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为什么有没有人监督你都要爱国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20年06月07日 21时21分  阅读:328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渤海莫大

昨天一个移民美国的朋友在微信里跟我诉苦,她说她以前在国内的几个出身国内名校的好友,投资移民到了美国,朋友们聊起国内状况,产生了很大分歧,朋友几乎都没得做了。

原因是我的这位朋友认为拆拿国从制&度到文化都不如美国,而她的那些朋友们则坚决反对,他们认

昨天一个移民美国的朋友在微信里跟我诉苦,她说她以前在国内的几个出身国内名校的好友,投资移民到了美国,朋友们聊起国内状况,产生了很大分歧,朋友几乎都没得做了。

原因是我的这位朋友认为拆拿国从制&度到文化都不如美国,而她的那些朋友们则坚决反对,他们认为拆拿落后是暂时的,以前并不落后,以后也会赶超,即使是当下,也未必就不如美国。

我的朋友问了一个大家熟知的问题:既然你们认为拆拿那么好,为什么费这么大力气移民美国呢?

如你所料,这个问题一出,她的那些朋友们立即恼羞成怒,数典忘祖,龙的传人,民族尊严,三大件一齐上阵对我的朋友群起而攻之。

明摆着的事实他们不承认,总要胡搅蛮缠出自己的道理,中心意思就是他们很爱国,拆拿很伟大。朋友们很懊恼,问我这些人到底是什么心态。

我说,首先要承认他们是真诚的,没想故意撒谎扯淡。但是他们的“真诚”太廉价、太愚昧。这就像当年驾驭飞机撞向美国军舰的日本神风敢死队一样,真诚,而愚昧;又像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一样,同样真诚而愚昧,并且不乏感人的元素。

制造这种人格的就是集体主义教育。说日本神风敢死队是集体主义教育的产物,一般人都能理解和接受,其实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病例中,患者对劫持匪徒的热爱,和专&制&统&治下民众的爱国情结是一样的,只是袖珍了一些而已。

根据真实事件拍摄的电影《浪潮》,其实也是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它的本质同样是集体主义教育的产物。

集体主义教育在拆拿历史悠久,夷夏之辨是拆拿人的一个潜意识底线。不过,拆拿人不同时期的夷夏之辨并非恒定不动,而是随着最高统&治&者的变化而变化的。

比如满清灭明之前,拆拿人认为满人就是一群蛮夷鞑虏,而当被强力征服和统&治不久之后,拆拿人便个个口称“我大清”了。这就是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人格,给那些人质隔一段时间换一个绑匪,只要绑匪够狠,人质就会见机行事,不断效忠新的主人。

让我那位朋友感到很懊恼的那些人,本质上就是一群斯德哥尔摩患者,问他们“既然拆拿好,为什么想方设法来美国”这样的问题,只能让他们恼羞成怒,因为他们意识不到自己的病情和病因,又回答不了对方的质问,恼羞之下,不揿桌子只是他们顾忌自己北大毕业的身份罢了。

跟集体主义对立的是个人主义。个人主义不拿自己以外的概念说理,什么民族啊,国家啊,种群啊,同胞啊,都不能用来绑架一个人。

有一次曹县死了一车拆拿赤色游的人,我表示幸灾乐祸。有个人斥责我说“毕竟都是同胞,并且死者为大,政见再不同也不应该幸灾乐祸。”

我说:一、胞,是子宫。同胞就是出自同一个子宫的兄弟姐妹,别人跟我扯什么同胞?二、说什么死者为大?他们刨孔子坟的时候管什么死者为大了吗?他们刨炎帝陵的时候管什么死者为大了吗?杀拆拿人最多的就是拆拿人,你所说的“同胞”!

集体主义和个人主义仍然不是最根本的原因,它还有一个更深层、更本质的原因,就是世界观。也就是产生这两种意识&形态的原因。

催生个人主义意识形态的,是基督教。基督教“因信称义”的信念,“每个人向上帝各自交帐”的教义,是个人主义的根源。基督教告诉你,你不可能因为爱国、爱族,爱同胞而具有牛逼的资格,你只是你自己,在生命意义的层次上,你父母根本帮不了你。也许会因为他们的既是好心又是愚昧,害了你。

在这种信仰下,集体、国家、种族、甚至家族、同胞,都不足以成为终极依靠,只有这样,《浪潮》那样集&体&主&义的东西才有可能不再祸害你。

下面讲拆拿国的情况……好了,为了不伤害你脆弱的小心脏,留待下一话题吧。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