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愿天堂里没有领导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12月08日 19时16分  阅读:4696 次  评论:5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欧阳乾的世界

今天是12月8日,新疆克拉玛依火灾的纪念日,

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这场人间惨剧。不管遗忘与否,这件事都永远定格在了那惨绝人寰的瞬间,定格在了人类历史的耻辱柱上。

这一天,值得我们铭记。

记住那一句无耻到极点、没有一丝人性的话“同学们不要动,让领导先走!”

就是这一句话,如同一把锋利的剃刀,剖开了官员臃肿的皮囊,露出了他们最丑陋、最卑劣、最无耻的一面。说到克拉玛依大火,时隔多年,我们面对的不仅是288个孩子的尸体,还有那些不管是事前还是事后永远都在道貌岸然的嘴脸。

每次回顾一遍事情的经过,都让人撕心裂肺:1994年的12月8日,新疆克拉玛依市教育局的官僚们为欢迎上级“验收团”的25名官员,组织了全市最漂亮的能歌善舞的中小学生们在友谊馆剧场举办了“专场文艺演出”。在演出中,舞台突发火灾,当时教育局的官员站出来叫道:“同学们不要动,都坐下,让领导先走!”

那只是一群中小学生,习惯了听话的孩子们啊!于是,他们都乖乖的坐下了,在自己的位子上等着,等领导们走了以后,他们才开始撤离。可那时电灯已灭,大火蔓延到剧场四周,唯一逃生的安全门已经被熊熊火焰堵住——学生们失去了撤离火灾现场的最佳时机。

领导走完了,衣冠楚楚,毫发无伤,而769名来自15所中小学的师生全都陷入了火海之中,323人死亡,132人烧伤致残。在死者中,有288人就是那些天真活泼能歌善舞的中小学生。

那个场景,只是想想,就让人目眦尽裂。火灾发生后,在馆外500米的消防车过了45分钟才到,但第一次来的时候竟然是三辆没水的空车,要回去之后再折返。而且他们连最基本的破门工具也没有,最后门是由在馆外的市民合力破开的,门打开了后,里面摞了一堆孩子,有1.5米高。

有的孩子,外面烧焦了,内脏还没损坏,有家长在太平间里发现自己的孩子还有心跳。有医生说孩子尸体上有男士皮鞋的脚印,也有女士高跟鞋的脚印,有些孩子是被踩死的……

那是克拉玛依有史以来最寒冷的一个冬天。

这些年幼的生命仿佛在历史的长河里没有激起任何的浪花,记得他们的人越来越少,这件事情也被刻意的越来越淡化,时至今日,也从未有过什么官方的纪念。

或许每一天都记得这些孩子的,只有他们的父母吧,而那些失去孩子的家庭,有些早已解体;还有一些相对两无言的夫妻,怀着刻骨的悲伤过完此生。有些家长,火灾发生时当场就疯了,也有是后来疯了的……周云蓬在歌曲《中国孩子》里,第一句就唱到:“不要做克拉玛依的孩子,火烧痛皮肤让亲娘心焦……”

而你想不到的是,那些当时在场的领导们,只是因为“玩忽职守”被定罪,过没几年又以保外就医名义放了出来,有些更重新入党升官,前途似锦。


克拉玛依的大火,只烧了20分钟,就在这20分钟里,它让我们看到了人性丑陋和卑劣的最底限,看到了穷极人类思维边界也无法想象出的黑暗一幕。大火已经熄灭了22年,但我相信,悲剧如果再重演一次的话,先走的还会是领导。

我想起曾经看过的电影《泰坦尼克号》,在沉船之时,由于救生艇不足,许多资产阶级富人和贵族不是利用各种优势“先走”,而是纷纷主动让出逃生机会,让妇女和儿童先上救生艇,这与我无产阶级官员形成了多么大的反差!

与官员形成反差的,还有在大火中那些尽职尽责的老师们,他们不是领导,却拿出了让领导望尘莫及的风骨和勇气,在火海中,他们尽了自己最后一丝力气救出能救的孩子,然后葬身于此。当时共有四十多名老师在场,其中有一半人以身投火,殒身不恤。后来发现许多老师的遗体,不是张开双手拉学生,就是扑在学生的身上,他们在危难之时以自己的血肉之躯,掩护孩子到最后一刻。这些人是真正的英雄,可惜的是,媒体从未做过详细的报道。

克拉玛依大火,是一件让媒体失声的公共事件,无人提及,无人问起,无人回忆。或许就像鲁迅先生说的那样,中国一向“少有敢抚哭叛徒的吊客”,谁还会每年记得那些个跟自己无关的孩子呢?网上也有一些零星的祭奠,也无非是不肯忘却的人寄托的一些缥缈的哀思,而真实的过去是那么残酷和无奈,人性在大火将至的逼迫中尽显恶浊的卑劣,连上帝也无力拯救已经污秽的灵魂。

愿天堂里没有领导。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