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希特勒是个好领导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12月12日 01时38分  阅读:5598 次  评论:1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无能子

  有这样一位领导人领导,上台后推行了如下措施:把个税起征点定在6000元;积极创造就业岗位,拯救“啃老族”;鼓励生育,奖励“光荣妈妈”;补助儿童,提升工人养老金;为困难家庭提供经济适用房和廉租房,征收房东房产税,且禁止其擅自提高房租;许诺给人民发放汽车,推强制车险;抬高关税壁垒,补贴本国农业;发行国债,狂铺高速公路;对资本家、高收入者增税;没收“公敌”的财产,分给人民……  

  现在问:满分10分,你给这位领导人打几分?什么,零分?好吧,你已经看到本文标题了,知道这位领导就是阿道夫•希特勒,他领导下的党就纳粹。“怎么能给恶魔打高分嘛!”你一定在嘀咕。但且慢,你不妨忘了标题先,把希特勒换成别人,那你打算打几分?  

  我相信,甚至愿意赌两块钱,去掉一个最低分、去掉一个最高分,总评分将高于8.5。  

  可他是希特勒啊!纳粹魔头的本来面目,居然是天使?德国学者格茨•阿利在《希特勒的民族帝国:劫掠、种族战争和纳粹主义》(译林出版社2011年1月版)中告诉我们:对于纯种雅利安人来说,希特勒不仅是天使,还是“先驱”。  

  人民,你伤不起!  

  “今天的欧盟农业制度、配偶分割课税制度、道路交通规则、机动车强制责任保险制度、儿童补助制度、税率等级制以及自然保护的基础都源自那个时代。”(第11页)格茨•阿利爆出猛料——“福利国家”的雏形是纳粹德国。匪夷所思?实际上社会福利政策并非纳粹的原创,俾斯麦那会儿就挺成熟了,希特勒不过是深入发展而已。  

  当然,和平年代搞点社会福利不算啥,打了仗还继续搞,而且变本加厉地搞,才是最难最难的啊。最难最难的事,希特勒做到了。  

  1943年3月,希特勒发表重要讲话:第一,战争期间最好别增税;第二,即便征税,起征点也应提高至6000帝国马克;第三,可削弱高收入者的购买力,让艺术品等奢侈品涨去吧,但必须控制日常用品的价格,对其免税,因为“大众的购买力才是最根本的”。(第59页)——哇塞,好与时俱进的科学福利观啊!  

  遵循最高指示,直到战争结束,“德国工人以及大部分的雇员和公务员都没有支付过一芬尼的直接战争税。”(第54页)纳粹内部也存在反对声音,财政部长施维林•冯•克罗西克就主张提高税收,可每一次,都被希特勒、戈林、戈培尔等大佬否决,并且战况越恶化大佬越固执。  

  大佬们为什么那样爱护人民,爱得绝对炽热爱得非常激动爱得抱得你比来月经都痛?还不是为维护统治嘛!  

  希特勒通常被看作落魄文青、疯子,于是人们很奇怪,素以理性著称的德国人,怎么会集体抽风的?其实,意识形态只是大众狂热的部分原因,有好处捞才是主因——因为捞得越多越狂热,所以危机越重出手就越要大方。  

  1933年德国有600万失业者,希特勒制定了“工作、工作、工作”的竞选口号——人民渴望什么我就背书什么,是个政客都懂。别说,希特勒还真不赖,几年内德国实现了充分就业,人民很高兴,领袖很愉悦。看来,希特勒是个守信用的好政客。还没完。1942年,德军基本输掉了斯大林格勒战役,按理说帝国处于危机中,大家该勒紧裤腰带了。偏不。根据希特勒的指示,现役军人家庭的优惠要翻倍,到战争结束,他们每年得到的补助竟高达10亿帝国马克。同年,儿童补助金和家庭补助金也猛增96%!  

  经济部部长丰克觉得负担太重,建议削减,可想而知,这又遭到了希特勒、戈林和戈培尔的抵制(第73页)。他们很清楚,一战时德国国内民生极端糟糕,前线军人的境遇惨不忍睹,结果德皇吃了大亏,既因“德奸”输掉了战争,又因得罪各阶层丢失了皇位。因此,纳粹上台后千方百计拉拢人民。用格茨•阿利的话说:“不断地运用社会政策进行贿赂构成了希特勒民族国家内部政治统一的基础。”(第73页)受惠于该政策,二战期间,德国普通人的生活水准比战前和战后还高些。  

  疯子的表象后面潜伏着一颗精明的心,希特勒早就领悟到:人民,你伤不起!  

