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是谁把贾敬龙逼上梁山?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11月12日 13时31分  阅读:5545 次  评论:2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佚名

   逼上梁山的故事中国人大多耳熟能详,大概从秦始皇暴政开始,延续几千年,中国历史上演绎了一出出逼上梁山的悲喜异了。所谓梁山,是指今山东省东平湖西、梁山县南一带,北宋以后,这里成为农民起义军的根据地。《水浒传》里的宋江、林冲、鲁智深等多人都是为官府所迫,最终走上了梁山。

   姚雪垠在他的小说《李自成》中也说:当年跟随李自成谋反的人差不多都是被逼上梁山。近代史上,跟随共产党闹革命打天下的一大批文官武将,也是因为目睹社会不公贫富悬殊地痞恶霸横行乡里,而最终被迫走上了革命道路。

   近日,被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死刑的贾敬龙,本是一个很平凡的青年,他勤劳善良,热爱生活,也热爱家庭,然而很不幸,目无法纪横行乡里的村支部书记何建华欺人太盛,最终把贾敬龙逼上梁山,贾敬龙用装修的射盯枪射杀了这位村支书,如果放在历史的大背景中,贾敬龙为民除害不失为一位传世英雄。

   贾敬龙在《一审法庭的最后陈述》中,详细完整叙述了自己为什么会用射盯枪射杀村支书的过程和心路历程,如果中国有陪审员制度,相信每一位陪审员听完贾敬龙的陈述,都会理解并饶恕贾敬龙一时的冲动和义愤,都会给他一条悔过自新的出路。

   贾敬龙说:“在此之前的两个月当中,我的生活一直处在危险、恐惧当中。我会接到恐吓电话,晚上会有小痞子过来捣乱,他们砸玻璃,用强光手电照我,给我的藏獒投毒,如果能调阅110接警和出警记录可以说明情况,有一次110到来后,小痞子一直在周围徘徊,为安全起见,警车在楼下待了一夜就没走”

   “我家三层楼房就值9万块钱,北高营拆迁500多户,只有我们一家没从财务室里领到3万1千4的搬迁费,欺人太甚了吧!”

   “我是个受害者,最原始的受害者,是这个世道把我逼得无以为继,走上梁山。”

   “2013年5月7日下午4:30,在我家周围埋伏了一天的强盗开始行动了,20多人个个面相狰狞,有光头,有纹身,他们手里拿着砍刀、片斧及各种棍棒,他们手里竟然有人持枪,光天化日,在周围上百村民围观下,众目睽睽开始执行他们的任务--强拆,楼房里有一男孩,勾机和小痞子前后夹击,在正义和愤怒面前勾机哪里刨他站到哪里,勾机刨下来的石块,砖瓦掉在他周围,砸在他身上,在僵持不下之外,小痞子绑架了他的父亲到楼下,用1米长的片斧瞄准爸爸的腿,问男孩是否下来,男孩当场就认输了,从楼上走下来,小痞子一拥而上,棍棒相加打完了,村口110警车放行,原来在村口另有一拨人阻拦着一辆警车,110响着警笛驶来之后,没有去抓身旁的小痞子,却把我这个受伤的男孩带上警车,是的,那个男孩就是我。”

   “在高营派出所我做了笔录,把刚刚发生的一切记录在案,我的头一直在流血,流到晚上八九点。对于110的到来就像是影视插播广告一样,110带我驶离村子,强拆继续,表哥用手机记录强拆罪行,小痞子把手机抢去,把我表哥,爸爸都打了,表哥在家歇了一个星期,上不了班。他们可恶到了极点,房子拆完后,把我家饲养的两条藏獒也顺手牵走,价值4万元。对于这点在派出所的我还全然不知,我回到家里,获悉这些我不知拿什么来叙述我的心情,对我来说:天塌了!”

   “我都要逼疯了,我一度患上精神强迫症,走路干活时我不由自己咬牙叫出何建华,别人都说我精神病。”

   “我放弃了婚姻,工作,我一度沦丧来到建筑工地,北高营村跑劳务市场的就我一个,我客走他乡,没有办法,没有人给我说法,那么好,我贾敬龙自取说法,我立下誓言,我是怎样被打出北高营的,那就用我同等的方式走回来,而且公开而且明确,就是我贾敬龙弄的你何建华。”

