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2017年的第一枪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7年01月09日 08时22分  阅读:5036 次  评论:1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欧阳乾的世界

    元旦刚过后的第三天,四川攀枝花,依旧是霾锁山城,一眼望去,仿佛见不到太阳。时为国土资源局局长的陈忠恕就在这重霾的掩映下,走进了会展中心议事厅,随即拔枪怒射,打碎了雾霾笼罩下的刚刚到来的新年平静。

    伴随着震耳欲聋的枪声,市长与市委书记先后仆地,陈忠恕逃走,随即饮弹自尽。

    说起来,这条新闻算不上重磅,毕竟前几年发生过呼和浩特市委副书记王志平被公安局长枪杀、内蒙政协副主席公安厅长赵黎平长途奔袭追杀情妇等案件,甚至跟王立军夜奔大使馆这样的事件相比,攀枝花枪击案件更像是《故事会》里的一个段子,幼稚而粗暴。就事件本身来说,有什么内幕,恐怕是不方便告与外人的,但颇值得玩味的,是人民群众的围观态度。

    但凡出现这一类案件,都会成为吃瓜群众们的狂欢,大家都翘首以待,屏息静气,唯恐错过了什么精彩的细节,就差在前排卖点花生瓜子火腿肠了。这么一个血淋淋的事件,竟然丝毫寻觅不到丁点悲伤的气息。连只流浪狗在街头受伤了,都能赚取一些同情和眼泪,而这样的事件,只能换来网络上的一片兴奋和嘲讽,更多的人在质疑“陈局长用的枪是不是从天津大妈那买的”?

    这让我想到清朝末年,英法联军溯流北上的时候,珠江两岸站满了看热闹的民众,看到前来阻击的清军被打的纷纷落水,竟然发出一片哄笑和嘘声。英军统帅巴夏礼不解,问通事何以如此。通事冷然曰:“国不知有民,民乃不知有国。”

    我认识的一位学历史的朋友,曾经这么说过:“历史就是不断的重复。就像看A片,除了演员换换,导演摄像灯光什么的一切照旧。不仅动作一样,有时候连那话儿都惊人的相似。”

    我不是学历史的,我也不想深究其中的社会发展规律,什么“怎么跳出‘其兴也勃焉, 其亡也忽焉’的周期”,都只是说说而已。我所看到的,是由攀枝花枪击案所引发的极其饱满的公众情绪,简直是一戳即破。
    
    群众们围观攀枝花枪击案件,就像看耍猴一样,图的就是个热闹,以至于传来市长和市委书记脱离危险的消息后,网络上一片惋惜之声。这不禁让我想起宋朝诗人苏舜钦读《汉书》时,当读至张良椎击秦始皇误中副车时,拍案叹道:“惜哉,击之不中!”

    官员同室操戈,俨然已经成了老百姓的传统保留娱乐节目,巴不得打的越热闹越好,有的是人奔走相告。相比于案件内幕,老百姓还比较单纯,关注的只是案件本身,“翻脸开枪,中者立仆”,至于为什么开枪,其中有什么隐情,老百姓是不太关心的,无非就是因为钱权色,要么就是因为“抑郁症”——这病都快成官员标配了。

    其实老百姓也没得选择,既然什么都不知道,还不如看猴戏。

    这种情绪,源于不同阶级的对立。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发布过《社会心态蓝皮书》,就列举了三种指向性很明确的反向情绪。“本该愤恨却钦佩”,比如杨佳事件,一个手刃6名警察的杀人犯一度成为民间语境中除暴安良的英雄,以至于被写进《史记·刀客列传》;“本该谴责却赞美”,例如原北京内燃机总厂下岗工人廖丹为救患尿毒症的妻子,私刻医院公章骗取医疗费长达4年之久,其明显的违法之举却被众多网友力挺为“有情有义”;“本该同情却欣喜”,眼下刚刚发生的攀枝花枪击案,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看似荒诞之下,掩盖的却是无比现实的公众情绪。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任何想蒙混过关瞒天过海的,最终都会沦为笑柄。于此枪击案来讲,追问陈忠恕的枪是从哪儿搞得,一个国土资源局局长为什么要枪击市长与市委书记,都意义不大。就算搞清楚了,也是治标不治本。看一看由本案引发的公众情绪的高涨与网络狂欢,才是让人汗如雨下如芒在背的事情。

    有人说,人心思乱,我说错,只是人心思变而已。

    陈忠恕局长打响了2017年的第一枪,那枪火虽然在浓重的雾霾里一闪即逝,余音却袅袅不绝。现实总是喜欢玩这样的黑色幽默,“1.8焦耳/平方厘米”的概念刚刚被老百姓所接受,就发生了陈局长携手枪怒射官员案件。而那边厢,天津大妈因为摆射击摊打气球而迎来的三年六个月的牢狱生涯才刚刚开始。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