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冤霾同根生,想贱何太急?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12月23日 01时55分  阅读:4895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羽谈飞

    打开微信,锁定一篇介绍昆明警员杜培武冤案的文章,我一气读完,猛吞了一口咖啡,点上一根香烟深吸一口,听见明火烧着卷纸发出的吱吱声,再习惯性地卷舌定型吹出袅袅升腾的烟圈。有一种麻木,也有一种舒服,但绝没有愤怒。谁冤,冤谁,冤或不冤,就像雾霾一样,一开始不习惯,但只要多了,反而沉醉其间,说不定还能品出一丝丝甜。

    前天我写一篇《你配反霾吗?我呸!》,虽然只存活了三个小时,但也收到不少“五毛,五毛”的抨击声,已经习惯这样有意无意的嚎叫整整三年了,所以也就笑笑了之。但当微信圈不断热传章子怡机场抱子反转登机躲雾霾的图文时,我叉开食指与拇指捋了捋嘴角如钢针的胡茬,这就是我《呸》文的答案。谁最配反雾霾?只有章子怡这样的人。如果她们这样的人不愿意反雾霾,好吧,你就抱着孩子继续跑。如果雷洋还活着,配反雾霾吗?我呸!如果聂树斌还活着,配反雾霾吗?我呸!恶意讨薪的民工配反雾霾吗?我呸!,其他就各自对号入座吧。雾霾,谁命贵谁就去反,爱反不反,反正我羽爷见霾如见烟圈,有一种说不出的美感。对待雾霾如此,对待冤案也是如此。冤案产生的原理与雾霾产生的原理没有任何本质差别,就连形式也没差别,都是少数谋取人一己私利,结果让全民都受到无差别威胁。

    聂树斌案和杜培武案都是发生在二十年前,什么叫二十年前呢?也就是1996左右,那时我刚大学毕业,满肚子都是火火的正能量。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那时没有一个正常的人会想到聂树斌已经被一群吃狗粮的人给活活谋杀了,更不会想到连杜培武这样的他们自己人也差点给活活被冤杀。今天能浮出二十年前的冤案也仅仅冰山之一角,北有石家庄的聂树斌、西有昆明的杜培武,中有湖北的佘祥林,东有浙江的张显平,南有福建的念斌,东西南北中都有冤代表。对,他们也仅仅所有冤案中的冤代表而已。并且,这些冤代表是万般不幸中的万幸,不是真凶出现了,就是死人复活了,不是警局内讧了,就是官员不受宠了。总之,几乎没有一例冤案是因为循法、順理、通情而被勘误,基本上都是因为意外之意外的奇迹。换句话说,几乎没有一个冤案是因为始作俑者及其参与者良心发现而主动正冤,不但如此,反而是无一例外都竭尽体制力量抵御大白于天下的冤情抗诉。

    我的亲,上述都是十几二十年前的冤案呀,这都什么黄历了?二十年前都能集体合谋眼不眨心不跳地杀人如杀鸡,你认为他们这二十年是逐渐变善还是加速变恶?抬头呼吸一口吧,雾越来越浓,霾越来越厚,冤只可能越来越厚重如山。所谓高速发展的二十年,就是冤霾同步竞赛的二十年,你以为呢?二十年前至少还装模作样弄个档案卷宗过过堂什么的,二十年后根本不用这么麻烦,直接让你像雷洋被打飞机死、像徐纯合被依法击毙、像新疆女教师在高速被一枪爆头,杀人再也不是杀鸡了,鸡至少死前还能叫两声,而是杀人如练靶,连叫妈的机会都不给你了。所以,我对这国死人一点也没感觉,冤杀也罢,草杀也罢,霾杀也罢,本质上与杨改兰一家自己毒杀没任何区别,千杀万杀都只有一杀,自杀。

    如果问:猪是怎么死的?大家都知道答案:笨死的。但如果问:雷洋是怎么死的?再也没有人说是笨死的,但很多人一定会说:一个体制内的精英被抓嫖死的。哈哈。我想说什么好呢?如果我说全都是像猪一样笨死的,大家一定会挠挠脑袋不知就里。我也不知该从哪里开始说起才好。

