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连岳:我看党内派系斗争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7年02月25日 16时54分  阅读:1581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连岳


   经常有读者朋友在评论里提醒我:别看你批评得那么狠,换你去做,一个德性。

   当然。


   我去做,司法听我的,媒体听我的,网络上的文章随时删除。我说了算。


   我肯定一个德性。说不定更坏。所以司法要独立,言论要自由,官员才不太敢腐败。


   我想没几个人生活在真空里,卖官鬻爵的事情听得都不算少,也许行情都知道,现在你告诉我不跑不送,德才兼备就上了一个肥缺,如果我判断力差到相信这个鬼话,就让我明天醒来变成一个肥婆,让一个德才兼备的人上。


   这是制度性的腐败,任何一个抓出来的人,都有一个没抓出来的人比他黑。用直白的话来说,抓出来的人(像近日的于幼军)都是站错了队,或是原来的靠山崩塌,是派系斗争的牺牲品,其实倒不见得比别人贪。


   只要证据上不冤枉你,派系斗争不是一个借口,我证据确凿贪污一百万,我不可能如此辩护:“还有贪污一亿的人呢!我无罪!”


   派系斗争比铁板一块更有进步的机会。各派系都会寻找媒体与舆论的支持,在这种缝隙中,监督的力量有机会成长,在时机成熟时甚至会改变中国的格局。


   这派系斗争还清楚地告诉了民众这个政权的本质,它不是在遵守人类的普适价值,而是人人贪腐。这也是逆向启蒙,让公众逐渐不再相信洗脑宣传。任何想在媒体上塑造自己清廉形象的官员,收到只会是怀疑。


   派系斗争展示的高风险可以让优秀人才放弃进入体制,转向其他有价值的领域。各派系为了自保,也会残酷地互相搜证、互掐命门,某种程度上形成党内监督。


   在派系斗争中有生存机会的媒体或者批评者,唯一不能做的是参与派系斗争,应该跳脱出阴谋论的阴影,不能去押宝某个官员,甚至主动去写颂歌,试图以此换来所谓的生存空间,这样做不仅有背新闻道德,反而会引火烧身,成为派系斗争的牺牲品。媒体永远不能脱离监督的天职去献媚,尤其是烈士辈出的媒体,类似“于幼军:在《出师表》激励下成长的省长”这种新闻,只会让《南方周末》几代优秀记者蒙羞。只会让程益中、喻华峰们坐的牢白白浪费掉。


   媒体只应盯着官员的见不得光的阴暗面,不管他是哪一派,哪一系。他们就算有某一面、某一点的好,也是应该的,那不是媒体的新闻,你写了这样的新闻,媒体就由全民公器变成了某一派系的私器。


   卿本佳人,不要做鸡。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