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什么样的万岁不能喊?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12月21日 01时06分  阅读:5327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余晓平

    万岁不是不能喊,但对于一个掌握权力又缺乏制衡的人是不能喊万岁的。我并不是从评价这个人功过的角度,而从这个人会给社会带来风险的角度讨论这个问题。回顾中国的封建历史,当所谓明君继位,人们山呼万岁,那么百姓受益;当所谓昏君继位,人们也山呼万岁,那么百姓蒙难。即便是几十代明君建立的伟业,赶上一代昏君足以完全毁掉,即便是一世英明的君主,一个错误也有可能毁了一个国家。也就是说你祖宗几代人都在喊万岁,赶上你这一代碰上一个昏君,这个昏君越长寿,你就越倒霉。过去人们可能觉得喊万岁是封建社会的产物,这样说不够精确,无论中国的万岁,还是英文里的“long life”直译就是长寿,其实都是一种美好的祝愿,这不算什么封建。但是你对着受害人喊加害人万岁,对着犹太人喊希特勒万岁,那明显是找揍呢。应该说“对一位掌握权力,又缺乏制衡的人喊万岁”才是封建社会的产物,只有在这种情况下的万岁是喊不得的。

    那么让很多中国人不解的是,为什么到了西方现代民主制度下依然有人喊女皇万岁,天皇万岁。为什么这样的万岁可以喊呢?这还要从君主立宪制说起。记得小时候对一件事非常不解,那就是日本战败以后,美国在日本抓了很多战犯,有些通过审判枪毙掉了。大家都知道,日本打仗是为了效忠天皇,觉得天皇才是日本的罪魁祸首,为什么不把他直接拉出去毙了?后来到了国外上学才知道君主立宪制的概念,原来像日本天皇,英国女皇这样的角色在他们国家里面只是一个象征,其实根本就没有任何实权。他们既不能决定打仗,也不能决定投降,注意我指的是决定,这个“决定”是由管理这个国家的人确立,由象征这个国家的人颁布的。君主立宪的概念其实就是一种制衡的关系,女皇可以否决宪法,但是没有权修改宪法。这就像美国这样联邦共和制的国家,参议院投票某一项法律是否通过,但是他们没有权修改,而众议院只负责修改和建立,但是不敢说是否能通过。中国提倡了半天民主,这些细节是政府不想让民众知道的,民主的本质是建立制衡。

    人们对君主立宪制不了解的原因在于中国的当权者听到“光荣革命”这四个字就会心惊胆战,多少年来尽最大的可能来屏蔽和掩盖这四个字,故意把革命渲染成为暴力行动,这恰恰利用了百姓抗拒暴力的心理,让人们为了防止动乱而忍耐。这样的做法才是真正的动乱之源,因为百姓只能在暴力和忍耐之间选择,当忍耐到达极限的时候,暴力就产生了。稍微细心的人在网上查一下这个词就可以了解到,当年的这场革命是英国皇室和平地把自己的权力让出来,让人民自己管理这个国家。英国女皇只保留颁布和否决宪法的权力,其余国家事务由英国首相向女王负责。这场不流血的革命建立起人类最合理的制衡机制之一(注意这里说的不是民主机制,因为没有制衡的民主是谎言),相对于历史上“但凡革命,就会流血”的事实,人们称这场革命为“光荣革命”。回顾历史,当年康有为主张的就是在中国实行君主立宪制度,要是慈禧太后能够和平让权于民,现在中国喊她的后代万岁不为过,因为没权祸害百姓的人,多活几年其实也无妨。孙中山的暴力推翻是因为封建掌权者不让步,从那时起,中国这一百多年来内忧外患不断。根源在于管理国家的这帮人没有制衡,人们对于掌握权力,又没有制衡的人喊万岁,那这个国家永远好不了。

    权力这个东西要是没有制衡,无论是给国家,还是给自身都会带来灾难。因为这样的人生死会改变历史,对这样的人保护的成本就极大,他们自己也会提心吊胆。你别看历史上美国总统有被暗杀的,但是杀了他们不会改变历史。细心的人会发现,几乎所有被暗杀的美国总统都是在公共场合与老百姓接触的时候被人开枪的。细看这些历史,你会发现不是枪手有多大的能耐,而是保安不够严密,总统自己也不小心,他们觉得你杀我没用,历史不会因为我而改变,事实也是如此。那么我们甚至可以反过来推,死了不能改变历史的人大家才能对他喊万岁,而中国正好相反。毛泽东七六年的死彻底改变了中国的近代史,当然我没有咒骂的成分,因为这是事实,所以我们把他死后的改革开放看作分界线。其实他要是庐山会议让权退位,安享晚年,没有发动什么文化大革命,活到现在其实也无妨,喊万岁也无妨。

    这就要说到邓小平了,在中国的历史上能够主动让权的人不多,他算是其中的一位,他的伟大之处就是从他的这一行为开始免除了掌权人的终身制。因此人们衷心祝愿他能长命百岁。但是中国长期以来的封建体制造成了一些微妙的尾巴,那就是退下来的人依然能够发挥自己的余热,当人们举棋不定的时候,希望推出来某些没有制衡的人来做决策。众所周知的二十一年前春夏之交的那个事件,使邓小平的名望大打折扣,因为退下来的他被人们推到了没有制衡的决策者的位置上,到底应该怎么做全看他的了。由此看来,一个掌握权力,又没有制衡的位置不但是害民的,也是害自己的。

    那么这里讲的道理是:只要这个没有制衡的权力位置存在,你喊任何人万岁都可以,唯独不能喊坐在这个位置上的人万岁,因为他是人,不是神,他的决策假如出现错误会给民众带来灾难,而任何的人都有可能犯错误的。民主制度是靠制衡分散掌权人的决策风险,这样才能使这个人活下去,而不是非要把他弄死。建立民主制度是要去掉这个位置,不是这个位置上的人,只有去掉这个位置,所有人才能万岁。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