    因为聂树斌案的意外逆转,最近微信圈一直都在热捧郑成月、贺卫方、何兵等所谓体制内的良心,那种感天动地、那种热泪盈眶、那种干裂雨露之心,我都看得快哭了。如果我对这种夸大其词的吹捧给予微词,定会遭遇什么嫉妒、什么狭隘、什么不善等猛烈围堵。这就是今天中国所谓追求进步希望变天的一群人的犯贱思维。

    “坏人的嚣张皆因好人的沉默”。这句大家都知道吧?那么试问一句:批判的炮火究竟该对准好人呢,还是该对准坏人呢?估摸答案就很不乐观。这就是羽爷一直被孤立的原因,因为我总是打击好人,从不对坏人多说一句。我分析问题从不引经据典,仅仅依循人性常识和最简单的逻辑。如果坏人靠嘴炮能遏制的话,这世上就再也没坏人了。想想,唐宋元明清的凌迟车裂和诛灭九族等恐怖酷刑都遏制不住贪官污吏的恶贯满盈,你说还能靠文人墨客写几篇春秋牢骚段子去遏制吗?但对好人就不一样,所谓好人,就是人性尚存的人,本身也没有原罪或原罪不大的人。有人性则必有廉耻,被骂几句就会感觉脸烫心烧汗流,这种靠骂骂就有用。对待饭一定要用钢勺,对待屎只能用铁锹。只有吃饭的人才知道屎有多臭,他才有埋屎的积极性,吃屎的人怎么可能去埋屎呢?体制内的良心,是个什么东东?不就是吃屎拉饭吗?这活儿不但人做不到,就是动物也做不到。

    从读初中开始,每个学生一定受到了老师这样的教诲:今天的努力就决定明天你是穿皮鞋还是穿草鞋。中国学生就是在这样锥心刺骨的教育下开始所谓拼搏的,拼完中考拼高考,拼完高考拼国考,拼完国考拼党校,拼完党校拼老窖,拼完老窖还得拼床叫。一路拼一路搏,拼上了一小批,搏掉了一大批,直到,拼进中南海,搏上八宝山,才算中国式圆满,再不济,也要拼进体制搏进国企才算有正式工作,其他全是人民群众。只有体制内工作的人才有资格被开除到人民群众中来,从没听说有人民群众开出到体制中去,可想而知,人民群众是个什么东东?人民群众就是体制人的垫脚石,是统治对象,分子分母不但是上下关系,也是敌我关系。所谓体制内的良心,我真不明白是什么概念,如果有人说基地组织也有良心,那就太惊悚了,也不知轰炸伊斯兰国时是否有良心IS做内应?目前还没有这方面的报道。

    中国人尤其人民群众很贱很蠢就在这里,不喜欢动脑筋想问题。看见体制内有人说了几句人话或做了几件人事,马上就像看见了亲爹亲娘一样感动得流鼻子掉眼泪,也正如看见一个吃屎拉屎的人某天突然拉出了几粒大米,就觉得香气四溢,再也顾不着他吃的屎拉的屎有多臭。贱不贱?这里很想给大家辨析一组概念:人性未灭与良心尚存。两者的涵义有层次差别,良心源自人性但高于人性,只有总是保持人性且能更多惠及大众的人,这种才能叫良心。什么叫总是保持人性呢?譬如一个学者无论何时何地总是讲真话,这就叫总是保持人性的学者,如果只是偶尔讲真话,这只能叫人性未灭。所谓体制人,自从接受草鞋皮鞋教育的拼搏开始,就走上了一条将人性打包丧失的不归路,只要吃一天屎就不可能是人。当然其中也不乏人性未灭者,所以你能看见他们当中有人会偶尔拉出几粒饭来,这能叫良心吗?这只能说坏得不彻底。体制内有没有可能出良心?有,当然可能,譬如许志永、刘晓波、张雪忠、笑蜀、花夫人等等,这些都是出自体制内的良心。真正的良心,不可能与体制为伍,也不可能被体制所容。因此,体制内的良心就是一个糊弄与相互糊弄的概念。

