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观心止语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7年01月13日 09时19分  阅读:1025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贾也


    不要乱说话


    - 01 -


    生在当下,有些话不能由着性子敞开了说,那绝对是要祸从口出的,最好的姿势就是以不说话为妙,不能乖乖地闭嘴,那也要话说三分的,给自己留足余地,毕竟“小心留得万年船”。


    最近有个人比较火,皆因其嘴大手贱,嘴说错话,或手转错了文,结果被一些人盯上了,引火烧身,结局不甚凄惶。


    在此,我既不想撇清自己,也不想为他辩护几句。


    我只想痛斥他几声的:你真是不识时务啊!怎么可以成了那些人的靶标呢,成为他们痛打的“落水狗”了呢?好歹也算混得人五人六了,加持了不少光环的,怎么一夜之间竟沦落至此!你也属花样作死的一种啊,实在既傻又蠢,你太不自量力,实在高估自己,低估了他们了!


    他们“人多力量大”,而且“人人手持正义的旗帜”,“满面红光”地向你射来所谓正义的之箭,恨不能将你打翻在地,再猛踩几脚的,最好让你从此万劫不复的。这是他们一贯以来的做法啊。你现在是避犹恐不及了,也没人救得了你的,最终的结局只有自作自受了。要不然,他们都会嘟嚷道:人民是不答应的!


    对,人民是不答应的!


    我觉得你根本不懂政治,也不懂历史,更不会说人话,说话需要有一定的技巧,人话说三分,而且必须说得要模棱两可,说得要别人只行脑补,这需要你自己来拿捏尺度的。唯有如此,这帮人脑回路太长,才可能一时反应过来的,也唯有如此,你还能继续混迹在这人间,偶尔不合时宜吐槽几句的,独自呓语。


    遥想“魏晋风骨”中最炫丽组合莫过于“竹林七贤”,而这个组合就数嵇康脖子最硬了,敢“赤果果”地与司马家的“名教”正面刚,公开表达“非汤武而薄孔孟”的观点。他逞一时之嘴快,却换回身首异处的惨局,好端端的一颗脑袋徒徒成为钟会等一干野心家的“投名状”。你以没嵇康的气度与才华,不可乱学他啊,况且学他也不得好死啊。你大可以学学山涛、王戎这等俗物,知实务者为俊杰,虽落入俗套但依然做些自由屈伸运动的;也可以学学阮籍、刘伶那般高人,百感交集只剩余生,虽然超凡脱俗但也可借酒浇浇胸中块垒的。


    

    - 02 -


    那么,这些要把你彻底打倒在地的人,到底是什么来路呢?


    其实,古今中外一直存在着这么一批人,心理比较扭曲的,虽然处于社会的底层,也非既得利益者,但是有一颗充当国家的“野生锦衣卫”的心,时刻准备着为国锄奸铲恶的,以换取从金字塔尖投来的温情一瞥。


    他们的心理比较复杂的,但可以作为切片来取样分析的。


    一般惯例,人越是对自己身的境遇不满,越需要从外部寻找慰藉的;越是自己缺乏个人尊严,越是把抽象的国家、民族、宗教尊严看作自己唯一的精神寄托。正因为如此,庞大的社会底层才是各种极端主义思想的温床。


    人心叵测,却又极易解读。他生活在底层,“生非容易死不甘”的境遇之下,最容易支持的就是“我有一个值得自豪的祖国”,他们确实时刻准备着令他自豪的祖国捐出生命,这恰恰是他们此生最大的“精神支柱”。


    你根本不能指望这批人能够觉醒的。更可怕提,他们稍有觉醒,第一需要埋葬就是你这样启迪民智的人。


    人类历史从来都是如此书写的,不仅是我们国家,而且其它国家也是如此。只能说很不幸,这是人的共性:苏格拉底就是这么死的,布鲁诺也是这么死的……但千万不要以为自己是伟大的“殉道者”,谁来在乎你的脑袋和鲜血,这个世界从来都是“活久见”的,你活着才是最大根本。