  抢自己人  

  既然要贿赂人民,自然不能对人民增税,可贿赂款从哪来呢?一个字:抢。抢谁?三种人:国内高收入者、被占领区民众和犹太人。  

  德国国内的高收入者,尤其是企业家首当其冲。1920年,魏玛共和国开征企业法人税,在通货膨胀的日子,这成为消除财政赤字最重要的税收。希特勒得寸进尺,把税率由20%提高到40%(第39-40页)。后来又增添了一项“战争附加税”,适用于年收入超过5万帝国马克的企业法人。此外,军方向企业订货时,“打白条”是经常的,付清款项是稀罕的。  

  就这样,超过一半的企业年利润落入了帝国财政部腰包。1942年后,该比例升至55%(第63页);1943年,达到了至少八成,“再加上国家恶意的支付拖延后,企业的利润已经明显地减少了,然而,国库还要对这已被掏空的利润征收65%的税负。”(第69-70页)  

  纳粹还想尽办法对烟草、烧酒、啤酒等“奢侈品”征附加税;对股票、证券征税;强迫有钱人购买爱国债券。最绝的是禁止涨房租,开征房产税,并将升值部分充公。  

  总之,德国的高收入者为战争买了大单、出了大血。据格茨•阿利估算,纳粹统治期间,他们被掏出了400亿帝国马克,为德国的侵略战争作出了巨大贡献。难怪戈林的财政顾问奥托•多纳热情洋溢地表示:“所得税以及企业法人税的递增解决了国家所需要的大部分收入。”(第63-64页)  

  不过官僚的话不能太当真,当时德国没那么富裕,高收入者仅占全部纳税人的4%,哪怕把他们的打底裤都扒光了,还是远远不够填战争经费。自己人不够抢怎么办?什么怎么办,抢别人啊!  

  抢外国人  

  我们看特吕弗电影《最后一班地下铁》,沦陷后的法国物资匮乏、物价飞涨,普通人每天吃不到几片面包,连浪漫的性趣都给饿干净了。波兰斯基的电影《钢琴家》显示,波兰人的日子也很难挨。《盖世太保枪口下的中国女人》是中国式烂片,但也告诉我们,比利时人同样饥肠辘辘……反正,沦陷区的天是阴暗的天,沦陷区的人民好悲催。  

  有悲催的就有开心的。谁?德国人呗。  

  德国的指导原则是:打下一个地方,驻军的军费就由当地承担。这性质,相当于黑社会保护费吧?别说,纳粹真推出过一项“防务捐赠”,意谓“为换得军事保护而对帝国防务的捐献”(第78页)。你看,当事人自己都不遮遮掩掩。  

  要收多少保护费?帝国财政部1941年10月公布过数据:占领军军费占比利时年财政收入的125%,荷兰的131%,塞尔维亚的100%……(第171页)咋那么贵?废话,只要黑社会愿意,苛捐杂税都算在保护费里,你管得了么?最搞笑的,“大不列颠空战”是德国和英国间的较量,可德国那边的军费全是法国傀儡政府填的——比日俄战争中的大清朝还冤啊!  

  对盟友,德国也照样敲诈。意大利算铁哥们了吧,希特勒和墨索里尼,同志加战友的反革命情谊啊。可亲兄弟明算账。1943年9月,德军进入亚平宁半岛“帮扶”老战友,事成后立马要保护费。结果,墨索里尼从殖民地辛辛苦苦抠来的财富,统统进了好兄弟的腰包。在托纳多雷电影《西西里的美丽传说》里,玛莲娜出卖肉体给达官显贵,换取微薄的食物。可见意大利美女们被剥削到什么程度。  

  到二战结束,德国捞到的保护费总计131.63帝国马克——你没看错,格茨•阿利是以“10亿”为计算单位的!

  这不是明抢吗?这算啥,暗抢才厉害呢!靠什么暗抢?钱。“用钱那叫买好吧!”有人抗议了。抗议无效,因为钱是纸币。

  希特勒上台伊始许诺全民就业,上台后又大力发展军工,这些都需要钱。钱用到这些地方,其他领域难免捉襟见肘。很快,德国出现了“短缺经济”的典型症状——日用品遭疯狂抢购,货架就像太监的下半身,空空荡荡。摧垮魏玛共和国的通胀大潮正蠢蠢欲动。财政顾问们提出了对策——嫁祸开始了。

  首先,操纵外汇兑换率。法郎对帝国马克被强压到20:1,贬值四分之一;捷克克朗贬值三分之一;卢布最不受待见,贬值470%。利用汇率政策,纳粹政府以极少的帝国马克换取极多的当地货币,随即大肆收购物资,一部分供养驻军,一部分运回国内抵消通胀。

  纳粹还在占领区发行所谓德国信贷银行纸币(RKK),面额较小,从0.5到50不等,作为辅币供士兵使用。发行RKK的帝国信贷银行有黄金储备吗?没有;准备金率多少?零;和当地货币的汇率比多少?看心情。这不还是抢劫嘛。没错,但抢的不是钱,是物品。

  RKK不能在德国流通,但帝国马克可以汇往占领区,按官方牌价兑成RKK。聪明人看出来了,RKK是盯着帝国马克的,帝国马克又被强行高估了,因此德国人用RKK在占领区购物很划算,反之,占领区人民拿着既无黄金做后盾又无信用做保障的RKK,跟拿着一叠废纸没区别。何况,RKK只在占领区有效,不花完你留着干啥!