    讲到这里,估摸很多读友都肺裂了,请不要怒发冲冠,无论你是体制内还是体制外,都请冷静一些。如果你是体制内小喽啰,先明白这些道理,遇到干坏事的活儿,自己尽量躲远些,实在万不得已也别太把自己当回事。没有其他更好更有信心的谋生方式,千万别脱离,即便坏,你也是个小坏人,如果你一走,可能让更坏的人来填空。如果你是体制内的强势人物,尤其有影响力的知名人物,那就要考虑考虑是否应该一辈子与体制为伍,人可以暂时糊涂吃一阵屎,但一辈子都吃屎可就不算人了。羽某认为,只有体制内的好人敢于与体制说不,才能有效震慑其中的坏人;如果一个体制内的知名人物敢于说不,可以震撼同事,10个知名人物同时说不,可以震撼同行;100个知名人物同时说不,可以震撼同体(所有体制内的人);1000个知名人物说不,可以震撼一个国家。张明教授连续几十年不交党费,为啥不开除他?怕啊,因为一旦脱离体制,像张鸣这些本身就人性犹存,他就是一把埋屎的好铁锹。最后也得对人民群众说一句,遇到说几句人话的体制人,千万别一窝蜂上去就热捧,而是要觉得他们做的还不够,要觉得他们仅仅是人性未灭,仅仅是坏的不到底,仅仅是在为自己赎罪。如果把说人话的体制人抬得抬高,就是对其他默默吃屎拉屎的体制人的一种无声宽容,将会有更多的人默不作声只负责吃屎。自由的使命不是向文明点赞,而是敢于向野蛮说不。请别把笑容给有人性的体制人太多,而是要把阴脸甩给那些不愿说人话但又有影响力的体制人。这才是人民群众对待体制人的正确态度,必须给整个体制内的好人形成倒逼的压力,让他们发挥出时代的威力,这才是文明转型的希望。

    究其根源,之所以人们这么热捧体制内的良心:(1)明君清官情结作祟,总喜欢体制能自我改良;(2)体制膜拜情结浓厚,见到体制人就自惭形秽;(3)领袖情结不能根除,总想大树底下好乘凉;(4)自我责任感不强,只想依赖坏人中的好人或庸众中的英雄替自己担责。这就是典型的机会主义行为,说白了就是犯贱,这种犯贱的思维是一种远比雾霾难以根除的心霾,也是纵容冤案频生的精神孽障。宁愿把所有问题推给虚幻的体制,也不愿沉心静气鞭挞自己;宁愿去塑造虚拟的网络领袖,也不愿痛定思痛拷问自己;宁愿声嘶力竭热捧体制良心,也不愿自我检讨为何奴性依旧。

    你看最近把一个郑成月给吹的,吹成了千年难遇出淤泥而不染的良心英雄,可笑之极。一个警察说真话本是他人性未灭的职业操守,如果他是英雄,岂不是其他警察全都甘于平淡的正常?搞笑不搞笑?细细打量老郑,满脸横肉堆积,淡眉细眼折射着一种凶光,网上众多举报贴都说他是曾经的黑警长,虽然不完全可信,但只要相信他能当上副局长就一定有他不为人知的另一面。我可以有足够理由推测,老郑当年本想将王书金当做筹码,偷鸡不成反丢官,孤注一掷撕票聂案,一路意外成了英雄。根本原因还是法律人努力不够,才成全了老郑这个反水英雄。你说这是谁的耻辱?人民群众难道不该反思?

    冤案也罢,雾霾也罢,本质上都是好人输给坏人结出的恶之花,细细思量,因为好人不勇敢,才成就坏人为所欲为的肆意嚣张。好人之所以不勇敢,就因为人民群众用甜言蜜语灌腻了好人,好人都无力扛起铁锹,以至于坏人在万般恶骂中如听叫床,更加猖獗无度。如何才能鞭策好人勇敢?唯有先鞭挞自己的贱性,只有敢于自信自我力量的人,才有鞭策好人的底气并与好人一道奋勇前进。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