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不要让自己的文章吸引读者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7年01月10日 08时10分  阅读:4486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闵良臣

  这是作者本人亲身且痛心的真实感受。

  自己虽“生在红旗下长在红旗下”,也经历过动乱的文革,亲眼见到把“政治犯”拉到野外枪杀,实行所谓的无产阶级专政,但还是感谢上苍,二十几岁后即赶上了实行改革开放。那会儿,人们真是思想解放啊。说思想解放,也不是说一下子就把思想解放了,就像股市一样,有上升趋势,也有下调趋势,而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给中国大陆民众的感觉,就是思想解放,解放思想,而且是一个趋势。

  当时人们的心情何等舒畅,感觉中国这下真的要“好起来了”。也就在这种大好形势下,只读过几年小学且已经二十几岁的本人不自觉也是不经意间开始学着写小文章,且一写几十年,在海内外几百家报刊上发表过各种长短文章,而且就因为有大量文章发表,最后还被一家媒体老总盛情邀请去做编辑,期间虽几经辗转,毕竟在媒体混到退休,说句不知天高地厚的话,真不知中国媒体界是否还有第二个像我这种学历的人。甚至就在去年岁末,手机微信群中有朋友转来图文并茂的帖子,告知自己忝列为“2016世界华人百名公共知识分子”。评选者是哪些人,有什么标准,自己一概不知。想来他们的标准就是只看这个人做了什么。

  我知道,这是因为过去一年,再加上前些年,自己一直关注着我们这个社会,努力发声的结果。虽然自觉是滥竽充数,但无疑也是评选者对自己的褒奖。只是总觉得百名太少,更是与我们这么个大国不相称,应该有千名万名甚至十万百万名或更多才好!

  不要怕骂,也不要怕恐吓。他们骂他们的,我们批评我们的。当代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厦大教授谢泳先生就说过:“凡是批评的声音,最后证明总是对的。”又说,“这一百年间,谁最爱这个国家?谁最关心这个国家?谁最能替老百姓说话?谁比较最能不计自己一时的利害得失而为国家的命运着想?我想了想,还是知识分子。”容我再敷衍一下:一个人爱不爱国,不是看他如何爱政府,而是如何爱百姓。爱百姓就是最大的爱国。按照天理,按照三百多年前洛克《政府论》中所说,国家是人民的亦即百姓的,不是政府的。政府是百姓租来为他们服务的。

  而翻阅胡适全集,你会发现,胡适先生最喜欢说的一句话,既不是民主自由也不是容忍,而是重复引用《新约》中耶稣的一句话:“收成是很丰足的,可惜做工的人太少了!”

  回过头说,如果近四十年前像今天这样,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维稳之声不断,我这种人一定不会还学着写什么小文章,因此也不会有今天这样一个老闵。大家都知道时势造英雄,其实时势不仅造英雄,同样也还会造出像我这种近乎刘禹锡那篇陋室铭中说的白丁就是原本不可能写文章的人,终于成了一个“作者”。

  可是我们谁也没有料到好景不长,而且是越来越差,特别是今年以来,给我这个写小文章的人的感受是“有生以来”最恐惧的。别的不说,只说一篇小文章做出来,把它贴在自己的专栏里,为了吸引读者眼球,多几个读者浏览,不免要动一点“手脚”,即把文章要点或者自己想表达的文字用黑体加重或是用鲜艳一些的颜色标出来。然而,一次又一次,发现自己错了,大错特错,甚至后悔死了。有些文章,内容还是那些内容,就因为自己的奢望,往往导致文章在淘神地弄好后反而被删掉了,这时一股无名火真不知应该向谁撒才好!

  说出来有人可能不信,有时自己会以小人之心猜测网站那些编辑们,说不定他们正偷着乐哩:谁叫你认真!你先前那样形式虽然不好看,却毕竟让文章还能活下来,可你非要让它们什么更好看更吸引读者,这下可好,你一吸引读者一好看,就容易让某些人“上心”,就容易惹祸,甚至累及网站,因此不能不删。

  所以我下决心要写这几段文字,就是想给跟我一样整天做点小文章的作者朋友一点忠告,越是觉得自己的文章中说了几句真话,越是不要还去淘神,把那文章弄得更吸引读者,不然会适得其反,且对不起自己的辛苦劳作。

  可话虽这么说,也还是想痛心地说一句:读陈丹青时发现大画家吴冠中就认为不是“内容决定形式”,而是“形式决定内容”(当然他是在谈画),也就是说,形式不是可有可无,而是很重要的啊。为什么我们这些弄小文章的人连这点自由也没有呢?谁能告诉我?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