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典故杞人忧天,到底嘲笑了谁?
分类:精选旧文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12月19日 08时44分  阅读:4651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黑白先生

    大约春秋时代,列子写了一个故事叫“杞人忧天”,说在杞国,有一个人怕天塌下来。无处躲藏,整天寝食难安。这个故事比喻不必要的或缺乏根据的忧虑和担心。指本来没事,是自找麻烦。

    杞人,这个杞国的人,庸人自扰的被后人嘲笑了两千多年。我却认为,这个忧天的杞人是个先知先觉者!他勤于思考,所以会有一些超前的想法,只是没有勇气挑战无知的世俗,怕引起嘲笑和非议,所以再也没有往前走一步,就退缩了。以至于连个名字都没有留下来...

    可是后来,其实据史料记载,在春秋时期,古杞国的确发生过几次大的天灾,常有陨石坠落。杞国下起了陨石雨,大地被砸出了很多大坑,还发生了地震,地面上被撕裂出一条条大沟....用现代的话说,杞人真是位了不起的大预言家啊。

    几千年来,国人之中,最有想象力的人,就是那个活在成语“杞人忧天”里的杞人,他是有想象力的哲人,正是在他那看似无谓的忧虑中,渐渐领悟到了他对生命能在刹那间终结的深深的忧思。只是肤浅的我们常常只把杞人忧天当成一个蠢人的故事来讲述。愚人总不能自知。我们总是嘲笑别人表面上的幼稚,然后因此自命不凡,却忘掉自身隐处,缺乏危机感、短视、长久以来已经深入骨髓,而不知我们的自然灾难,人为灾难皆是由此而来。

    几千年来,我们虽抵挡了灭族,但没有诞生过真正的思想家、哲学家。因为在我们这里,与众不同的人,有想象力的人会被嘲笑,我们的大脑从不涉足深层次的思考。总是含含糊糊,从来没有认真想过问题,也没有很严密的哲学和逻辑体系,可能和孔子“未知生焉知死”有关系,不刨根求底,能对付就可以。末日之说源于西方,在圣经中有详细论述,是宗教产生的基础。西方宗教文化讲生死。宗教启发了西人,我们从哪儿来?要去哪儿?最高深的宗教哲学都研究死亡,参透死的意义才能回答生的价值。而中国唯一杞人忧天这个成语有末日的意思,却被国人嘲笑。我们的哲学观,是避谈死,只讲生,只讲如何活得更好。所以“好死不如赖活着”,所以我们对死的世界很惶惶,因此对生就很凄凄,所以欢乐的人很少,“杞人忧天”或许是我们的根,不忧此必忧彼,所以我们并不快乐。

    嘲笑杞人,让我们缺乏忧患意识,使得国人缺乏开拓进取和开创精神,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自古就有“出头的椽子先烂”、“枪打出头鸟”、“树大招风”……之说.这种明哲保身的滑头在待人处事中自卑自下,不可与众不同。既不喜他者指手划脚,也不容恳切批评,既安享外来谬赞,又过甚其实,自我贴金,乐此不疲,不知危之将至。鲁迅在《人间论》里,有很好的讽刺,他说,无名肿毒,倘若生在国人身上,也便“红肿之处,艳若桃花,溃烂之时,美如乳酪”。

    现代社会,我们的产品除了模仿有多少创新呢?还真想不起来。创新意识需要培养,看看美国电影,灾难片、科幻片,灾难片说明美国人的忧患意识,科幻片说明美国人丰富的想象力,这都是创新不可或缺的,看看国产片,历史剧,都是些婆婆小姑子鸡毛蒜皮的小事,要不就是上演职场的员工与经理之间,历史里皇帝与大臣之间的熏心与你死我活。

    欧洲是现代艺术、宗教思想、哲学体系、工业文明、现代政治体的发祥地,原因就是有像杞国的杞人那样有想象力的人多如牛毛。正如爱因斯坦所说,想象力比知识重要,因为知识局限于我们已知范围,而想象力则覆盖整个世界。有想象力的人才能进行创造性劳动。知识+想象力,才是人类战胜各种阻力,文明进步的法宝,门捷列夫在梦中参透了元素周期表的规律,牛顿从苹果坠落总结出万有引力。我突然想,假如牛顿生在中国,是不是会诞生一个“牛顿忧苹果”的典故呢?

    杞人的多虑。以今天地球的状况来说,杞人忧天更是非常有道理,环境污染、水资源、地震、火山爆发、小行星撞地球、核扩散、战争等等的深刻思考。也让我们更加珍视浩瀚宇宙中这个小小的蓝色星球,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