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苏小草:文化、制度与民主原则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7年05月07日 00时21分  阅读:2546 次  评论:2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苏小草


    世界范围内,‘多数取决,保障少数人的权利’是现代民主国家构建公民社会中普遍遵循的民主原则,它是现代民主政治的精髓。‘多数取决’旨在寻求事物的相对‘一致性’规律,理论因果、明辨是非;‘保障少数人的权利’旨在尊重事物的绝对差(个)异性规律,尊道贵德、和睦相处。仅选择‘多数取决’而拒绝‘保障少数人的权利’,必然酿成多数暴政,它是极端民粹主义的生成;仅选择‘保障少数人的权利’而拒绝‘多数取决’,必然导致少数强权,它是极端民族主义的构造。前者悖道离德,后者霸道无理,皆属于古代臣民社会的君主政治,与现代民主政治是背道而驰的。


(一)文化与制度

    有人说,中华民族是个具有传统美德的民族,事实上,倘若一种传统美德是构建在等级伦理道德观的基础之上的,这种‘美德’只可能沦为一种丑德,即自虐和虐人的恶习,或曰:互害斗争。相反,倘若一个民族具有平等自由的道德观,无须标榜传统美德,自然丰沛美德,即自爱和爱人的好习惯,或曰:互补竞生。沿着等级伦理的隧道,前者的‘美德’是通向象征死亡的坟墓,它是一座文化的废墟,是精神黑暗的产物;沿着平等自由的坦途,后者的美德是通向象征长生的庇护所,它是一座文明的大厦,是精神光明的产物。是故,道之华而愚之始,夫礼(等级伦理)者,忠信之薄而乱之首也。

    倘若道德观是一棵大树,美德则是这棵大树上盛开的花朵,真活之树开满美德之花,假活之木长满丑德之果。平等自由的道德观是真活之树,等级伦理的道德观是假活之木,美德繁荣于坚守平等自由的道德观,丑德肆虐于坚守等级伦理的道德观。坚守等级伦理的道德观,越是强调美德越是丑德旺盛;坚守平等自由的道德观,无须强调美德便可美德满园。民主文化是平等自由道德观的生成,‘有德司契’,盛开博爱伦理-契约交易的理想之花,臣民文化是等级伦理道德观的造化,‘无德司彻’,长生尊卑贵贱-权力支配或寻租的堕落之果。民主文化的最大特点是坦诚、平等和宽容,互利互惠、互补竞生,它是博采众长的文化体系;臣民文化的最大特点是专制、狭隘和等级,争权夺利、互害斗争,它是一盘散沙的文化体系。民主文化要求的政治形态是众异纷呈、合作共赢,即民主制度;臣民文化要求的政治形态是禁异强同、权力通吃,即专制制度。民主文化是先进的,臣民文化是落后的,民主文化终究要取代臣民文化。

    无论是国际还是国内,民主化有利于调和和解决各种复杂的矛盾及问题,国家之间,越是民主化程度高越不易发生战争,越是独裁专制越容易发生战争;国家内部,越是民主化程度高越不易生乱,越是独裁专制越容易生乱。计划经济是专制社会的经济模式,权力对市场力量的操纵和管制必然导致经济陷入结构性失衡,经济结构的失衡是权力过度干预经济造成的。因此,权力之手从市场上退出是调整经济结构失衡的关键因素,没有政治体制的民主化,市场经济不可能良性运作。为缓和国内日益激化的社会矛盾和改善自己的国际形象,中国政府应展现在政治体制和保障人权方面作出实质性改变的预期,我们无法想象,一个崛起于东方拒绝融入世界主流文明的中国未来的岁月里给世界和民族带来的只是福祉而非灾祸。

    作为新兴的发展中大国,中国理应享有自己的国际战略空间,并承担相应的责任,中国只有实行民主制度、融入世界主流文明才能有效化解发展中出现的各种社会矛盾以及与发达国家交往中出现的战略冲突。在背负旧体制沉重包袱的基础上,中国不可能独自实现自己的战略安全利益和发展目标,如果消极对待和忽视这一点,人心思变无望后,中国必将为人心涣散付出惨重代价。随着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的不断推进,睁眼看世界,中国人已不再是过去的中国人,中国也不再是过去的中国,我们的生活方式与行为模式已发生根本性变化,既然拒绝融入世界主流文明步履维艰,为何不顺应历史发展潮流,主动而为、转危为安呢?作自我的‘困兽’之斗是没有意义的,也是注定要失败的。


