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把关人”必死,别挣扎了 | 从东方网和企鹅撕逼谈起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11月07日 09时07分  阅读:923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王冲 今天的撕逼很热闹,东方网总裁、总编辑徐世平怒批大企鹅,凤凰网给整了个首页重点推荐,然后企鹅回应;然后他二度出击。 凤凰网的标题是:东方网总裁公开信:一统天下的腾讯对国家绝对是危害。我仔细看了,就是公号被封,到处走后门,找了管理机构也无果,发怒。 体制内的媒体领导,总是这种思维方式可不行,也难怪体制内媒体一天天烂下去。如果打招呼可以改变互联网公司的决定,那他们就发展不到今天了。说到专业,做宣传20年,在新媒体领域还真不一定比得上一个20几岁的孩子。因为,新闻和宣传真的不是一样。 无论如何,企鹅也不是国家重点网站;那么多国家重点网站,拿了那么多纳税人的钱,流量还要靠商业网站赏赐,本身就是个笑话。 我今天本来想写这个,但不希望被人当做企鹅的枪手,而且,看到有人写的很好,也不劳烦我动手了。我就贴一篇博士论文里面的一节吧,这是2013年写的——(论文已出版,题为《第五次变革》) 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互联网都给传媒产业带来深刻的变革。并且,新的媒体形式对于业界生态的影响依旧在持续。 首先,互联网受众增长速度超过任何传统媒体。 1997年,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公布了第一份统计报告。报告显示,中国上网用户数62万。 1998年,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第22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报告显示,截至2008年6月底,中国网民数量达2.53亿,首次大幅超过美国跃居世界第一位,尽管如此,中国的互联网普及率只有19.1%,仍然低于21.1%的全球平均水平。 2013年的第32次报告显示,中国网民规模达到5.91亿,互联网普及率为44.1%。一个显著的变化是,网民中使用手机上网的人群占比提升至78.5%。 任何一种媒介,用户超过5000万才算大众传媒。跨越这个门槛,广播用了38年,电视用了13年,而互联网只用了短短的5年,其发展速度可见一斑。 广播出现后,报纸依旧可以生存;电视出现后,报纸、广播依旧可以生存。而互联网的出现,在自身迅速发展的同时,在商业领域大幅挤压其他传统媒体的生存空间。 在美国,从1999年到2013年,互联网、电视广告份额提升20%,纸媒下降20%。2005年,美国报纸的收入开始触顶,之后就一路下滑,而互联网普及率在2001年超过50%,2012年为81%。 2013年,曾报道水门事件名声显赫的《华盛顿邮报》被亚马逊网站创始人杰夫•贝佐斯收购,为互联网抢占传媒制高点做了最好的注脚。 《新闻周刊》也是同样的命运。已有近80年历史,收购它的IBT则以建立电子媒体品牌见长,《新闻周刊》被收购后,继续只出网络版。 随着网络视频的崛起,电视业作为传统媒体也出现没落态势。据统计,北京地区的电视开机率,从70%降低了30%,越来越多的人离开了电视转向网络,而电视观看人群的年龄结构也开始“老龄化”。 2013年,美国成年人花在数字媒体的平均时间为5个小时,而花在电视上的时间为4小时31分钟,和中国态势类似。 其次,互联网带来传播方式的大变革。 这一变革,可以分为两个时期。Web1.0时期,互联网带来的变化是传播的速度和及时性。任何事情发生,都可以第一时间出现在网络上,第二天报纸、杂志再进行深入解读。因此,很多传统媒体抓住这个特点,获取信息后,第一时间在网上发布,然后再通过传统渠道精耕细作。 真正带来革命性变化的,是Web2.0。 随着论坛、博客等渠道的壮大,传统媒体的信息获取渠道在发生变化。记者开始从论坛、博客上获取信息,再追根溯源,进行报道。此后,博客本身就成了信息发布平台。在美国,博客网站《赫芬顿邮报》用6年的时间超过了《纽约时报》的流量,被业界称为6年战胜100年。 在新媒体时代,人人都是记者,这在美国称为“公民记者”。这给传播方式带来的变化是革命性的。传统媒体发表报道或评论,需要记者采访、编辑安排版面、总编辑审核,有着“把关人”角色,这些媒体经营承担着信息加工的角色,他们决定了议程设置,决定了给读者看什么。而在新媒体时代,一篇博客,一条微博,可能就成了关注的焦点,而发布者,可能是名人,也可能是普通草根民众。 从传播方式看,信息传播中间的“加工者”从精英垄断,变成了人人皆可参与,“把关人”角色被极度弱化。 这给媒体的监管带来巨大挑战。按照传统的管理模式,只要管住主流媒体的总编辑,和主流媒体的主要记者编辑进行良好沟通,就基本可以掌控信息的流动。 然而,在新媒体时代,没有人知道什么样的信息会在网络上迅速传播,因此无法预判,不好监管。 最后,新媒体的影响范围超越国界 传统媒体,发行渠道都受限制。在没有网络之前,《纽约时报》无论影响力多大,绝大多数中国人都无法看到。而随着网络的出现,只要懂英文就可以登录《纽约时报》的网站阅读它的新闻资讯。 也就是说,任何传统媒体都是地区性的,而任何网络都是世界性的。 这种“信息无国界”的状况,使得任何一件小事都有可能成为全球关注的大事。2007年笔者访问美国时,和美国同行交流,他们关注的话题不是中国的经济发展,而是重庆的“钉子户”。甚至中国网络上抨击城管,也被美国人做进游戏中,创造了chengguan这个英文,意思是指很坏的人。 由于网络的影响范围大,超越了国界,可能一件小事就会被放大,引发国家间的纠纷。2008年西藏骚乱后,23岁的清华大学大学生饶谨及部分中国学生认为部分西方媒体的报道内容不真实,表示不满,为反对CNN为代表的西方媒体,建立了反CNN网站,引发一场不大不小的国际“网络口水战”。 互联网能带来如此巨大的变革,和它自身的核心精神息息相关。 互联网的精神,在于自由、平等、开放、共享。美国著名的数字化启蒙大师尼葛洛庞帝概括了数字化生存的四大特质:分散权力、全球化、追求和谐、赋予权力。他认为,互联网使“沙皇退位,个人抬头”。 电子前沿基金会创始人之一、Lotus 公司前任总裁米奇•卡波尔(Mitch Kapor)认为:“生活在电脑空间就像托马斯•杰斐逊曾经梦想的一样:生活在崇尚个人自由、信奉多元化、多样化和承担社会义务的环境中。”在他看来,互联网具有自由、开放和多元化等精神。 上述,是论文的一部分。而今看,门户、博客都已成历史,自媒体正火,这是趋势。未来更多的各种可能。扁平、平等、多元、去中心化。这些趋势不会变。传统媒体醒醒吧,尊重规则,按照规律做事,别幻想靠关系和权力可以搞定读者。那个时代过去了。 我的微信公号:【worldcomment】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