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金正男之死意味着什么?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7年02月16日 14时39分  阅读:4918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丁咚

    已故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的长子金正男刚死,作为朝鲜问题资深砖家,就有读者鼓励鄙人谈谈这件事。

    金正男前日晨8时在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国际机场遇害,未满46岁。

    机场视频监控及目击者的供词表明,金正男是被一位具朝鲜人特征的不明身份女子使用沾了液体的湿布(也有称是毒布或毒针)蒙住头脸后受到猛烈刺激,并在送医过程中快速身亡的。这名女子在完成行动后跟另一名女同伴一起乘计程车逃离了现场。

    众所周知,朝鲜国内由于经济长期凋敝,普通民众能吃饱饭就是一件奢侈的事,体量较胖者极少,因此令金氏家族三代男子的超级肥胖格外显眼。金正男因袭了家族的这一特征,似乎是他曾作为家族权力有力角逐者的最后一点隐性象征。

    金正男早年曾跻身权力中心,有机会继承金正日的权力衣钵,但因被传个人生活荒诞不经而失宠,失去权力竞争的资格,并使他的同父异母弟弟金正恩成为其替代人选。

    这条消息在情人节当天晚间爆出,立即在中国社交媒体上遭到刷频,冲谈了节日气氛,并引起广泛热议。首当其冲的问题是,谁是金正男遇刺身亡的幕后黑手?

    人们自然会联想到他的同胞弟弟金正恩。这是因为像朝鲜这样实行世袭制的极权国家,最高权力具有独断性、排他性、血腥性,争夺最高权力往往残酷无情,你死我活,即使在至亲骨肉中也不例外,古往今来无数事实已经佐证了它。越是有资格竞争最高权力的同胞,越是会受到猜忌,并可能遭到清洗,极少有善终者。
    
    金正恩有足够的主观动机暗杀他的兄长。这是因为金家第三代成年男子只有三位,其中金正恩的同母兄早已表明无意角逐最高权力,并成为金正恩的心腹,而金正男并未甘心被逐出权力中心,并在早年一度位居中枢,离最高权力仅一步之遥。客观而言,对金正恩威胁最大者非金正男莫属。

    同时,金正男的个性一向桀骜不驯,尽管长期处于权力中心之外,但仍受韩国及国际舆论高度关注。媒体多次披露其遭暗杀。其中2011年在澳门,朝鲜特工针对金正男的刺杀行动曾导致激烈的枪战。

    论手腕和毒辣,金正恩一点都不比他的祖父和父亲为弱。在他继任最高领导职位后,当年参加金正日葬礼扶灵的高官——包括其姑父,已被剪除殆尽,数百名各级官员被处以极刑。

    从金正恩当前所面临的内外处境来说,消灭其劲敌金正男是他维护最高权力不受侵犯的必要举措。

    朝鲜民众生活困顿已是举世皆知,而且由于朝鲜政权财政匮乏,各级官员包括相当高级的官员的薪俸不足以维持体面的生活——如已叛逃到韩国的前驻英公使太勇浩在接受访问时透露了官员们的窘迫状况。这还不够,金正恩实行恐怖和高压政治,在其之下的所有官员都受到严密的监视,个人自由十分缺乏,稍有不满就极易被发现并遭受残酷对待。

    一方面朝鲜政权为维持对社会和人民的绝对控制力,就不会真心实施改革,进行自我革命,也就不会实现经济的持续改善,人民生活长期困难不可避免,而且由于其核与导弹政策受到国际制裁,更加剧了人民痛苦,因此民间的不满必然不断累积,一旦有宣泄的出口,就将难以遏制。

    另一方面,为了有效统御权贵利益集团及它的同盟者,在外部高压下,朝鲜政权同样寻求绝对控制,以特务统治、鼓励密告、恐怖手段、政治高压维系最高领导人的权威和权力,尤其是朝鲜政权三代世袭导致权贵阶层普遍绝望、心生怨恨(太勇浩曾有描述)的情况下。

    高压的恐怖政治本身及残酷的政治清洗会加剧权贵阶层的不满,虽然他们表面上会顺从,但内心的反叛意识将与日俱增,特别是受到清算的政治派系及潜在被清洗的政治势力,他们的成员一则不可能百分之百被消灭,二则也会激发更多的反叛。当朝鲜最高领导人与权贵利益集团的矛盾激化到不可调和,并催生出一股具有足够的反抗力的势力时,就会导致政治剧变。

    金正恩的内部处境在这两个方面的促进下已经岌岌可危。反抗分子,不管是普通民众还是利益集团,他们为增强获胜的机会,就会寻找一个具有足够凝聚力且远离政治中心的代理人做他们的名义或实际领袖,如此,金正男将会成为不二人选。也正由于这个原因,金正恩政权视金正男为最大的潜在政敌,在成立前后多次组织暗杀,必欲除之而后快。

    而从朝鲜面临的外部世界来说,朝鲜半岛利益攸关国对金正恩政权的容忍也已达到了极限。

    鉴于政权本身较之金正日政权更具脆弱性和挑战性,更缺乏合法性和国际认同,因此也更加依赖建立包括核与导弹遏制力在内的非对称优势力量,和它的对手美韩,形成恐怖平衡。而且只要其政权性质不发生改变,就不大可能改变这一既定政策。

