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六年来,我们看到了什么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9年03月17日 07时33分  阅读:758 次  评论:3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闵良臣

六年来,管控,一天比一天严厉,言论,一年比一年逼仄,现在连国王“万岁万岁万万岁”的横幅都喊出来挂出来了,所以说,一言以蔽之:一天比一天倒退。不知道想干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干!六年多前不也挺好的吗,也没听说政权不稳,更没见天下大乱。怎么到了这六年就容不下了呢?就像有网友不解地问:也不知他们到底害怕什么?是啊,害怕什么呢,有什么可怕的呢?前面的都不怕,怎么到你这儿就害怕了呢?

后来从手机微信看到清华大学教授孙立平一个微视频,谈的也是这个“问题”,即他们到底害怕什么。孙教授的意思,其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他们害怕什么,就是总觉得哪儿不对劲,总担心会出问题,因此害怕。具体怕什么,你去问他们,他们肯定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还是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社会政策研究所执行所长李楯教授,应天则经济研究所2019“新年期许”论坛约稿,做了一篇文章,题目叫《我的新年期许:把“人”放在第一位》。文章开头有这么一段话:“说‘有一千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好,没有一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坏’,提出‘构建不冲突、不对抗、合作共赢新型大国关系’,以及,提出‘人类命运共同体’,我赞同。但只说不做,解决不了问题,自己的说法相矛盾,或说与做不一致,也不好。”

怎么能“说与做不一致”呢?现在已不是皇权时代,不论什么人,即使贵为总统、主席、总书记,你说什么做什么,总不能总是自相矛盾,总要自圆其说,否则何以服天下?

可这六年来,我们看到的是一句又一句空话,一个又一个自相矛盾的说法做法,从来不考虑能不能自圆其说。这不好。为人类提供“中国方案”也好,要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也罢,首先要求言行一致,不能口是心非。一个文明的人类,绝不可能答应你打造出一个喜欢说谎的人类,答应你打造出一个“说与做不一致”的人类。

六年来,看到乃至亲身感受到一次又一次对言论自由的打压,以至于这个人口第一大国,对喜欢说几句真话的人士一个又一个等于禁言;把他们的专栏、博客包括微博全部封掉或删除,且专门发文,不许新建,以达到消除这些人影响而后快。如不能说让人大跌眼镜,那就真让人“开眼”了。特别是今天又看到有人在帖子中列出一长串名单,有几十个人,像是都“消失”了,因为不知道他们在哪儿,或者据说强迫用化名。你说这有多恐怖。

还是今天,在手机微信中又看到有人掐出一分钟微视频,是北京语言大学汉语学院教授、著名红学家周思源几年前一演讲片断,在谈到清宫戏泛滥时有几句话是这么说的:“我们现在的这些清宫戏太多了,其中有的已经超越了戏说,成了胡说了。所以我感觉到,我们现在在某些清史的观念上,需要有一些调整,而它最基本的一点,就是在我们的清史当中,应当描绘出清朝为什么必须灭亡这样一个最基本的道理。帝国主义入侵是一个外因——我们都读过《矛盾论》,内因是变化的根据,外因是变化的条件,没有帝国主义入侵,清朝也应该灭亡,也必须灭亡,因为这个朝代太腐败,太黑暗了!”特别是最后几句,从视频中可以看出周教授是何等激动,简直就是愤怒且诅咒似地大声疾呼。

由于互联网的兴起,人类已不可阻挡地进入“自媒体”时代,无数网民面前都有一个“麦克风”,而这些人每天就是在网上包括微信上发几个帖子,发发牢骚,包括他们对这个世界的看法。你说这有什么啊,跟西方民主国家相比,简直温柔到天上去了。

然而,这个国家有人不能容忍,一次次下令,加大管控力度,管控到无数网民难受得要死。管控到现在,六年前在这个国家报纸杂志上都能发表的文章,居然现在的互联网或微信公众号上都发不出来,真不知是国家病了,还是这个国家的什么人病了。

由六年来所看到的,又想到中国历史上周厉王弥谤,遗臭万年,且其本人后来下场奇惨。这有历史记载,想学周厉王的人最好先去先翻翻他的历史。

本人说过,周厉王之前的历史大约需要考古,但周厉王的历史一定是真实的。对这种民夫独贼,人们一定有刻骨仇恨,不可能不记着。

还想到这个国家的宪法,第三十五条明明白白:“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可全世界都知道,这是一纸空文,七十年来,从来没有实行过,也就是包括李锐在内的一些勇敢的知识分子所说的,这个国家:有宪法,无宪政。文革期间无法无天,下至普通百姓,上至国家主席,任何人的自由都得不到保障,因此文革中的“自由”,是伪自由。

还想到电视连续剧《走向共和》——巧了,剧中孙中山有一大段演讲,也是讲“六年来”,有些话简直就是像在讲今天,不妨再听一听:

我们本来是共和国,可怎么一次又一次地出现了封建主义专制主义的东西?这个问题不解决,专制复辟,就是必然的,共和国就永远是一个泡影!

共和的观念,是平等、自由、博爱嘛。可民国六年来,我们看到的是什么?各级行政官员都视法律为粪土,民众,仍被奴役着。

民国应该是自由之国。自由是民众天赋的权力!可民国六年来,我们看到了是什么?是只有当权者的自由,权力大的有权力大的自由,权力小的有权力小的自由,民众,没有权力,没有自由。

民国应该是博爱之国。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可民国六年来,我们又看到了是什么?是只有民众,对当权者恐惧的爱;而当权者对民众,只有口头上虚伪的爱。那种真诚、真挚的博爱,我们看不到啊!

民国,更应该是法制之国。可民国六年来,我们看到的是行政权力一次又一次地肆无忌惮地干涉立法:你不听话,我就收买你;你不服从,我就逮捕你,甚至暗杀你。立法者成了行政官员随意蹂躏的妓女!

那行政是什么呢?行政,应该说是大总统及其一整套文官制度,应该是服务于国民,行共和之政。可民国六年来,我们看到的是什么?是一个打着共和旗帜的“家天下”,在这个家天下的行政中,我们根本看不到透明的行政程序,更看不到监督之制。那些行政官员是如何花掉民众的血汗钱,民众不知道那些行政官员把多少钱揣进了自己的腰包!

…………
我想请问你:我们不要共和了吗?难道共和真错了吗?
如果我们不要共和,那我们有的,就永远是专制;
如果我们不要共和,那我们有的,就永远是被奴役!

一百年前孙中山所看到的,今天不是仍然堂而皇之地出现在十几亿中国人面前吗?一百年前且不能容忍,一百年后的今天,人类早已进入现代文明社会,我们又怎么能容忍得下去?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