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枉杀贾敬龙启了一个新的时代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11月18日 15时35分  阅读:5640 次  评论:3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刘尔目

    2016年11月15日上午,在千万“刀下留人”和“杀贾敬龙后果是滥杀”的呼声之下,中共当局毅然决然地依法枉杀了河北青年贾敬龙。验证来得太及时了一点,2016年11月16日下午,陕西延长县,也是村主任,不过他没有何建华那么幸运,杀手杀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家人,直系旁系一共8口,上有60岁的老人,下有3岁小儿,最新消息已经死了4人。能杀就多杀,还有千万别自首。
 
    中国所有的不公,最终都能找到中共权力的影子,这是一个不公的体制。而持续地制造各种不公,除了可以给各级掌权者带来利益,还可以时刻彰显权力的存在,也可以让平民在解决各种不公事件的过程中消散精力,无法去思考解决这个体制本身。面对不公,有人选择了烧死自己,有人选择烧死和自己一样的平民,有人维权路上被警察开枪打死,有人在被精神病院里死掉。有像杨佳这样的奋起杀倒一片最后被杀的,也有贾敬龙这样的理性杀人后仍然被杀。有这么多死法,当然也有活路,比如贾灵敏那些走向职业维权的,还有一些跳出维权走向政治反抗的。未来,选择被死亡的应该越来越少,而选择杀人的会越来越多,而走向政治反抗的也会越来越多。
 
    中国这个体制官民矛盾本来就十分尖锐,但是之前一直以来还能保持某种对话,包括司法救济和上访维权,以及贾敬龙那种自首,也就是说官民之间还有一定的模糊地带。但是枉杀贾敬龙,加上前不久打死讨薪妇女周秀云的恶警只判五年罚酒三杯,体制外杀体制内的必须死,体制内杀体制外的必须活,彻底撕裂了体制内外这个模糊地带,中国真正分成了体制内和体制外两个群体。
 
    在中国,共产党靠着飞机、大炮和机关枪的威慑维持这个统治持续,各级爪牙也有恃无恐无恶不作。但是他们忘了,共产党的大炮机关枪不可能放在他们家门口,而是放在军区大院。真正处在体制末端作恶的爪牙,并不能得到保护,他们在面对菜刀的时候并没有任何的优势,一次次轻松被冤民杀掉就是证明。所以我劝那些自恃体制撑腰作恶的,一定要想想自己的家人,不管是为了效忠,还是为了利益,都不值得冒那么大的风险。体制活着的时候保不了你,体制倒台之后更是把你这些恶徒和家人暴露在复仇者的面前。
 
    贾敬龙案子的审判,应该是即使中共高层也压根没有想过真靠枉杀贾敬龙来防止民杀官,更多只是希望借此安抚一下最基层的爪牙。但是最好的处理方案,显然应该是顺从舆论,给贾敬龙留一条活路,这一方面给舆论一个交代,保留和民间对话互动的频道,同时也对基层爪牙一个警告,适当收敛。这对体制和民间是一个双赢的结局,真正有利于保持体制秩序的。但是如此好的处理方式,即使是已经登基核心的某包,虽然自己蠢,但是身边人未必蠢,为什么不敢采用呢?说到底还是自己那点小九九,担心成为众矢之的。连居于核心的都不敢真正保这个体制,这个体制得分化到了什么程度?
 
    延长灭门案中有个细节,记者联系县委办主任协调抢救事宜,对方以“已睡下了”为由挂了电话,而镇人大主席草草看了十分钟就悄然离去,是家属自己叫来救护车把重伤者送来延大附院。看看,过去给镇上和县委卖命,真到出了事情,结果是如此的冷冰冰,这值得每一个正在作恶的爪牙思考,你将如何选择!当然也许有一天冤民杀人的范围从村上升级到了镇上、县委,市委和省委也是采用同样的方法冷冰冰应对。当局杀贾敬龙,并不是给何建华报仇,而是安抚何建华们的情绪好继续卖命。
 
    枉杀贾敬龙,开启了一个尽可能多杀人的新时代,也开启了一个彻底割裂体制内和体制外的新时代,这个体制必将在更加摇晃中松动和崩塌。贾敬龙案网络“刀下留人”留的不只是贾敬龙,还有各类爪牙和家人,当然也包括赵家。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