    在金正恩政权诞生后,其进行核与导弹活动的频率大大增多,发展速度亦加快,就在金正男遇刺的头一天,金正恩又射了(参见前文)。

    这样频繁射的结果,一是将会加深内部危机,二是导致外界断绝施压促变的念想,放弃战略隐忍策略,尤其是美国。事实上,后者乃大势所趋,必然成为国际社会的政策选项,就朝鲜问题提出一揽子解决方案,是一个迫切的现实课题。

    作为朝鲜的传统伙伴,中国左右为难,心理矛盾,但在国际舆论和其他利益攸关国的压力下,对金正恩政权的支持将会削弱,对其制裁力度不得不加强。形势正是如此发展。

    为了制止金正恩政权的冒险,建立更稳定的朝鲜半岛平衡,各方可能会支持达成一项妥协,谋求变更朝鲜政权,并逐步推动朝鲜半岛和平统一。而为了保持连贯性和稳定性,并使其具有足够威信,新政权的首脑很可能会从金氏家族遴选。在此情况下,金正男将是替代金正恩的最佳人选。这种可能性随着朝鲜半岛和东北亚大格局的改变而增强了。(参见前文)

    金正男独特的地位及金正恩政权内外危机临界点的趋近,都增强了后者的心理焦虑,尽速消除这一政治隐患,成为其加速实施刺杀金正男计划的动力。内外并举,外慑强敌,内除祸端,是朝鲜射后又刺金正男的原因。

    还有一种观点认为,刺杀者乃是韩美指使,目的是为了断绝金氏家族血脉,断绝将来金正恩政权覆灭后延续金氏政权的可能性。

    这种想法太超前了!

    美韩的最大目标是金正恩。金正恩加速了朝鲜核与导弹进程,只要他继续当政,为维系政权,就不大可能彻底放弃核与导弹政策。为了实现半岛无核化和长久和平,在无法促成朝鲜政权其核与导弹的背景下,变更金正恩政权将是一个富有诱惑力的选项。换言之,韩美的优先选择是对金正恩动手,而非远离权力中心的金正男,这不符合基本的逻辑。

    比覆灭金正恩政权更重要的是如何善后,建立朝鲜半岛和平机制。这就离不开半岛利益攸关方的博弈,美韩无法独断独行,必须考虑中俄意见。从金氏家族中遴选一个替代人选,建立一个更受控制并能保持稳定的政权,将是各方最易达成妥协的方案之一。

    鉴于金正男既往的言论,在朝鲜政治转型过程中,他是一个比较有竞争力的政权领导人候选人。而其他人选都有可能导致内部倾轧加剧。从这个角度看,朝鲜政治未来有无限可能性,韩美也不大可能自断后路。

    此外,金正男向来都对政治抱着敬而远之的公开态度,刺杀金正男,是一个没有政治道义的行为,等于是自毁形象,在金正恩政权覆灭前就采取对金正男的行动,无疑是为前者提供政治弹药,只要稍有理智的人,都不会这么做。

    这个问题的最后一个论据是,在金正男被害的新闻披露后,朝鲜官方的反应是,将金正男之死归咎于“消化不良”,指肮脏的马来西亚人不卫生的饮食习惯必须得到责备。这是朝鲜心虚的表现。若朝鲜认定韩美是金正男被杀的幕后黑手,必定会进行政治利用。

    金正男虽然对金正恩本人是个巨大威胁,但在他死后对朝鲜的实际内政和外交影响并不大,因此在他死后韩国虽然重视,但并未为此立即召开国安会议研讨,盖因前者早是政治过气人物,在朝鲜国内几乎已经没了任何政治根基。

    金正男被杀,就如金正恩射一样,其最大的现实意义是,强烈表明朝鲜政权内外危机的升级和金正恩不安全感的增强。随着其自身发展演变及美国对其战略耐心的降低,朝鲜政权稳定、朝鲜半岛和平将会面临现实挑战。这就对半岛利益攸关方努力寻求共识,尽快探讨并制订后金正恩时代的和平方案提出了要求。

    对中国来说,金正恩政权显然不是一个可以战略合作的伙伴。在东亚动荡的时期,朝鲜半岛维持和平与稳定,对中国至关重要。在中国眼里,金正男事实上是一张备选的牌,在朝鲜陷入动荡或政权变更时,将是各方利益交集、达成妥协的可行选择。金正男被许可长期居住在北京和澳门,是有这个潜在用意的。因此,金正男死后,意味着中国失去了一张好牌,也大大缩小了未来各方围绕朝鲜半岛博弈的回旋余地。

    在金氏政权不可能弃核与导弹并频繁进行威慑的情况下,对其采取断然措施,包括斩首行动,迟早会成为现实选项。在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这种可能性增强了。尽管在短期内尚不可能——最大的可能会在特朗普第一任期的中后期。

    不管是中国,还是其他利益攸关方,都要为各种可能性,包括朝鲜政权内乱和上述可能性,制订预案,特别是为朝鲜半岛的善后提出可行的思路与对策。否则,一个长期动荡与失控的朝鲜,将是中国的国境与公民安全的巨大威胁。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