  于是,德国士兵拼命购物寄往国内,老爸老妈大奶二奶小三人人有礼物、天天有惊喜。士兵们还催促家里人多汇点帝国马克过来。“许多家庭通过这种方式花掉了在德国配给经济下毫无用处的闲置资金。”(第285页)

  及时行乐的风气也蔓延。一想到自己快战死沙场了,士兵们吃喝嫖赌无所不为。有点家庭责任感的则血拼扫货。1943年初,苏德战场的主动权逐渐易手,德军败象已露,然而仅第18军,就从列宁格勒前线往家乡寄回300多万个军用包裹,里面装满了“战利品、烧酒和吃不完的食品”(第101页)。

  通过这些手段,德国的通货膨胀转移到了占领区。德国人富得流油,占领区人民水深火热。法国最惨——它富甲欧洲,最让RKK兴奋。有蠢货说“货币战争”是犹太人搞的,蠢货们不知道,纳粹才是货币战争的祖师爷。

  抢犹太人

  二战期间纳粹广建集中营、灭绝营,屠杀犹太人,遇难者在600万左右。希特勒为什么如此仇恨犹太人?一般都从种族主义角度讨论,充其量再追溯他的“心理阴影”。其实还有一个重要原因——犹太人有钱。600万遇难者,即便只从每个人身上榨出100马克,加起来也是笔巨款啊。

  问题是要榨,得找个借口。对高收入者增税,就说他们赚得太多,应该回报社会;抢占领区,就以“保护费”为名;抢犹太人呢?简单,宣布他们的财产是“人民的财产”,动员广大群众为分赃而参与抢劫!

  1938年4月26日,纳粹出台新规定,强制财产超过5000帝国马克的犹太人进行申报,如有所藏匿,财产将没收,本人被处以十年以下徒刑。这一招够狠,纳粹很快弄清楚了蛋糕究竟有多大。

  当然,申报不等于打劫。戈林称,纳粹是讲信誉的,要和野蛮的法国大革命划清界限,放心,“被没收财产的犹太人都获得了帝国国债的转让证书,他们因此而享有利息。”(第46页)。瞧瞧,纳粹把“和平赎买”玩得炉火纯青,犹太人还不快点感谢国家?

  同时,纳粹还宣称犹太人犯有原罪,必须支付“赎罪金”。聪明人问了:犹太人不是把财产都换成了国债吗,那就卖掉它付赎金啊。纳粹早料到有这一手,遂规定国债不能转让!没办法,犹太人只好被迫出卖房屋、证券。

  第一笔“犹太人赎罪金”计10亿帝国马克,把帝国财政收入提高了整整6个百分点,填补了国库亏空。

  鲨鱼舔到血后更疯狂,犹太人赎罪金被扩大为所有财产的20%,后又扩大到25%。并且,“如果其中个别犹太人谎报财产或是根本不缴纳或是部分逃脱其缴纳义务,那么承担责任的不是德意志人民,而是由犹太人相互承担责任。”(第51页)这叫什么?对啦,“连坐”嘛。希特勒八成读过商鞅、韩非子。



  据格茨•阿利统计,国有化犹太人财产和缴纳赎金带来的收益,占二战前几年德国财政收入的9%。这些收益流向哪里了呢?除了你懂的地方,还有德国普通人的口袋。《德国税报》说得明白:“没收犹太人财产而产生的所有收益都归帝国所有,由帝国用于其基本需要以及用于所有德国民众的福祉。”(第50页)

  随着“闪电战”高歌猛进,这些政策被搬到了波兰、匈牙利、比利时等占领区,且日益演变为赤裸裸的劫掠。占领区上缴的“保护费”,很大一部分就来自于当局主动没收犹太人财产。

  这种地方犹太人肯定待不下去,想逃却没那么容易——要想出国门,留下买路财!格茨•阿利举了个例子。德国明斯特的乌尔曼夫妇经济状况良好,财产总价值为4.72万帝国马克,但逃往卢森堡时,纳粹只允许他们携带10帝国马克!即便如此,他们也没保住性命。1941年,乌尔曼夫妇被送往罗兹集中营,最终丈夫死于体力衰竭,妻子死于毒气室。(第185页)这真应了庄子那句旷古名言:“无适而非君也,无所逃于天地之间!”

