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没有民主,什么也代表不了民意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7年03月19日 23时42分  阅读:4421 次  评论:2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刘德注

   民意或民心,是人们经常可以见到或听到的词语,譬如,“政府官员应该倾听民意”,“政府官员应该体察民心”,“要把民心、民意作为一切工作的出发点”,等等。有专家学者说,什么是民主,民主就是顺应民心民意。甚至,还有专家学者著文说,中国的民主思想由来已久,早在两千多年以前,就有古代思想家提出来了,譬如孟子。
 
   孟子曰:“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是故得乎丘民而为天子,得乎天子为诸侯,得乎诸侯为大夫。”还有,孟子曰:“桀纣之失天下也,失其民也;失其心也。得天下有道,得其民,斯得天下矣。得其民有道,得其心,斯得民矣。得其心有道,所欲与之聚之,所恶勿施,尔也。”

   以前看到这些文字,也曾觉得孟子说得真好:人民“所欲”(即人民愿望)的事情,要尽量多做一些,人们“所恶”(即人民厌恶)的事情,则不能做,如此这般,就能得民心,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

   现在想来,统治者要顺乎民意民心这类说法,如果孤立地来看,当然没有错,但它仅涉及民主思想的一部分,却不涉及民主思想的最重要部分,而回避或丢掉了最重要的部分,那就不能称之为民主思想了。

   那么,民主思想中那最重要的部分是什么呢?答曰:统治权的来源及产生的方式;统治权来源于人民,由人民的权力授权产生,人民行使权力的同时就授权产生统治权。民主思想的这一重要部分,现已落实到称之为选举的活动过程之中;这种选举活动,是法律规定按期举行的,是所有公民自由平等参与的,是以公开、透明、和平竞争的方式进行的;选举的结果是按多数原则来决定的。

   民意民心与民主最大的区别,在于前者只讲“意”或“心”,而不讲“权”,就是说,只讲人民的意愿或心愿,不讲人民的权利和权力。

   什么是民意民心?回答是,即人民的意愿、人民的心愿;再问:什么是人民的心愿或意愿?恐怕就没什么可说的。因为,像“人民的意愿”或“人民的心愿”这类词句所表达的意思,无具体内容,无法落实,无法感知,无法观察,无法检测,无法评价,总之,是空洞抽象的。而“人民的权利”和“人民的权力”,是有具体内容的,可以制定法律予以落实的,落实的情况及结果,是可以观察和检测的,因而是可以评价的。

   民意民心与民主有一定的关系,即:民心民意只有通过行使人民的权力和权利来表达或体现出来,并使之具体化而后落实到人民的日常生活中去。我们可以这样来看民意:人民是由怀着不同利益、抱有不同意见的人组成的,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意愿,所以,“人民的意愿”实际上应看作是各种不同意愿的综合,当各种不同意愿综合成为一个共同遵循的意愿时,这一共同意愿才是真实具体的“人民的意愿”。那么,不同的意愿怎么能够综合成为一个共同遵循的意愿呢,有各种途径或办法,大致有两种:一种是通过武力或欺骗压制其它意愿,只剩下一个不容反对的意愿,另一种是通过和平的竞争、协商、最后按多数原则作出决定的途径和办法。历史的教训使大多数人赞成后一种途径和办法,并且认识到,必须在思想上和法律上肯定并落实“人民的权利和权力”,否则就无法实施这种途径和办法,由此,就产生了的现代民主理论及民主政体。

   不过话也说回来,早在两千多年以前,孟子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把民意民心摆到这么高的位置,包括荀子说过:“君者,舟也;庶人者(即人民),水也,水则载舟,水则覆舟”,这在当时,都是了不起的事情,表明中国古人的政治智慧已经达到较高的水平。

   但是,如果现代人,现代的专家学者,把孟子及荀子的话当作政治智慧的典范,把他们的思想跟现代政治智慧的产物——民主——相提并论,那就显得过于僵化了。应该看到,人类的智慧和理性,有个逐渐成熟的过程;因为,智慧和理性的成熟必须依赖于经验的积累或增进。在那个生产、交通、通讯、文化教育等等十分落后的年代里,在那个还残留着奴隶制度痕迹的社会里,在那个群雄争霸、天下大乱的环境里,作为思想家的孔子、孟子、荀子,他们的政治理想只是建立一个以等级制为框架的帝王专制政体,以实现所谓“治国平天下”。他们所提出的重视民意、民心的想法,也正是从属于这种政治构想的一个部分而已。这种以等级制为框架的帝王专制政体,在中国延续了两千多年,其中经过多次改朝换代,每次更换都经历了残酷而惨烈的武力较量,而每出现一个新朝代的帝王都会这样宣称:我得民心而得天下。抽象空洞的“民心”,最终成为专制统治者的依据。两千多年的教训,应该让我们看透这一点:孟子、荀子们的民意(民心)说,不过是为他们构想的政治体制服务的,跟现代的民主政体格格不入。

   只有到了近、现代,在经历过工业革命、社会化大生产、海陆空立体交通、有线无线通讯、推进普及教育等等以后,在社会成员个体之间差异逐渐减小以后,在从记载的历史中感悟到几千年社会演变的经验教训以后,人类的智慧和理性终于更为成熟,才能够创造出诸如“天赋人权”、“政治平等”、“政治自由”、“人民的权力”等等理念,才能设计出如何落实“人民的权力”及“人民的权利”的法律制度,才能设计出如何从不同意愿中和平地形成共同遵循的“人民的意愿”的法律制度,才能设计出如何和平地产生及更换统治者的法律制度,而这一切,都包含在现代的民主政体之中。离开了民主政体,民意民心是空洞抽象的,只有在现代的民主政体中,民意民心才是可以真实体现的,可以落实的,落实的情况及结果,是可以观察和检测、因而是可以评价的。

   由上可见,切不可把民意跟民主等同起来,切不可回避民主空谈民意,对那些经常把民意挂在嘴上的人,哪怕他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如果他避而不谈如何落实人民的权利和权力,人民不要相信他。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