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我国在国际税收竞争中已无优势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7年01月04日 22时39分  阅读:1040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梁发芾

 

    中国最大玻璃供应商福耀玻璃集团创始人曹德旺,准备投资10亿美元,将一家玻璃工厂建在美国。他选择投资美国的原因是,他认为美国制造业成本比中国低,尤其税收方面,美国35%的所得税加上其他各项税费总共大约40%,中国制造业的综合税负比美国高,问题主要出在增值税上。

 

    曹德旺投资美国的举动和为此作出的解释,引起轩然大波,由此带出一个问题即中国企业赋税是轻是重,成为近日的热点话题。

 

    在二战后的几十年时间内,全世界各国普遍对资本实行严格控制,使得资本的流动非常困难,而管制的目的在于使政府能够独立地行使财政政策以维持汇率的稳定。但随着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崩溃,很多国家允许汇率浮动,控制私人资本流动变得没有意义。所以,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主要大国如英国、德国、日本就开始解除对资本的管制,接下来澳大利亚、新西兰、法国也在80年代跟进,一些发展中国家在90年代紧随其后,包括亚洲和拉美的一些国家。原来回避和防范外资流入的国家,也鼓励国外资金投入进来,因为这样可以拉动经济增长并促进就业。管制的解除,再加上互联网技术突飞猛进的发展,使全球资本流动达到新的高度,资本在全球流动以寻找税后回报最高的理想栖身之地。

 

    资本的全球流动,带来了全球性的税收竞争。在资本控制时期,政府政府可以对资本征收高税率,资本不可能因高税率而流失,但随着资本全球化的流动,再对资本实行高税率,就等于是为渊驱鱼了。这样,以减税为特征的全球税收竞争就全面展开了。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美国英国就开始了减税革命,而爱尔兰因减税而吸引投资带来的效果尤其明显。爱尔兰首先将制造业的企业所得税降到10%,后又扩展到高新技术行业、金融服务业以及其他产业。现在,爱尔兰所有产业都采用12.5%的企业所得税。这个税率仅仅是只是中国企业所得税的一半,差不多是目前全世界最低的企业所得税税率。爱尔兰因此而吸引到数额特别巨大的投资与利润,在2004年,爱尔兰吸收了美国所有海外分支企业总利润的8%。减税带来爱尔兰的空前繁荣,1980年爱尔兰人尚未减税时,人均收入比欧洲人均收入低30%,而现在的人均收入要高出欧洲平均收入40%。(见【美】克里斯·爱德华兹 丹尼尔·米切尔:《全球税收革命——税收竞争的兴起及其反对者》,中国发展出版社)

 

    上世纪的90年代,各国掀起企业所得税的第二波减税浪潮,经济合作组织的企业所得税平均税率从38%降到27%。但在这第二波减税中,美国没有及时减税,使得美国的企业所得税普遍高于欧洲(欧洲有增值税,美国没有增值税),美国的税率已经被认为是没有竞争力的税率了,一些工商业巨头也纷纷选择在海外投资建厂,以躲避美国的高税率。美国财政部在总结学术界的相关研究后发现:“一个国家实际税率每降低一个百分点,其吸引到的资本就会增加3个百分点”。正因为减税具有如此的竞争力,所以特朗普在今年的总统竞选中,就扬言他一旦当选,就要大幅度降低美国企业所得税,初步打算将所得税从35%降到15%。如果美国将企业所得税降到15%,就会形成一个巨大的税收洼地,在税率上与周围包括中国形成巨大落差。可想而知,这种税收洼地必然会吸引大量投资进入美国。这对中国吸引外资政策显然构成巨大的挑战。如果说中国国内资本因受制于严格管制无法像曹德旺那样大量投资美国的话,至于外国在华企业,则很可能撤资而转投美国。

 

    中国上世纪改革开放之时,赶上全世界放开资本管制和由此引发的税收竞争。我国不失时机地实行税收优惠政策,采用内外两种不同的企业所得税制度,给外企以低税率优惠。优惠的所得税税率,是能够成功吸引大量外资的重要因素。后来,内外所得税税率统一为目前的25%,这个税率在国际上处于中间略高的水平,它低于多数发达国家,却也高于几乎所有的发展中国家。从国际税收竞争角度看,我国的企业所得税25%的税率没有什么优势。

 

    没有优势的所得税再加上其他税费负担,我国在国际税收竞争中已经明显处于劣势。我国企业背负沉重的增值税和消费税以及“五险一金”的社保负担。除此之外,中国企业往往还要面对很多根本拿不上桌面的灰色成本,比如各种乱收费,以及维护用于政府和官员关系的费用。这种种税费算下来,中国企业面临的实际税费高于美国,是没有什么疑问的。近日跟踪研究企业税负的李炜光教授、周天勇教授都直接呼中国企业面临死亡税率,必须大力减税以减轻企业负担,可谓切中肯綮。

 

    中国企业税负过高,在国际税收竞争中处于税收高地。当周围有低更透明的税收洼地出现时,外资流出去是不可避免的。且不说外资,中资也可能会选择外流。虽然我国目前对于企业对外投资仍然有比较严格的管控,但是,仍然有相当一些有能力的企业会将投资放到低税负的国家或地区。正可谓“良禽择木而栖,良企择税而居”。趋利避害是资本的天性,企业选择最大化利润的税收制度,这是无可厚非的。如果要想留住企业,留住投资,最好的办法是就是中国古代先贤所说的轻繇薄赋,精兵简政,除此之外别无任何捷径可走。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