夫子在办私学上进行竞争,并且打败了孔夫子的同样是民间思想家、教育家式的人物。孔夫子一掌上权便急急忙忙杀人,而且杀的是他一直都非常嫉恨的人,这是明显的假公济私、公报私仇;而实际上,少正卯又何曾与他有私仇?孔夫子完全是嫉贤妒能、嫉妒杀人。孔夫子真是那么“真诚”吗?两千多年来中国人为什么就不能质疑一下呢?还是因为极权专制者的护短而不敢质疑呢?事实上,缺乏真理信仰、缺乏真实求知,孔夫子的“真诚”原本就是建立在沙滩上的虚假玩意。两千多年来,中国人受到历代充当御用文人的儒家伪君子们的严重蛊惑,今天的儒家伪君子们又在起哄了(我请同胞们注意这些想当今日“大儒”的人们,关注他们的言行和动向,郑家栋这位“大儒”正是他们“杰出”的代表),以至今天,中国人对孔夫子的“真诚”仍旧痴信不疑。

尽管如此,我仍然不想彻底否定孔夫子。在两千多年前人类蒙昧的时期,孔夫子能够说出那么多好听的话来,也决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我绝对要提出老子、墨子与孔夫子三足鼎力,因为正是老子所讲的道德(真理及真理之得)和墨子所讲的名辨之理(理智及理性的技能)可以中和孔夫子《论语》中的极为有害的毒素,关于这点,我会在后面陆续讲解。

可恶的是,汉代以来“独尊儒术”的历代儒家文人,这些极其可恶的伪君子们,他们以孔夫子为中华民族惟一的精神之父。而严峻的历史事实告诉我们,孔夫子也的确因此,而不折不扣地被塑造成了中国人的人格分裂之祖,实质上是中华民族的奴性、愚昧之祖。

人格分裂的结果在个人,是愚蠢和奴性;在家庭,是贫困和不幸;在国家、社会、民族、群体,则是永远的人治、专制、不开化、不文明、无科学、无平等、无民主、无自由,在近代,则是明显的落后、挨打,受人歧视,让人瞧不起。

我再重申:孔夫子,的确是中国人的人格分裂之祖。这个结论,已经由中国一代一代的历史所证实。而儒家文人,则是一帮不折不扣的伪君子,一帮严重的人格分裂者。他们的“言”,永不知真理为何物;他们的“行”,与真实有效的知识毫不相干,是一帮干不了任何实事的“无行”者;他们的“思”,全然与逻辑无关,除了做白日梦,搞阴谋诡计,表假真诚之外,他们的确是一群现代文化中的废物。两千多年来,正是这帮废物弄政,弄得今日的中国积重难返。

两千多年来的儒学是个巨大的陷阱,是个让人不能不人格分裂的精神陷阱。独尊儒术之后的儒学更是不折不扣的人格分裂之学。如果不经过认真的批判、清理,千万莫要轻易让年轻人,尤其是儿童们去读经,特别是去读《论语》。我请求我亲爱的同胞们,尤其年轻的同胞们:清醒!清醒!!清醒!!!。我最亲爱的年轻的朋友们,自己为自己启蒙吧,向着真理、向着真实、向着真诚的启蒙之路,勇敢地前进!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