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爱国,你会吗?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7年02月09日 23时12分  阅读:4723 次  评论:2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 吴戈

  我知道这个题目会让很多人拍桌子,笑话!老子别的可以不会,爱国还不会了?

  我也知道这个话题可能被人觉得乏味和无聊,然而众所周知,不管是博客还是论坛,网上最容易吵得面红耳赤的就是这件事。

  争吵的原因很简单,爱国是一条高压线,凡是不赶紧站到线内来的人,否则你就是卖国,最起码是误国,弄不好就有失去做人资格之忧。

  而线内线外的标准,没人探讨过,似乎自然就形成了,而且惊人地简单,比如你要恨日蔑印,你要敢于跟美国打仗,你要为中国的强大欢呼。

  显然,这已经显出一种荒谬,使“国要怎样爱”这样的冷僻问题突然有了讨论的价值。

  其实,对“爱”明白一点的人都知道,任何一种爱都是自然产生,但爱必须在现实中存在和实现,因而它的确有个“会不会”的技术问题。

  当然,“应该怎样”也是一个很费劲的角度,更显得指手划脚,尤其是对爱国这样一个如此丰富的话题,由我来制订标准肯定不合适。因此,我不打算说“你应该怎样”,只打算说说几个不恰当,因为现有的问题其实正集中在这几个死胡同上,然后提供一点建议。

 

  哪些死胡同


  l,因爱国而党同伐异

  每个公民都应该爱国,但“爱”只能靠自觉而无法靠强迫,所以宪法里用的也是“公民有维护祖国的安全、荣誉和利益的义务”来表述。同时,爱绝不是一个非黑即白的概念,“爱国”之外不是只有“卖国”,人家可能爱的方式不同,强烈程度不同,不一定整天要挂在嘴边,不一定热衷于与你讨论。

  然而现在在网上,不强烈表示爱国、或者只是在某些被视为爱国标杆的问题上持不同看法,你就成了汉奸。什么叫汉奸,勾结侵略者,出卖国家利益者。一个国家的重大罪人,标准可以如此随意,这是大成问题的。其实,你可能只是因为太爱国了,一看你认为不对的想法就气得浑身发抖,但仍然请注意:随便指责他人为汉奸,从而将自己天然地放在爱国的正义审判席上,是一种极“文革”的习惯,是中国是非标准大乱时的习惯,千万别学。恰恰相反,你认为不对的想法就一定不对吗?没有教会你客观的思考,这是教育的悲哀。

  其实,这些年为什么年轻人如此疯狂地爱国,丝毫不输于抗战等特殊时期,是有其原因的。一是网络使草根有了表达,更主要的是别的理想、崇高乃至道德都在瓦解,连爱情都染上铜臭,唯有这个抽象的国,它沉默不语,但最坚实,最必须守住,于是,几乎所有的感情倾泻而下,把个国爱得语无伦次,泪牛满面。

  但是,在一个健康的社会,爱国应该与爱很多别的事情交叉流动,相互丰富,与很多信仰一起,共同支撑我们的精神王国,通过很多层面的建设来实现和完善。所以,越是发达的国家,爱国越淡定,越是社会不坚实的国家,爱国才越狭隘、越排他、越粗暴。

 

  2,爱得跑了题

  由爱国扩展到爱国家办事机构、爱职业、爱单位、爱企业、爱岗位等等,我们可能早已认为天经地义。当然,这也没什么不好,但有一点根本不同,还是不应该被忽略——如果说爱国是无条件的,爱岗敬业也没有错,但除爱国以外,都应该是有条件的,即被爱的对象也造福于施爱者,否则,一个只能付出而不能问回报的社会成员,不是神仙,就是奴隶。

  即使是爱一个信仰,其实也是有条件的,那就是你相信它能为人类带来最美好的明天,或者相信世界本应如此,你要是不信,自然就不爱了。

  说得再严重一些,无条件地爱国,但当国家操纵在不良性力量手中时,比如纳粹德国,你可能被以国家的名义逼得家破人亡,这时还要坚持对祖国的爱,其实是很不容易的。

  还有人将爱国演变成爱航母、大飞机、核潜艇等强国象征,就更是荒唐。当然,他们不会承认有这个逻辑,只是在你对这些象征提出不同看法时,才会显现出这种霸道。

 

  3,爱得太累

  上述变味,必然太累。如果你绷紧了神经,整天处于战斗状态,爱国爱出焦虑感,痛苦感倒在其次,如果一说到强国,就非要严肃得上法庭似的,恐怕很容易产生强迫症,还有单向思维和神经过敏。这只能使中国的问题尚未解决,问题本身却成了一团乱麻。

  其实,爱国伟大,但我们的人生不乏痛苦,因此最好是有一点娱乐精神。有一个大问题是,既然这个国家的现状还存在那么多无奈,为什么不能对爱国这样的话题有几分调侃,起码有几分平常心?