  感谢国家,感谢福利

  《希特勒的民族帝国》的最末一句发人深省:“如果要谈论纳粹主义和种族清洗,那就不可避免地必须提及数百万普通德国人从中所获得的好处。”(第297页)格茨•阿利总结了两条:第一,至少有三分之二的战争收入是从外国或外种族抢来的;第二,德国低收入者和普通收入者承担了战争支出的10%,收入较高的德国人承担了20%,剩下的统统由外国人、强制劳工和犹太人分摊(第269页)。

  什么叫发战争财?这就是。而且不仅高官,普通德国人也发了。格茨•阿利认为95%的德国人均属“统治阶层”,“轰炸的受难者穿着被谋杀者的衣裳躺在床上长长地舒了口气:感谢上帝,又一次逃脱了!感谢上帝,国家和政党如此快速地就帮助了我们!”(第261页)

  现在知道为什么刺杀希特勒那么难了吧——人民不乐意啊!相反,墨索里尼把意大利人民害苦了,最终被游击队活活弄死。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说的就是这哥俩的不同命运。

  军事史家总爱指责希特勒是“战争狂人”,背叛了德国陆军的战略传统。照克劳塞维茨的《战争论》,领导人必须把政治置于军事之上,战争应该是有限的:目标明确,达标后及时停止。政治家不能被军人牵着鼻子走,让子弹没完没了地飞下去。

  从俾斯麦到老毛奇都是《战争论》爱好者,他们制定的战略是:为避免陷入两线作战,应首先集中兵力,击垮一个方向的敌人,回过头来再收拾另一个。随后,逼敌人坐下来,谈判。俾斯麦和老毛奇都清楚,德国统一不了欧洲,更别说做“世界帝国”了。他们很务实:利用战场优势,捞取尽可能多的实惠。

  乍一看,希特勒的确违背了这个传统,违背了克劳塞维茨的教诲——他竟妄想横扫欧洲,还攻北非、惹老毛子,打起了“超限战”,简直抽风啦!但《希特勒的民族帝国》告诉我们,他精着呢。

  纳粹趁魏玛共和国遭遇严重危机而崛起,它应付危机的方式是比凯恩斯还凯恩斯的法西斯主义:放宽货币政策、行政干预市场、政府提供就业岗位、扩充军备……这种扼杀自由的政策,说穿了就是饮鸩止渴,短期看很美,长期看大家一块死。

  可是,没人想死,不但不想死,还想活得更好些。咋办?抢别人去。抢两三个地方还不够,得拼命地抢、持续地抢,世世代代抢下去。“纳粹头目必须推进扩张。每一个停顿都可能意味着反动政府的即刻终结。”(第290页)抢来新土地、新财源,才能“再分配”,接济劳苦大众。

  所以,希特勒绝非简单的“战争狂人”,他的决策皆扎根于政治目的——用社会福利笼络民心,而为了持续提供福利,必须扩张。问题在于,当政治目的被绑上社会福利这辆战车时,就只能冲向深渊。巴斯夏说:“如果贸易是自由的,还要军队干吗!”第三帝国恰为反面教材:贸易不自由,才会有越来越多的军队、越来越重的杀戮。

    在此过程中,普通德国人获益了,心甘情愿地扮演帮忙和帮闲的角色。促成希特勒的疯狂的,正是贪婪的人民。但贪婪是要付代价的——数百万德国人死于战场,许多城市被盟军炸成废墟。“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是经济学第一规律。你要社会福利吗?好,拿命来!



    笔者简评:

    若要我写此文,题目可能要改为《希特勒是个好领导吗?》

    设若这个人不是希特勒,谁能说这样的领导和社会制度不好呢?有可能这比一些小百姓心中的梦想还完美几分,抑或说祖祖辈辈几千年也没想到过还有这样的好领导好社会好制度。就是今日在地球村平心而论,如果仅仅对一个国家内部而言仍不失为是一种大多数人见人爱的好领导好社会好制度。

    但是没有这一套,希特勒怎能忽悠煽动起德国人的战争热情和干劲儿呢?

    如若跳出国家这个狭隘的小圈子,站在全人类的高度和大视野观察再来俯视一个国家领导人以及其制度优劣,不仅仅是给国人带来所谓好日子或幸福生活就是好领导好社会好制度,更要看走的是一条什么样的路,是把国家带往文明民主自由的幸福之路,还是引向战争与世界公理为敌的罪恶深渊;国家和民众的财富是建立在自己发奋图强致富的基础之上所得,还是通过武力侵略和掠夺别国财富而发财。真正的好制度,一定是在和平文明的基础上尽力发展本国经济和其它事项,同时有一条不可触及的底线那就是不得以损害其他国家利益、公民合法权益和反文明。背离这些,就是给本国的国民带来什么样的财富或好日子他也是一个人类历史上的罪人,甚或说是罪人中的罪魁。历史上,这样的人不仅仅是希特勒一人。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