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是你逃离了北上广,还是北上广赶你走?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7年05月30日 21时29分  阅读:2080 次  评论:1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张平

  日前,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通过问卷网,对2000名正在或曾在北上广深工作或读书的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已经离开和在考虑离开北上广深的受访者达71.0%,家乡在县级市的受访者和家乡在中部地区的受访者离开北上广深的愿望最强烈。

  调查还显示,促使受访者离开或想离开北上广深的首要原因是房价高(64.4%),其次是生活成本高(46.9%)。接下来依次是空气环境差(39.7%)、工作太辛苦(36.8%)、落户难(36.3%)和交通拥堵(32.3%)。当被问及离开一线城市后将去哪儿发展,多数受访者表示最青睐一线城市以外的省会或直辖市。

  事实上,“逃离北上广”早已不是什么新鲜话题,差不多有十年的历史了,2010年还被入选了媒体选入当年的“十大房地产热词”。其背后是年轻人对于大都市激烈竞争的抵触,对快节奏高强度工作和生活的不满,对居高不下房价的绝望……

  平心而论,生活在世界各大都市里的人们都会面临各种各样的压力。纽约人有句名言“如果你能在纽约生存下来,那么你走遍天下都不怕了”。这倒不是说纽约的交通设施存在多大问题,纽约人的生活节奏惊人的快,此外,纽约人还要负担全国平均住房水平两倍以上的房价。这意味着,有超过一半租房居住的纽约人,要用月收入的一半以上支付租金。

  对此,专家们觉得:在中国城市二元化发展的背景之下,选择“北上广”却像是迫不得已的事情,之所以有人选择离开被称为是“逃离”,仿佛是有人强制你留下来。多数是逃离北上广只是人们嘴上愿意,而心里面也知道这意味着将放弃更多的人生机遇。

  其实,现在部分年轻人选择“逃离“北上广深的无奈心情是可以理解的。年轻人即使找到了工作,能够进入北上广这样的大城市,但由于户籍,房产限购,汽车限购等限制,他们始终无法融入到城市中,无法平等分享城市发展的成果。等到奉献完青春,需要从城市获得资源的时候,他们却可能成为所谓城市负担,不得不一再面对无法跨越的政策门槛,被迫远离北上广。

  那么在中国,年青人选择逃离一线城市的比例那么高呢?自中国改革开放后,城市化发展的速度十分惊人的。从城市人口看,从20%到40%的城市化率,英国用了120年,美国用了80年,中国仅用了22年。深圳从一个小渔村变成人口上千万的国际化大都市,也仅仅用了30年左右的时间。

  过快的城市化导致了一系列的社会问题。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人口集聚规模远远超过城市的人口负载量,带来环境污染、畸高房价、交通堵塞、资源紧张、高失业率与犯罪率等一系列问题。根据北京“十三五”规划纲要,未来五年,北京市将继续努力推动疏解非首都功能,全市常住人口总量控制在2300万人以内,实现城6区常住人口比2014年下降15%左右。现在问题是,年青人要下决心逃离“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也并不容易。中国是各种资源分布不平衡的国家,一线城市规模越大,占据的资源也越多。特别是畸形的城市化导致了城市与城市间呈现“二元化发展”格局,大中小城市及城市内部在规划布局、产业发展、资源配置等方面原有的不合理现象被加剧。

  北上广等一线城市有着其他地方无可替代的资源与机会,不仅有着更加多的就业机会,而且政治、经济、文化、教育、医疗、交通等资源也比其他城市丰富,与之相对的,小城市就业机会少,各种配套设施、生活服务都远不如大城市。

  其实,当一批人选择逃离北上广深之时,又有更多的人涌入一线城市谋求发展。据人口普查数据,从2011年到2016年,上海流入人口达504万,这一数据在北京有396万,广州274万,而德国首都柏林的总共人口才350万。高校毕业生初次就业集中在北上广的比例,2011年是54.1%,五年后增至60.3%。

  那么选择逃离一线城市是否就是明智选择呢?“逃离北上广”,除了意味着放弃这些物质条件,还可能意味着,要面对小地方人口密度较低、工作机会有限、生活圈子小的现实,承受“关系型社会”、“熟人化社会”和“庸堕型生活”的不堪和不适,对很多人而言,这其实是一种更不明智的选择。

  应该说,一线城市的地方政府为了缓解人口压力,也想尽办法:一方面,为疏解人口,北京多个区提出“治理直管公房非法转租转借”、“群租房和地下空间整治”等办法。此外,不少给外来人口提供廉价房源的棚户区被拆迁改造。

  另一方面,上海等地对外来人口的户籍实行积分制度,只要积到一定数额的分数,就可以允许外来人口进行落户。这也从某种意义上鼓励中高端人才努力为城市的发展多做贡献,只要辛勤付出获得社会认可了,就有可能在自己奉献过汗水的城市落户下来。

  不过,笔者认为,靠抬高房价、整治群租房、有计划接纳外来人口等手段阻止城市常住人口过度膨胀那只是“权宜之计”。中国年青人之所以要到一线城市谋发展,主要还是教育、医疗、就业等源都集中在一线城市中,只要将一线城市的部分功能逐步移至附近的三四线城市,那么对于疏缓人口是有利的。

  迫于生活和工作等压力,现在很多人想逃离北上广深,而一线城市当局也希望引导人口流向其他城市,这样可缓解大城市压力。实际上通过价格等手段,把年青人都赶到其他城市并不解决根本问题。真正要疏解一线城市的压力,就要把集中在其身上的各种资源分散开来,让社会资源能够各地分享,这样人们就不必长途跋涉跑到一线城市里面承担高昂的生活成本了。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