    这些人,他们是无处不在的,卑微如尘土却扭曲如蛆虫,号称拥有了“雪亮的眼睛”。他们异常警觉,看到你说了些不合时宜的话,便义愤填膺地联合起来,哎呀,是你在恶毒抹黑我们国家!哎呀,是你在恶毒攻击我们的领导……他们活得够烂了,请你别毁了他们的美梦:社会不好,国家大概还是好的;官员不好,领导大概还是好的……为了这个美梦,他们从来没有如此义正辞严:你就是我们的敌人,你就是人民的公敌!


    他们确实会同仇敌忾,主动请缨亲自上门来跟你死怼;还会喊上国家用庞大的机器来碾压你!这种群体心理只是弱者用来自慰的“精神胜利法”,他们非常迫切地需要战胜你,如果你掉了脑袋流了血,他们照样拿着馒头争先恐后地来蘸上血的,并且大快朵颐地咀嚼起来,其实也是他们表现自己的一种方式。就像明末老百姓争抢袁崇焕的尸骨一样,只要贴上了“汉奸”的标签,都恨不得食其肉寢其皮的。


    正因为如此,深知国民奴性的鲁迅就是建议不要唤醒铁屋子里那些“熟睡”的人,让他们沉沉地睡死才是正解。因为清醒者恰恰会成为这些睡着的人最大的敌人,毕竟他们还想继续做美梦,醒来的他们就认定是你扰了他们一帘幽梦,是你才是他们最大的敌人!


    在历史上,不乏革命者最先被人革了命的,这才是人类革命最大的“悖谬”。


 

    - 03 -


    这些人很大一部分是反智的,首先对人类的智性和知识充满了恐惧;其次对掌握智性和知识的知识分子表现一种鄙视乃至敌视。在我们国家难言的十年间,这些人将这种反智主义发挥到了淋漓尽致的程度,将整个国家都折腾到了崩溃的边缘。现在的风向又有些不明朗了,“十年遗绪”呈死灰复燃之势,他们蠢蠢欲动,只不过原来的“走资派”、“臭老九”变换成了“精英”、“公知”的新的帽子罢了,开始另一次“污名化”运动了。


    其实,这些人的心理非常简单,脑中只剩一根脊髓,把自己生活的不幸简单地归结于有人比他们过得好。


    在他们看来,为富者不仁,为官者不正,为师者不恭……只要过得比他们好,就看不顺眼。现在这个如此丰富多彩的社会显然不符合他们的要求,必须要将那些有财富、权力、智商等方面有优势的人给打倒了,即打倒走资派、臭老九等,从而实现他们心目中的天下众生平等。


    说白了,这些反智的人恰恰是民粹主义者,还杂糅平均主义和民族主义的朴素情感的,他们开始纷纷抱团,从而获取一种他们所谓的“存在感”。他们只有站在他们自认为的群体中,才获得了自己的“标签”和“存在”,在“人多力量大”的号召之下,似乎天然地拥有了其正义的地位,貌似在替天行道了,他们就这么已经联合起来,来表达自己的“神圣不可侵犯”。


    事实上,这些人最崇拜的恰恰是强权,最不讲究理智的。或许他们中可能有几个勇士最终会完成了屠龙的任务,但很快会睡着变成恶龙的,很可能是升级换代的恶龙!


    也正是如此群体心理,他们才会很好地被利用,如果给他们赋予“爱国”的标签之后,他们就会战斗力爆棚的,主动请缨出战,不惜成为国家炮灰。慈禧用过,希特勒用过……但他们真是洪水猛兽,很可能会成为脱缰之野马,最终失控的,带来整个民族的巨大灾难。


    现在,这帮人又开始活跃起来了,如同生逢其时,有些人甚至揣着明白装糊涂,妄图火中取栗,想着带点节奏利用起来了,这已经亮起很危险的信号了。


    身处在这种环境之下,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你能做的,无它,深藏功与名,尽量止语!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