(二)公民社会的民主原则

    世界范围内,‘多数取决,保障少数人的权利’是现代民主国家构建公民社会中普遍遵循的民主原则,‘多数取决’旨在远离少数强权,‘保障少数人的权利’旨在避免多数暴政。遵循‘多数取决,保障少数人的权利’这一民主原则能够有效规避多数暴政和少数强权。因此,民主制度不是一种旨在寻求‘至善’的社会制度体系,而是一种旨在规避‘至恶’的社会制度体系。民主制度不仅能够反映多数人的意志和行动力,还能保障少数人的理据和创造力,它是‘多数’与‘少数’之间互相转化,理论因果、互补竞生的制度体系,不是‘多数’与‘少数’之间固化不易,无论因果、互害斗争的制度体系。

    多元平等、互补竞生,在多数取决的同时,保障少数人的权利是不可或缺的,它不仅能够扩大社会的自由度、保障创造性安全,还有利于监督制约机制的形成。民主制度的实质是在坚守平等自由道德观基础上构建的公民社会理论制度体系,它坚守的政治道德是平等自由的道德观,它遵循的政治伦理是理论因果、互补竞生,即博爱伦理-契约交易的伦理经。因此,坚守平等自由的道德观和遵循博爱伦理-契约交易的伦理经是构建现代公民社会民主制度的实质内容和基本要求。世界观:平等自由的道德观=自由民主制度;方法论:博爱伦理-契约交易的伦理经=互补竞生。

1、平等自由的道德观+博爱伦理-契约交易的伦理经=现代公民社会的道德价值伦理
2、宪政、民主和法治+尊重和保障人权=现代公民社会的基本政治制度
3、私(民)有制为主体的自由市场-权利经济=现代公民社会的基本经济制度

    等级伦理的道德观是悖道离德的产物,悖道离德只可能收获‘理曲’的恶果,‘理曲’只可能成就丑德而非美德。平等自由的道德观是尊道贵德的产物,只有尊道贵德才能收获‘理直’的善果,只有‘理直’才能成就美德而非丑德。因此,倘若一个民族坚守等级伦理的道德观,这个民族不可能存在传统美德,只可能存在传统丑德。传统的中国人坚守等级伦理道德观的同时,标榜自己拥有传统美德,若不是自欺欺人的错觉,其所谓的传统美德只是充当掩盖传统丑德的道具罢了。既然拒绝平等自由的道德观,悖道离德理曲,怎么可能会具有传统美德?绝不可能。等级伦理道德观的朽木之上不可能长生美德之花,只可能长生丑德之果,每每改朝换代,每每屠戮人口过半,一部弱肉强食、成王败寇的历史早已证明了这一点。世界观:等级伦理的道德观=集(极)权专制制度;方法论:尊卑贵贱-权力寻租的伦理经=互害斗争。

1、等级伦理的道德观+尊卑贵贱-权力支配或寻租的伦理经=古代臣民社会的道德价值伦理
2、专政、君主和人治+尊重和保障仁权=古代臣民社会的基本政治制度
3、公(官)有制为主体的计划-权力经济模式=古代臣民社会的基本经济制度

    倘若以人民的名义垄断权力,它必将被权力所伤、万民唾弃;倘若以牺牲同胞的尊严和权益为代价维护所谓形象,它必将一败涂地、污秽自己。以一己之私而私天下,打压思想言论自由和公民的权利意识是一种悖离文明的野蛮行径,只能造成离心离德、分崩离析。当下的中国,构建现代公民社会需要坚守平等自由的道德观和践行博爱伦理-契约交易的伦理经,融入世界主流文明需要坚守平等自由的道德观和践行博爱伦理-契约交易的伦理经;只有坚守平等自由的道德观和践行博爱伦理-契约交易的伦理经,中华大地上才能开满美德之花、丰收美德之果。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