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执法不公不如没有法律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12月29日 08时33分  阅读:5102 次  评论:1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余晓平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健全,从宪法到治安管理条例,样样都与国际接轨。但若是执法不公,上述一切形同虚设。百姓觉得法律完全是用来对付我的,不是用来保护我的。

    人常说,应该对法律心存敬畏,这是有条件的。我认为基本的底线是,这个法律对我有利或至少对我无害,但法律看起来没问题了,如果执法不公,也破坏了这个底线。

    这里向大家介绍一个过去我曾经提到过的理论——模糊面纱原则。该理论出自美国著名哲学家约翰-罗尔斯。基本内容就是制定游戏规则的任何一个人都不能知道自己在游戏里扮演的角色。请君入瓮的故事告诉我们,把害人方法搞得太残酷,是他不知道自己也会是受害者。

    中国制定法律的人是政府,执行法律的人还是政府,那么这个法律自然就有偏向,即便法律条文上没有偏向,执法过程也会有偏向。而国外的情况完全不一样。国外是老百姓制定法律,政府和司法负责执行,而政府和司法之间又是相对独立的,谁都可以不买谁的账。就是说国外警察(也就是政府)只负责抓人和起诉,至于说这个人有没有罪他们说了不算。

    中国是抓你的人和定罪的人是一伙的,相互买账,那也就是说永远不会抓错人,即便抓错了也会给弄成是对的,聂树斌案就是如此,等实在是兜不住了,结果还来个政府英明平反,拿纳税人的钱去赔偿。反正政府永远是对的。
    
    若立法和执法都由当政者说了算,就等于像是被侵略者占领了一样,这个法律不是用来保护百姓的,而是用来保护侵略者的,百姓只有老老实实做个良民。这样的法律不会有人去敬畏。为什么说对法律敬畏的底线是至少对自己无害呢?比如说当年日本人打进来以后,汪精卫政府的法律肯定是说不准杀日本人,那要是日本人对我有害呢,我就没有必要对那个法律敬畏,所以说打游击战在道德上是可以被人接受的。

    从杨佳到雷洋,这两个人的死为什么给社会引起如此大的反响呢?特别是杨佳,明明是杀人犯,依然受到广大民众的同情,因为人们已经开始不去敬畏那个法律,这不是百姓的问题,是法律本身出了问题。

    这让我们想起来刘胡兰,她的故事发生在日本人投降以后。就是她参与了杀人,然后被政府抓起来处决了,后来还被我们尊为英雄。是因为我们对民国的法律不存敬畏,即便她非法杀了村长,当时也算国家干部,只要有理由,即便是非法也是英雄行为。照这个逻辑,给她的题词应该也转赠给杨佳才对,因为杨佳杀人也是有理由的,而杨佳的杀人理由也是被百姓接受的。要是这样,国家就乱套了。

    而雷洋案更加受人同情,他既没有杀人,也没有放火,甚至嫖娼都证据不足,结果竟然被人活活整死了。国外警察也经常有失手杀人的情况,但民众有持枪权,甚至拥有比警方更好的武器。大部分情况下警察是为了自卫,或是过度紧张,即便这样民众也会不断上街游行抗议。

    中国人非但手无寸铁,像雷洋和孙志刚,都已经在警察的控制范围了,都能被折磨死,这是令人发指的酷刑,属于草菅人命,至少是过失杀人。如果有人拿美国警察说事儿,那么我问问,中国百姓能上街抗议游行吗?整死雷洋的人竟然还被法庭称为“情节轻微”,这足以说明一条普通老百姓的命轻于鸿毛,老百姓反应强烈就是会把这样一个事件折射到自己身上。

    同样是死,我们得到如此扭曲的答案。刘胡兰,生的伟大,死的光荣。杨佳,生的不伟大,死的光荣。雷洋,生的不伟大,死的也不光荣。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