  我国过去的外国文学史曾颇为肯定德国诗人海涅,他著有政治讽刺诗《德国,一个冬天的童话》,在《西里西亚的纺织工人》一诗中有“德意志,我们在织你的尸布……,我们织进去三重诅咒”之语。德国人该怎么看他?我相信今天的德国人未必推崇他,但也不会诅咒他。

  另一份累,是因为领土。中国的领土问题短时间根本不可能完全解决,由于政治等许多方面的因素,到底如何解决也有如一团乱麻,而窃取或觊觎这些领土的一些国家又变本加厉,有恃无恐。

  对此我们当然要气愤,当然要着急,然而你不觉得气坏了身体是我国爱国力量的损失么?所以你要保重,要冷静,要把气愤化为建设祖国的动力。

  可是我们看到的却往往是由气愤而转化为上述第一类死胡同,骂汉奸,打西奴,怨政府,恨外国。

  诚然,这些力量如果都被你的仇恨消灭或改造了,领土自然就回来了。

  然而你觉得做得到吗?

  其实,不管你信不信,甚至要骂我,我还是要告诉你,这些怨恨不是完全没依据,但的确很大程度上来自我国社会在世界、国家、政治、法律、军事等问题上的信息不对称,来自网络和部分媒体追逐眼球的本性,来自中国教育中对思考能力培养的欠缺,来自对世界历史和国家竞争中一些本质问题的片面认识。

  我们当然必须解决领土问题,办法不是我这篇文章能完成的,但起码也不是通过愤怒能解决的,相反,因愤怒而不理智反而会放慢解决的可能。如果你因为我没有提供领土问题全案解决就要我滚蛋,那么恭喜你进入心血管病甚至心理疾病高危人群。

 

无包容,爱国会变质

  虽然人人都应该爱国,但别忘记了:爱国的标准不是由你来划定的,哪怕是自认为占大多数的网络爱国者,也很难代表全社会。也许你接受不了,但历史早已表明,爱国是可能走火入魔的。第三帝国的德国人民绝对不乏真正的爱国情感。义和团也是爱国的。

  每个人的年龄、背景、生存状态、境遇不同,对国家的认识、认同感、满足感、对未来的期待和诉求更可能不同,对被视为爱国标志的事物更完全可能有不同看法。随着年龄增长,阅历丰富,所有这些看法还会变化。

  同时,每个人活在具体的现实中,任何具体而非抽象的爱,都不可能与现实脱节。爱国完全可以有现实的理由,只是我们习惯于崇高,经常抹杀它。否则难道世界上数百万的非法移民,都应该被自己的祖国缺席判刑?

  这需要回到一个基本问题:国家为什么值得你爱?

  因为这是生我养我的土地,更确切地说是爱家园和爱族群,没错,但这只是感情和伦理上的起点,我们终其一生,不可能只有这一点。而现代意义上国家的真正价值,绝不是帝王将相的文治武功,而是一个或多个族群凝聚起一种共同意识,希望建设一个强大而幸福的社会。一句话,国家存在的结果如果不是使人民更幸福,就违背了这种凝聚的初衷。

  怎样才能更幸福,这话题太大,还是回到爱国的方式上来说。

  一个国家,当然需要有人去为她呼喊、奋斗甚至流血,但必须承认,一个国家的绝大多数人是现实中的普通人,他们只有,也应该有权做出功利的选择。让他们能更从容地功利,也是这个国家的价值之一。如果要求所有人都成为爱国志士,那才不正常。

  国家对国民当然有基本义务的要求,这包括维护国家利益。但利益的具体判断和实现是政策和方法问题,不是原则问题。当你以爱南沙为界,将部分同胞“剥夺国籍”或者人格,或者以爱南沙的程度为界,将同胞划为三六九等,远近亲疏时,就已经损害了国家的存在价值。

  如果在一个国家生活,因为不够爱国,就得不到人格尊重,那这个国家至少这个状态是不值得爱的。一个被深爱着的国家,难道不能允许国民在一定时间内对它感到失望吗?