   “采取以暴制暴并非我野蛮凶险,我为人善良,并且务实。这并非自我标榜或者粉饰。在北高营村民随意打听我名声相当好,当然我所指案发前,我多年沉酿,并非为民除害,老百姓为我竖立拇指,我温文尔雅,热爱生活,珍惜生命,我有太多生活雅好,我绣十字绣,我种的花有一百多盆,在北高营算养花第一人了,哪家小孩得了脖疹都来找我要仙人掌。可以说别看我丑,其貌不扬但我绝对外粗内秀。了解我的亲人朋友都晓得,我长这么大没和别人打过一次架,没敢杀一只鸡,然而正是我这样柔弱的人了结的何建华,而且堪称惊涛骇世,惊涛是人们惊涛原来兔子急了真咬人,骇世是因为涉及两个敏感区域,一个是村支书记,一个是拆迁。通过微信腾讯互联网看到这一资讯者少则千万,石家庄算家喻户晓了,人们茶余饭后街头巷尾谈资。以我看守所感触到的,凡比我晚进来的,大都知道,且不分本地外市,当然了,我没有勇气坦言是在下。他们对此看法不约而同,不但没否认这一极端行径,还不知道的,那小子也是逼急了,是的,我都要逼疯了,我一度患上精神强迫症,走路干活时我不由自己咬牙叫出何建华,别人都说我精神病。”

   “但凡有一步可退,给老百姓留条生路,我不会走上这条不归之路。我为民除害,替天行道。正是何建华多行不义必自毙!我不但一雪前耻,这样何再也无法鱼肉村民,不然还不知他到底再干出多少坏事。有的人就是这样干了一辈子坏事仍却逍遥法外,对于何建华对于千古文明当中,所有贬义,讥讽之词都在谴责指责他,这就是北高营村父母官--何建华。”

   “我无愧我的良知,我除暴安良,惩恶扬善,平民愤,而且警示那些问题村官,这种敲山震虎的影响不矢否认,无形之中存在。在各地,像何建华这样的村霸为之不少,他们再胡作非为之时,心里要打鼓了,特别是不要再有非法拆迁的出现。”

   “我说这么多,并非我胆怯,贪生,我有太多苦衷,我所还原的都是最真实的场景,我抱定大义凛然,视死如归的姿态。早在元旦我就写下遗书,如不认定我自首就是冤假错案,而对于任何形式的量刑我无异议,我有志气,就有骨气,当然这里所指极刑,如果我真的要面以死刑的话,我愿捐眼角膜及一切有价值的器官,恳请法院或相关部门给与可行性准许,如愿以偿,我下跪感谢!”

    在最后的陈述中,贾敬龙还哭诉:“我时时惦念的只有我的家人,父母,我父母经受了这么多,他们身心憔悴,爸爸身上至少增加了3种老年性疾病。即此,村委会仍在刁难我家老人,几月前,村里发放最后一套回迁房,没有我家,原因不言而喻。我杀了何建华,他儿子又掌握北高营大权,作为报复,不给我家分房,我父母仍走在维权路上,举步维艰。找了镇政府,镇政府推荐人大代表,截至现在就是不给,我父亲的身体已经突破住院的红线,他们再经受不了任何形式的打击,我逼上了绝路,现在又要把我家老人逼上绝路。现在支撑他们的就是儿子的命运和正义,恳请谁能为我家老人做主啊?”

   “提及何建华以暴施政不得要提到两条腿,河北联诚物流公司这家企业入驻北高营时所签合同至2019年到期,然而在前年2013年被从北高营地面上赶跑。这家企业老板应该姓王,曾被何建华雇凶把腿打折。去年,北高营村民何帅同样被何建华雇凶把腿打折,对这两条腿,作为北高营村民何人不知又何人不晓。时间回到去年本时期左右,村民张喜堂女婿在小区门口与治保会民兵发生冲突,何建华闻讯赶来,凶神恶煞,指着这家村民:灭了你们家一个亿能摆平不?一个亿不够两个亿!现场围观群众很多,此言一出轰动全村。……”

   何建华,究竟是何许人也?据北京建研律师事务所赵晓亮律师披露:何建华曾因打架斗殴制作假冒伪劣产品先后被劳教被判刑,服刑之后又不择手段当上了村主任、党支部书记,这个欺男霸女、鱼肉乡里的地痞流氓,曾在公开场合宣称,自己买党票花了6万元,买村支部书记花去了200万元!这样一个劣迹斑斑的混世魔王,来管理一个基层政权,哪还有什么公平和天理可言?

   今天,许多人都在关注贾敬龙的生死,一个贾敬龙,已经搅动全社会的情绪,许多人都替他感到惋惜,在基层政权暴力肆虐的时代,每个人的选择其实都很有限,要么苟且偷生做一个顺民,要么站出来大声呐喊以命抗争,人们本可寄希望于法律,然而公平正义的法律在许多地方早己荡然无存!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