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儒文化:谎言的秘密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7年06月13日 09时15分  阅读:2277 次  评论:1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苏小草

   曾经有朋友说过这样一件趣事:中国的女人嫁到西方民主国家离婚率奇高,结婚不久便会离婚,更少有白头到老的,主要原因居多不是感情不和,而是中国女人习惯说谎话,而且习以为常,外籍丈夫实在难以忍受。比如,拒绝友人外出邀请时,需要在家照看孩子,中国女人往往撒谎说自己生病了;自己生病了,往往又会说需要在家照看孩子,诸如此类。日常生活中,真真假假难以辨识,这种近乎无意识地撒谎西方人是很难接受的,语言交流的习惯不同,久而久之,夫妻离婚就在情理之中了。

   西方民主国家是尊重言论自由的,生活中没有谁会被逼迫撒谎,也没有必要撒谎,嫁到那里的中国女人,为何总是会出现撒谎的怪异行为呢?只能有一个原因,文化因素沿袭的潜意识造成的。我们知道,行为方式是由一种思维方式决定的,也即是说,中国传统文化的基因中含有习惯撒谎的思维方式,正是这种思维方式导致中国的女人不由自主地撒谎。那么,这种文化基因是从哪里来的呢?我的判断是传统的儒文化。这种说法是有充分依据的。

   儒文化的撒谎基因就是其混淆是非、逻辑混乱的思维方式,这种荒谬思维方式的诠释就是孔丘所言的‘讳畏隐’,犹如魔咒一般,受到其深度感染的人往往难以摆脱掉,即使长久地脱离这种文化环境,在新的文化环境中生存,同样难以控制其发作。说到这里,有人往往会用‘善意的谎言’对此给予辩解,但‘善意的谎言’不能作为家常便饭,而我们往往把它日常化、合理化,甚至于顺理成章地上升为一种‘流行’的传统文化,不给予负面的充分正视,这就非常可悲了。倘若如此,生活中,还有什么值得相信呢?人与人之间又如何建立互信呢?尔虞我诈、坑蒙拐骗岂不成了绝对‘真理’!

   在儒家文化的‘道德’律条中,父亲偷了别家的羊,儿子为其隐瞒真相是一种‘孝道’行为,是‘正直’的表现,正所谓:‘讳畏隐’——直在其中矣。有人把它视作‘亲亲相隐’的非罪推定,并将其与西方法典之犯罪嫌疑人的亲系回避证供相提并论。事实上,它们之间完全是两码事,西方法典的这种规定是为了避免假证,而非实证的发生作出的。因为,情感因素是作假证的自然天敌,倘若取消这一规定,亲系作假证的几率便会大幅提高,从而不利于厘清事实真相。因此,儒家‘讳畏隐’的道德律条,除了助长撒谎的歪风邪气外,并无其它积极作用,更不是‘正直’的表现,只能加剧人的道德败坏。事实上,在中国,人们总一厢情愿地把撒谎的习惯完全归咎于威权体制,而忽视文化因素,这也是有奶便是娘的‘饭碗说’。问题是,在威权体制的狭缝中,说真话的空间也是广泛存在的,但我们耳濡目染的却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麻木冷漠,甚至于助纣为虐、为虎作伥,言论自由的空间一再被压缩。因此,威权体制的存在绝不能成为必须撒谎的充分理由,儒文化培育的思维惯性才是国人习惯于撒谎的根本原因。

   一团糊涂,谎言是不能追问究竟的,它要靠不断地罗织谎言搪塞,否则,就会失去应有的效用而旋即破产。撒谎的思维惯性来源于一种撒谎的文化基因的深耕播种,它是潜移默化的,‘讳畏隐’是避免谎言被揭穿的最后一道防线。比如,在与儒生辩论中,往往会出现这种荒诞的情况,当你引述儒家的经典名句批驳时,儒生马上会狡猾地另找出一句与你批驳内容的语义似乎相反的句子给予‘证伪’,并说自己的解释无比正确,不容反驳,至于前句的驳论则置若罔闻,当你反过来批驳,同样如此。尽管两者逻辑上是不可能贯通的,但儒生认为没有必要过问两者的逻辑关系,并污称你是断章取义,自己的说法才是正解。事实上,这正暴露了谎言文化的基本成因,它是由谎言、‘讳畏隐’神圣化及搪塞谎言等三大要素构成的,或者说,所谓的儒文化就是一种谎言文化,它起源于一种江湖骗术。

   史实上讲,上古儒者是一群由游手好闲之类似乞丐的流氓人群构成,乃丧葬嫁娶跟班闹腾表演巫术戏法混饭吃之流。上古这种巫人是一种职业‘吃客’,后来,逐渐形成气候,寄生于达官显贵之门下,专事击鼓吟唱愚稽逗乐以啖食,与作戏之侏儒等称。可见,儒文化是一种源远流长的杂耍文化,其起源于一种江湖骗术也是合乎史实与逻辑的,最终升级成权谋文化也是必然的。‘三人行,必有我师’,‘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骗子一个比一个高明,权谋本身就是一种‘高级黑’,只有高级骗子才能玩得转的。生活在谎言编织的文化之中,并将其作为命根子的主流文化弘扬,‘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中国人骗人骗己、自欺欺人的悲剧命运就这样早就注定了!

   谁说穿谎言谁就是离经叛道,‘学而优则仕,仕而优则学’,学以致用,传播谎言不仅是道德高尚,而且还可以入仕而高人一等以光宗耀祖、名利双收,有谁会傻到去揭穿它呢?久而久之,谎言编织的文化潜网裹挟着口腹蜜剑的柔情,铺就了一条功利主义的罪恶险途,谎言的记忆在龙飞凤舞的意淫妖娆中被迷失遗忘,其独树一帜的功用却在权谋的暗潮黑幕中被深刻加强。这就是儒文化的奥秘所在,它是由谎言罗织堆砌而成的文化赝品,只是一种‘文化骗子’行骗的道具而已,这也是其阙失逻辑体系结构的根本原因,随机杜撰捏造,随机烧烤叫卖,谁都不要指望谎言具有任何逻辑体系结构。谎言构造的话语体系是支离破碎的,必然导致互相欺骗的行为范式,并演绎诡异离奇、自相残杀的历史轨迹。

   ‘信徒’是指,从信仰的高度对某种学说或宗教持坚定信念,并按照其教义付诸行动的人。我对儒家信徒的主要特征概括如下:其一,遵行等级伦理教条,反对人人平等的信仰;其二,高调‘德主刑辅’治天下,倡导威权政治,拒绝民主法治;其三,推行‘讳畏隐’的舆论一律,反对思想言论自由。在中国,这应该是儒家信徒的主要特征,三要素互相补充、紧密一体。儒家信徒均是自觉不自觉的谎言家或骗子。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