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能不能把高质量的语言说给自己的国民听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7年01月03日 01时14分  阅读:5045 次  评论:1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闵良臣

  这个国家所有的公权力,不能对待外人一个样,对待自己的国民又一个样,更不能像前不久人民日报所批评的那样,有些企业把高质量产品包括服务卖到外国,而把那些他们认为低质量或叫质量差的东西(自然也包括服务),都卖给生活在大陆的普通民众。

  其实语言也一样。大家还记得2008年北京奥运吧,开幕式上很夸张地出现的第一句汉语是什么,已记不大清了,好像就是孔子论语中的“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解释一下,乐在这里不读le,要读yue(四声),乐也是悦的意思。可见,有来自远方的朋友,不仅快乐,而且达到了“悦”的地步,而本人总觉得悦更像是乐的“升级版”。

  你看这语言多绵软、多温柔、多喜庆。

  可惜,这种好听的语言在大多数警察乃至司法人员口中你很难听到,你听到的往往都是粗暴的,甚至是恐怖的。我不知道那么多警察包括一些司法人员对自己的国民为什么要那么凶,你难道不承认他们都是纳税人因此都是你们的“衣食父母”?因此,自己一直憋在心里有句话,这就是:中国的司法机关,特别是成千上万“战斗在一线”的警察们,你们在执法时能不能不那么粗暴,能不能用高质量的语言跟自己国民对话。

  现在雷某人一案忌讳得不行,只承认那几个涉案警察当时“粗暴执法”,“玩忽职守”,因此不够起诉的资格。可他们为什么要“粗暴执法”呢?说到底,还是认识太差,不知道自己是“人民警察”,不是别的什么警察,因此对自己的国民不够温柔,不想跟自己的国民“好好说话”,若是再借用或叫化用人民日报批评中国某些企业用语,就是高质量的语言,只说给某一小撮人听,而把低质量的语言倾泄给他们所面对的众多国民。

  想想,就悲从中来。一个国家的公权力怎么能这样?那些人读过洛克的《政府论》吗?知道政府的起源吗?不然,我就只能想,这个国家的国民前世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要遭受如此没完没了的语言暴力!

  早上浏览互联网,读到昨晚刚公开发布的一条“通报”,说是在结束巡视三个多月后,12月28日,公安部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在中纪委网站公布。这是“国是”,生活在我们这种国度,不知道什么叫选票的普通民众用不着过分操心。只是在读到通报中有句话,又不免联想起来。巡视组长陶某人在提出的意见中有句话是这么说的:“严守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确保立场坚定、旗帜鲜明,确保‘刀把子’牢牢掌握在党和人民手中。”

  也不知怎么,看到“刀把子”三个字,本人差点被吓晕过去,怀疑自己是否真的生活在现代社会,或者说中国是否还停留在“阶级斗争年代”。我们知道,就算面对的是真正的敌人,不管是外邦入侵者还是本民族敌人,都不会再“用刀”了。特别是在和平时期,即使要消灭罪大恶极的罪犯肉体,在有条件的地区,采取的也都是“注射法”,即文明执行死刑。即便如此,为了体现更人性化,减轻执行者“杀人”心里负担(因为即使杀死一个有罪的人,也仍然是“杀人”),采取注射执行死刑时也仍体现了人类文明的进步:不仅扎针头与按药剂并非同一人,就连药剂管也有三只,用三个人按下不同药物的推进剂,其中有两只都只是麻醉剂,只有一个药管里是结束罪犯生命的药物。采取这种方式,就是要让那三个人谁也不知道哪个针管里装的是结束犯人的药剂,不知道是谁的手结束这个罪犯的生命。

  既然连结束一个不能赦免(这是就中国及这个世界上还存在少数保留死刑犯的国家而言)的人的生命尚且如此文明,一个司法高官,一张嘴,为何就不能把语言说的文明一点呢?为何非要那么“杀气腾腾”、给人一种“血腥”的感受呢?这到底是因为什么?如果是在国外参加世界级的大会,甚至是在参加联合国反恐大会上,也还好意思用这种语言吗?如果回答是:在国门外不会这么说。那么,这与中国一些企业把高质量产品包括服务卖到国外,让本国国民只能消费质量差的产品和服务又有多大区别呢?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