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大国的衰败总在经济繁荣期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7年05月31日 14时10分  阅读:2272 次  评论:2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愚公部落

   在没有恰当的制度来保障一国最初的秩序与活力的大国,无不在经济繁荣期走向衰败,因为伴随着经济繁荣,如果制度不能满足人们的安全与自由这两项基本需求,势必形成对财富与权力无限度追求的畸形社会氛围。越是缺乏安全感,越是需要更多财富与权力;经济越繁荣,攀比追赶之紧迫性越甚。最后导致全社会道德溃败,所有人对社会失去信心。

   如中国的明朝,皇室与大臣共治之下,无论东西厂如何强力反腐,不受全社会约束的权力依然无时无刻不在破坏规则,老百姓与官员的安全感越来越低,经济越是繁荣,全社会腐败的情形越是严重。最后,反倒被仅有几十万人口、但规则意识特别强的努尔哈赤部落彻底征服。这不是满清士兵的战力有多强,而是绝大多数汉人已经厌倦了旧秩序,内心其实盼望着白山黑水的新鲜空气吹进汉家大地。

   如至巅峰状态的罗马,由于版图过于庞大,使得共和国民主制度失效,与执政官抗衡的元老院贵族们肆意破坏规则,人民要求独裁者上台整治元老院贵族,于是就有了凯撒、屋大维。但好景不长,成为帝国之后的罗马,社会风气扭转了一时,而独裁之下,规则被破坏得更彻底,人们的安全与自由需求遭到更大的破坏。即便罗马皇帝及时引入基督教来教化社会,也为时已晚,帝国不可避免地分崩离析。

   《人民的名义》中赵德汉贪污数亿人民币,远超普通人一辈子生活所需。贪污、以及贪了钱却不敢花,都是因为缺少安全感。在一个缺乏规则的社会里,人人都可能受到来自于他人的欺凌与伤害。同事想夺你的位置,出去吃个饭被黑心老板串通警察狂宰,经过洗脚店"被嫖娼"……当你发现公权并不能秉公处理日常纠纷时,只有财富与权力可以保护自己,并且,你的财富相对数量还必须保持某种优势,就必然表现为人心不足了。赵德汉需要钱让自己获得安全感,在不受监督的权力位置上难免不下水。而赵德汉只要贪了一次,就必须不断贪下去,以更多的财富来保护自己。

   周永康、令计划们在同样的路径上走上末路。只要社会缺乏规则,他们就需要更多的钱;一旦贪腐,就需要更高的权力来保护自己。当人人都需要更高的权力来保护自己,则人人成为人人的对手,所有人都缺乏安全感。在政治上,就进入了霍布斯所言的"一切人与一切人的战争"的原始野蛮状态。这种对抗,总是随着经济的不断繁荣而升级。一旦遭遇经济滑坡,由于一直缺乏安全感而相互提防,无法公开协商同步进退,自然容易进入最惨烈的对决状态。

   李自成农民军的军力曾经更是强大,却不能建朝立代。因为李自成除了"闯王来了不纳粮"这类毫无建设性的无政府主义口号外,其贪婪残暴与大明王朝的权贵并无二致,根本不能为社会提供满足安全与自由需求的社会秩序,有了努尔哈赤在白山黑水的崛起,李自成的失败命运早已注定。

   成吉思汗与他的儿孙们的战力虽然不错,但并非打遍天下无对手,如在欧洲最危急时刻,数十万草原雄鹰同样被警醒后的罗马人一战击溃。成吉思汗与他的儿孙们之所以能够横扫欧亚大陆,是他的草原规则完胜当时欧亚大陆上绝大多数早已全面溃败的淫奢社会,如欧洲人事后检讨,也不得承认蒙古草原上冲下来的战争狂人是来惩罚自己"上帝之鞭"。而上亿人口、经济繁荣的南宋王朝,显然更是灭在自己手中——剿灭南宋的,其主力就是投降蒙元的汉臣汉将。

   事实上,人并不是贪得无厌的动物,因为人有精神需求,能够在各式各样的小成功当中获得满足感与幸福感。这就需要安全与自由。古人不知道什么样的制度规则能够满足人们的安全与自由需求,只能依靠"一诺千金"、"说话算数"来保障。但这样的保障只能形成短暂的一股清风,如商鞅治下的秦国,如曾经的草原雄鹰,如从白山黑水走来的汉子,一旦夺得天下掌握了更多资源,没有有效的制度保障,其自身也就快速溃败。

   人类来到今天,早已经确定,只有民主宪政才能满足所有人的安全与自由需求。在法治之下,无论普通人还是官员,均不会受到不公正待遇,每个人追求各自的幸福目标,不再需要疯狂追逐财富与权力,这个社会,自然就能够一直保有经济繁荣与社会和谐了。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