 

我那无处安放的爱

  爱国不理性的一大并发症就是要救国。一种是出谋划策,类似于“民间科学家”;二是指责,当然,不敢指责的他也知道回避,却爱指责其他同样地位平凡的空想者,其实对方即使真是个蠢猪,实际上哪有机会误国。

  当你觉得应该从爱钓鱼岛和南沙群岛入手来爱国时,你会发现:很难下手,因为这不是你能影响的事。

  其实你也可以影响,虽然你人微言轻,但你可以参加建设海军,可以进入科研机构,或者你可以骑车环绕中国一圈,沿途宣传海洋意识。

  然而现实决定着,多数人没有这样做,他们停留在网上焦虑着、争辩着。这完全可以理解,其实,你如果一时改变不了南海局面,急得脑溢血也没用,但平静下来,你身边就有很多爱国的事需要你做。

  不少人坦克似的SUV上画着鲜红的国旗和中国地图,连南海诸岛也不落,却不懂得尊重行人,经常践踏交通规则。你不觉得最屈辱的其实哪里是中国,而是中国马路上那些白线黄线吗?用每天的行动使自己国家变得更加没有规则可循,这算爱国吗?

  你这么在意石油资源,你的SUV却大吞大吐。而且我还相信,你一定不会垃圾分类,即使是在首都北京,也还有很多人以随地下车小便为爷们儿风范。使自己国家更肮脏,这算爱国吗?

  你既然爱国,却不懂得爱家人,视父母为自己的永久赞助商,这算爱国吗?

  所以,其实从小事入手,遵守规则、礼让他人、节约资源、爱护环境、关爱家人、同情弱者,你就能使这个国家获得比石油更加根本的利益——使它变得更美好。难道你只想着踏平越南,其他的什么也不做?

  即使你这些都做到了,也还有更多的爱国贡献——对不公和恶行最起码保持一点罪恶感,哪怕你出于个人利益,不得不同流合污,也不要觉得天经地义。

 

还不过瘾?

  这已经够你忙了吧?当然,如果你非要死磕南海。我也鼓励你去行动。

  首先,骂政府软弱是没用的,你如果有经天纬地的决心,不妨通过合法的方式去参政议政,你也别说一点机会没有,只要你努力,总会有的,无非是道路曲折。只是希望你披荆斩棘,位居高位后,还有一股魄力和勇气,而不是只剩下脑满肠肥。

  其次,你可以成为舰船工程专家、飞行员、深海石油技术专家、国际海洋法专家、海洋生态学家、专家型记者,诗人也行,都能有贡献。如果你不是学生,已经为一份繁琐的职业所累,那可以贡献业余时间,支持和帮助这些领域的发展。

  当然,当你进入这些行业后,你会发现不是你一个人能改变一切的。但只要你在尽力,你对南海的爱就算有了着落。其实同行们无不在现行体制下尽力,可以说还有克服不完的阻力,但只有更多的人,更多的努力,才有希望。而且我相信,只有具体做一点事情后,你才会理解到问题的复杂性,才会有大局观和足够的韧性。

  如果你什么也做不了,你还是可以行动的。那就是学会全面、客观地搜集信息,冷静地思考问题,凡事持一份平常心,少骂人,多包容。同时,在新闻界还将收视率放在社会责任之前的现实面前,不要将新闻只当成发泄愤懑的管道,更不要当成唯恐天下不乱的戏剧舞台,在沸沸扬扬的简单化、情绪化冲动潮流中,保持一点清醒。对个人,冲动是魔鬼;对国家,冲动是灾难。

  如果你实在富于激情,写诗吧,闻一多的《七子之歌》里还没顾得上写南沙呢,写得好的话,你没准会成为爱国者的精神偶像。

  以此类推,当你面对爱藏南、爱钓鱼岛等等一切胶着问题时,都会找到除了喉头哽咽和敲坏键盘之外的出路的。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