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造谣,是一种教科书式的美德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7年01月04日 23时44分  阅读:1036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石三生

 
    前几日,看到“狼牙山五壮士”的后人在北京西城区人民法院一审战胜《炎黄春秋》杂志社执行主编洪振快的新闻时,真的是一点儿都没感到意外。因为,早在那个什么国企杂志社大V郭松民胜诉时,石三生我就写下了《法院战胜历史炎黄春秋败诉》一文。

 

    说句心底的话,自己甚至还怀疑洪振快们与郭松民,那就是一枚铜钱的两面,是吃饱了撑得、才会想到质疑这段历史呢。

 

    不然,以《炎黄春秋》的声誉之隆重,为何要将自己陷于“狼牙山五壮士”们有没有偷拔群众的萝卜这样细枝末节、且永远无法求证的小事儿上去呢?就连被割了蛋、仍然都要编造刘邦的老娘与龙交媾的荒诞故事的太史公笔下,都有不可考证的历史。更遑论我们这样一个打着为提高国民素质而极尽造谣之能事的教科书中的历史了。

 

    想来,当局热衷在小学语文教科书中捏造谣言一般的文字,应该也算是一种美德吧?

 

    就拿人教版小学语文教科书二年级下册来说,《雷锋叔叔,你在哪里》一文为了突出雷锋精神造谣也就罢了,可为了证明苏联人列宁的伟大,也要意淫出一个荒诞不经的故事来,是否有点儿太离谱了呢?

 

    雷锋叔叔的年代,说作者为了押韵也好、为了突出主题也罢,在城市里的“小溪”边遇到迷路的孩子、踏着“泥泞的小路”都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但说他“背着年迈的大娘,踏着路上的荆棘”,是否就有些过于荒诞不经了呢?

 

    路上,不可能有荆棘。这是一个连最低级的动物都懂得的常识啊!那怕是小兔子、小老鼠,它们在开辟道路、或选择道路时,都不会选择从荆棘上通过。雷锋叔叔为何会愚蠢到踏着荆棘赶路呢?他就一点儿也不担心荆棘会刺穿了他的军靴?

 

    《蜜蜂引路》一文就更是令人莫名其妙。居然说“列宁一边走一边看,发现路边的花丛里有许多蜜蜂。他仔细观察,只见那些蜜蜂采了蜜就飞进附近的一个园子里,园子旁边有一所小房子”。于是,伟大的“列宁同志”就找到了那个养蜂人。

 

    尤其荒唐的,是该课文的插图,养蜂人的小房子周围还遍布树木。

 

    为了验证“列宁同志”的做法,我们一家人在路边的草丛中做了一个实验,大家的眼神有好有坏,远视、近视、视力正常的俱有。漫说根本分辨不出蜜蜂从一处飞到另一处是为了采蜜、还是要回家了。就算知道,人眼能够跟踪飞舞的蜜蜂的距离,也不过二三十米。而前提,还是在视野开阔的地带。如“列宁同志”在树木茂密的树林中,都能追踪到蜜蜂回家的路径,怕是只有神仙才能做到的吧?

 

    用眼神追踪树林中的一只蜜蜂,别说树木会挡住视线了。就是那些纷杂的灌木、树叶折射出的光怪陆离,也足以让“列宁同志”花了眼吧?

 

    当然了,“列宁同志”如果是走到了养蜂人的房前,再根据忙乱的蜜蜂群,来判断那是否是养蜂人的家,则就非常合乎常识了。

 

    以一个成年人的心态读语文教科书,违背“常识、常理、常情”之处不可胜数,比如“诚心能叫石头落泪,实意能叫枯木发芽”一句,诚心真的能让石头落泪吗?实意真的能叫枯木发芽吗?

 

    后者,或许有瞎猫遇到死耗子的奇迹发生。可无论人类如何诚心,都绝无可能叫石头落泪的吧?

 

    真的是不明白中国的语文教育要把孩子们的未来引向何方?如列宁一般的大人物们、已经够伟大了,又何妨让他们在一些小事上显得愚蠢一些呢?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